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在古代发盒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五章 孔雀变鹌鹑

我在古代发盒饭 谢清音 2562 2020.08.22 12:00

  靡星仍是细心替秦心心计划着:“明天一早,听说那个吴府夫人就会把那个女婢发买,到时候我会命人看准时机拦下,你将她的身契要过来。等进了秦府,她除了你也没有别人可以依靠,再加上你三番四次,不计前嫌地救她,她那时也只能抱紧你的大腿,忠心你一人了。”

  秦心心抿唇叹息,默默地点了点头。

  靡星难得见到秦心心还有这副垂首柔顺模样。从前见她都是身姿笔挺,即便是倒在魏人脚下,身体虽是软的,可是心底却比寒铁还硬,不过是伪作示弱,等着触底绝杀,但此时见她不经意间露出的无助哀愁,忍不住心底微微一颤,他一时也没有控制住自己,手就轻轻攀上了她的肩膀,一直到触及到那片柔软,忙不迭地改成轻拍,低沉安慰道:“好好休息吧,别想太多。”

  秦心心却突然拉住他欲待起身离去的衣襟,问了一个看似并不想干的问题:“那个傅瑾听名字并不像是大宛人?”

  靡星忍不住黯然一笑,原来她的垂首并非是因为要分别的不舍无助,而是仍在算计筹划,只是不晓得突然想到傅瑾上面去,不过对待秦心心,她总是不同的,因此靡星仍是好脾气地对她解释道:“傅瑾确实不是大宛人。他应该和你算是老乡,都是邺人,不过听说他小时候祖父卷入谋逆大案,因此全家被判满门抄斩,当时傅瑾还在襁褓,因此被忠仆偷偷救了出来,逃到魏国,四五岁时又辗转入了大宛。”

  “我们大宛没有文字,传令全凭记忆,傅瑾从小就在大宛长大,因此精通大宛语,和我们大宛人相比也不差什么的。后来他就在我父...阿布手下一个将士营中做传令官,因为记忆卓绝,不管多长多复杂的命令都能一字不差地背下来,来往传令也从来没有出过差错,所以很快就引起我阿布的注意,就调到他的营中任职。”

  “我和二哥的邺国语也是傅瑾教授的,这一次出使邺国阿布命他一道来也未尝没有让他折辱你们的皇帝,替他家报仇的意思。”

  秦心心闻言暗暗将靡星之语尽数记下。傅瑾出现虽然看似只是靡星二哥派来的一个手下,可她总觉得这个人有些不简单,绝非一个普通通译那么简单,他既然背负着血汗深仇,也不晓得当年是被卷进了哪件谋逆大案,尽是全家都被抄家灭门。

  可惜自己对邺国的朝堂一点都不了解,毫无头绪,因此在心中将此事记下。

  只听靡星继续说道:“反正在大宛这些年,他绝口不提自己的过去,不过为人仗义,与我们两兄弟半师半友,二哥也从来不拿一般的属下看他。我去向二哥讨要解药时,傅瑾也曾出言相劝....“

  秦心心见靡星口中对傅瑾还有几分维护之意,当即摆手道:“没有,我不是要怪罪他的意思,只是好奇问问。不过...“她顿了顿,双目灼灼,“你也该为自己考虑了......傅瑾与你们亦师亦友,可是他却只能是一人的手下!”

  靡星眸底有亮光闪烁,然而一明一灭很快就湮没了,只余长长的一声叹息,他拍了拍秦心心盖在身上的毯子,道:“这话以后莫在说了......你安心睡吧,明日.....还是早早离去。”

  秦心心斜倚着床栏,望着靡星离开的背影,亦是无言......

  第二日一早,她还在梳洗时就见到靡星命人送来的身契和那个婢女,不过出乎秦心心意料之外的,没想到竟然还有买一送一的事在等着她。

  送她来的是靡星的亲兵。可除了那个挑衅过秦心心的丫鬟,还另一个稍年长些的丫鬟,仔细辨认,应是那时就试图制止她多嘴的丫鬟。

  经过昨天那一番风波,昨日还是骄傲地如同孔雀一般的姑娘今天终于是低下了脖颈,如同一只焉了的鹌鹑哧哧唉唉地进门,低着头不敢说话。

  倒是那个老沉些的女婢不卑不亢,拉着她在秦心心脚边跪下,恭恭敬敬地欲要磕头。

  秦心心忙拦住了,叫她们起来。

  一道陪来的兵卫用大宛语向秦心心解释道:“靡星大人让卑下转告姑娘,另一个婢女也是吴家人送来的,说是送人没有送单数的,一定要凑个双才好,他们两人的卖身契一并都交给姑娘。”

  她说着双手递上,等秦心心接过后又后退了一步立正站直,方道:“大人请姑娘收下,他已经打听过了。另一个婢女原是吴府从外面买来的,按照邺国大户不成文的规矩,进了府里要再认个管事嬷嬷做干娘,平时除了要伺候主子,还得伺候干娘一家,主家发的月俸也都交给干娘保管。平日在后院,就是她照看着干娘的女儿。”

  “昨天出了这样大的事,她干娘的亲生女儿差点被打死,回去这个丫鬟就狠狠挨了她干娘的揍,大人知道姑娘心善,因此说此女也可以一并带走:一来她比那个骄纵的丫鬟更识眼色,做事也稳妥;二来她留在吴府恐再受那干娘的报复搓磨,不死也得蜕层皮。正巧姑娘身边还有空缺,那个吴知府也说的在理,大户人家小姐身边断没有就跟一个丫鬟的,姑娘不妨将二人都带去,二人也可互为掣肘。”

  秦心心叹了一口气,靡星倒是一片好意,可是自己哪里用得上那么多人服侍?按她的原计划,不过是独身一个人,赤条条的进去,赤条条的出来,不带拖累,没有后顾之忧,如今倒好,身边的人是越来越多....

  但人来都来了,又是那样的说辞,都不好送回去,只好温言问她们:“怎么称呼?”

  昨日那跋扈丫鬟喏喏道:“原先在家里也没有取大名,就是妞妞,妞妞的叫着。进了老太太屋里,老太太才给取的名字叫石榴,希望能多子多福。”她顿了顿,像是鼓足了勇气,讨好似的说道:“如今到了小姐这里自然是不用这个名儿了,还请小姐给奴婢重新赐个名字。”

  秦心心又看向那个年长些的丫鬟:“奴婢因生在八月,所以家里给取了个名字就叫桂花。后来入了府,奶奶嫌名字粗俗,改成了木樨。”

  秦心心眨了眨眼睛,心底不禁吐槽,木樨不就是桂花吗,又哪里谁比谁精贵些?

  不过两辈子下来,她都没有用过奴仆,从来都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如今要让她给这两个女婢取名,一时不妨有些头疼。

  “既然如此,还是用着原来的名字吧。”秦心心吩咐下去,那木樨果然极为有眼色,不用吩咐便净了手就要过来伺候秦心心用早膳。她们二人到底是大户人家出身的丫鬟,只要用心规矩礼数一丝不错,反倒是秦心心有些不太适应,稍稍用了几口就停了筷子。

  刚好老李派人来通传,说是车马已经齐备,可以上路了。

  秦心心稍稍理了理衣冠便出门,一路过来也没有什么行李,身无长物一身轻,只是等坐进马车里靡星还是没有出现,秦心心便晓得靡星是不会再来了,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这样也好。

  于是,她对着老李吩咐道:“走吧。”

  石榴提留着车帘子一下子不晓得该不该放下来,心中一万个还想再等等,可是她吃了昨日的亏,知道做下人的不该自作主张,因此拉着帘子犹豫地看了看木樨。

  木樨忙对她使了个眼色,秦心心就晓得这两个人估计昨晚也被靡星敲打过,因此才那么害怕他。

  没想到正在此时,傅瑾却从吴府内出来,朝着秦心心所在走了过来。

  

举报

作者感言

谢清音

谢清音

6分钟后,还有一个短小章,第一卷就结束了。微剧透:男女主均为成长型,日后再见身份地位都会不一样。

2020-08-22 12: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