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在古代发盒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四十八章 丹阳大长公主的心事

我在古代发盒饭 谢清音 2117 2020.09.16 01:53

  吴玉琢其实并不想来的,但她的二舅母,也就是丹阳长公主的二儿媳谢氏在丹阳大长公主面前进言:“姑娘大了,又生得这样一番花容月貌,只怕家里留不住她。且宫里是见过她小时候的样貌,她爹又是出了那样的事才死的,若是有心人到时候那这事做文章,圣上一纸诏书将她送去大宛和亲,不如趁现在朝堂上还在争论的时候,赶紧将她的婚事定下。”

  随着先帝驾崩,丹阳大长公主虽然多了一字,从长公主变成了大长公主,身份更加尊贵,可是与圣上的关系却冷淡了下来。原先皇位上的是她的嫡亲弟弟,所以才能靠着这一点小时候的情分,跪一跪便保住了自己外孙女儿的性命,可是如今的皇帝却只是一个一年也不过见到两三次面的侄子。

  论辈分她是足够高了,可是论感情,那却是比先帝那会儿差远了。丹阳长公主年纪渐长,也越发看得通透,她知道这个二媳妇说这话有自己私心,可是却也只能承认她的话有道理,这个外孙女儿今年已经年满十八,再过几个月就要到她十九岁的生辰,在邺国已经能算得上是一个老姑娘了。

  如今她还有自己这个外祖母依靠,可是等她一旦去了,她还能靠谁?

  她的两个舅舅对吴玉琢就跟自己和小皇帝的关系差不多,面子情是有的,但真要掏心挖肺地对她好那到底是差了些的,更别提还有两个心眼一个比一个跟多的媳妇儿。

  所以谢氏说得对,必须趁着自己还有些底气的时候将玉琢定下来,她生得那么漂亮,总归有几个男人色令智昏肯娶她,哪怕是冲着她的美貌,但只要能对她好,不管是冲着她的脸还是冲着自己这个老婆子的身份背景,都无所谓,必须再朝廷和大宛人谈下合约前将她嫁出去!

  丹阳大长公主哪怕如今年纪老迈,但依旧是个杀伐决断的主儿,原先是不舍得外孙女儿嫁出去受苦,还想多庇佑她几年,但如今一朝反应过来就马上替她安排起来。

  让谢氏带着玉琢去秦家参加笄礼,丹阳大长公主也是深思熟虑过的。

  当年赵家出了那么大的事,如果去了高门大户恐怕后宅那些小姐太太不好相与,哪怕搬出自己的名号也未必忌惮,大长公主不忍心玉琢还要遭受闲言碎语,所以就捡着低门小户里挑,可是又不能太过穷酸了,这样一来身为礼部员外郎秦濂就入了他们的眼。

  驸马不能入仕,但公主的儿子们并没有什么禁忌,当年先帝还在,她便做主为自己二儿子求了官职,先帝遂赐了他一个礼部主事的官,但她的孩子并不是什么做官的料子,又或者胸无大志,做了十几年的官,才升了礼部员外郎,和秦濂算是同僚。

  所以当他们家收到秦濂送来的名帖,丹阳大长公主便即刻拍板:“去,带上玉琢去!”她原想着,自己是皇室的大长公主;秦濂的岳父是朝中重臣,两家人的身份倒也想和;而且听说秦家素来注重规矩礼法,想来也不会有什么不三不四的人前去多嘴;而且听说秦濂的岳家下一代也出了几个不错的青年,哪怕没看上,但是这样的场合让玉琢去露露脸也不错.....只是没想到和她想到一块去的妇人太多了。

  眼看要和大宛和亲在即,谁家的长辈都担心会不会强征他们家的闺女儿去,那些有权有势的还好,正是有些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还有几分力能为女儿争取下的人家都对曹家的子弟动了心思。

  御史中丞曹烈是强烈反对和亲大宛的,如果能嫁入曹家,有曹大人作保,恐怕皇上也得顾虑他的脸面,势必不会动曹家下定的孙媳妇。一时间曹家已经成了回过味来的权贵夫人们的香饽饽,她们的女儿来之前也曾被母亲耳提面命过,大概知道等待着自己的命运是什么,因此如今在后院子中看见了楚楚动人,倾城倾国的吴玉琢危机感顿时上涌。

  还有些原本不敢出头的,但见着王春娘带着一干贵女气势汹汹地朝吴玉琢走去,她们不禁也动了随波逐流的心思,跟着一起将吴玉琢团团围住。

  吴玉琢原本并不想来秦府,但耐不住外祖母的苦心劝说,最终也只能换了衣服跟着二舅母来秦府,但正是因为出门前与外祖母那场推心置腹的谈话,害得她抱着大长公主痛哭了一场,因此到时就有些晚了。

  而且她出门时不听谢氏劝告,执意仍旧穿了浅色衣衫,惹得谢氏不快;原先在公主府不好发泄,到了秦府,谢氏就装作忙着与其他夫人寒暄,将吴玉琢撇到了一边。

  吴玉琢原本也是大家小姐出身,如今虽然失了爹娘,可是气性犹在,并不愿对谢氏低头,反而自己带了丫鬟出来院子透气,没想到却跟往日的小跟班王春娘撞上了。

  从前,她是京中天之娇女,王春娘不过是一个自己瞧不上的乡下丫头;但此时风水轮流转,她成了无依无靠的罪臣之女,而王春娘的爹却成了手握重权,举足轻重的朝廷要员。

  吴玉琢并不是一个莽撞愚蠢的人,她敢跟谢氏置气,就是心有恃仗。她知道只要一回公主府,谢氏还是得向她低头,哪怕日后外祖母去世后,自己恐怕没有好日子过,这不过是两败俱伤的做法,但未来的日子还长着呢,她并不愿为了日后还说不定的事就委屈了现在的自己。

  可是如今对上气势汹汹的王春娘,吴玉琢只是犹豫了一会儿就知道自己逃不掉,还是得退让。因此最初面对王春娘的挑衅,和高盼盼等人的煽风点火,吴玉琢并不与他们置气,反而将自己放得低微,任尔东西南北风,她自岿然不动。

  谁知道她这副骂不还口的模样,反而激起了这群仕女的火气,等秦颂恩和曹节等人走到时,吴玉琢已经被一群女孩团团围住。

  曹节见状,怕出事忙命下人去通知姑姑前来处理;一时又心中忐忑,也不晓得这群心比天高的小姐们气性上来了,还肯不肯听自己的劝诫,但看看身边两个,一个秦颂恩懵懵懂懂,一个秦颂慈胆小懦弱,只能硬着头皮自己上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