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在古代发盒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章 方言

我在古代发盒饭 谢清音 2334 2020.08.25 12:00

  曹氏捏着帕子对着秦濂又是笑了笑,方转过头敛起嘴角对着秦心心说道:“我听老李的回禀,说你们在路上遇到了大宛使团,还遇到了魏人刺杀。宋婆子因此丧了命,但你却被人救了回来.....“

  听她说到这里,在场的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凝神静气等着秦心心的回答,但秦心心依旧只是淡漠地望着众人,不说一辞,曹氏只能自己继续往下说道:“按理,你们父女相认的第一天,我不该提这个.....但事关女子名节,兹事体大,姑娘既然来到我们秦府....我这个为娘的,总要问问清楚,省得日后有什么说不清楚的,这府里毕竟还有好几个未婚的姊妹兄弟,关系到我们秦府的门楣清白.....“

  曹氏捏着帕子轻了轻嗓子:“姑娘莫怕,你看,近日在这房里的都是自家人。你爹爹,你奶奶,还有我,剩下的丫鬟婆子也都是嘴严的,如果真有什么事不妨说出来,我们会替你做主的。”

  曹氏一个人干巴巴的说了一大堆,黑脸白脸俱是唱了,秦府的人也都陪着她将这场认亲的大戏给演下去了,可是奈何主角不配合,倒让她一时捏着帕子终于卡了壳。她原先已经准备好了各种应对的方案,不管秦心心到时候表现得烈性是与自己大吵大闹,还是示弱哭泣她都有法子制她,可是就像宋婆子遇到的问题一样,遇上这样一个没嘴的葫芦,不管自己是用言语针扎也好,还是令人在府外的下人房里晾着她也好,竟然是完全不接自己的茬儿。

  倒是搞得曹氏一时有些像老虎吃天,无处下口。

  不过,正当众人以为秦心心又要继续沉默,她面无表情的脸上终于微微松动了下,接着吐出一长串令人窒息的方言来。

  秦府众人面面相觑,完全听不懂她说了什么。饶是见惯了风浪的曹氏也没想到竟然会被自己那个一派天真的女儿料中:她...她...她竟然真的不会说官话!

  倒是秦濂和秦老太太面色难堪地对视了一眼,最终还是秦濂开了口:“她说自己听不懂官话,曹氏刚才说了什么不明白。路上也确实遇到了魏人刺杀大宛人,但她和老李一起逃出来,被扬州知府的太太救了,扬州知府太太怕到时候有人要给她泼污水,因此特意送了她两个丫鬟,有什么不清楚的就可以去问那两个丫鬟。”

  因为秦濂和老太太两个人出身贫贱,虽然一跃龙门成为了京中的贵人,可是他们刚入京城中也因为那一口带着乡音的官话被人耻笑过良久,以至于这个方言一度成为秦府的禁忌。

  秦濂虽然品格底下,人品卑劣,但不管是对别人还是对自己都下得了狠心。当年为了在金銮殿上一鸣惊人,在官话上更是狠下过一番功夫的,后来与曹氏成亲后更是半点不露乡音,羞于提起他的出身,哪怕后来将寡母接到京城居住后,也逼着一把年纪的老太太改说官话,不得再用他们的方言。

  秦老太太能养出秦濂这样的儿子,本身也是要强的,当真是再也不说自己讲了几十年的方言。之后更是因为与其他的后宅夫人交际时被人嘲笑过带着一股泥土渣滓味的官话,就在这上头尤其注意,以至于秦府后买来的下人都不知道秦濂和秦老太太原是出身西北乡下。

  因此当秦心心一脸无畏地吐露出一口熟悉的乡音时,他们只觉得自己掩盖了多年的耻辱又被人翻了出来。

  秦濂面色不善对着曹氏说:“既然有扬州知府的太太作保,夫人也不必太过费心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看夫人还是先好好教教她说官话,其他的一切先放下。”

  之前一直没有说话的秦老太太也附和道:“夭寿啊,语言不通,怎么送到宫里去?这是要遭人耻笑的,曹氏你别的事先不用管了,先把她的舌头给掰直捋顺了。”

  秦濂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这个令他突然觉得十分糟心的女儿,扭头对着曹氏说道:“娘说的对,其他的事都可缓缓,这个语言一关得先过了。”他站起来,继续说道,“夫人心急火燎地把我叫回来,部里头还有许多工作未完,今晚我不回家吃饭了,其余的事等我空了再说吧。”

  说完秦濂就站起来走了,除了秦老太太和秦心心外其余人都站起来行礼恭送他离开。

  邺国以孝治天下,因此没有长辈起身送后辈的道理,所以秦老太太可以不行礼;此地又是男尊女卑,即便是出身比秦濂高贵的曹氏都不得不对着夫君屈膝,但秦心心却倚着自己不通礼节的人设愣是不肯屈一下膝。

  曹氏对着夫君行完礼,一抬头见大厅之中杵立着的这根棒槌,不由得大为头疼。

  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本是想找个代嫁的回来,怎么竟是请了一尊不会说话的活菩萨来?

  曹氏回头,对着婆婆支支吾吾:“娘,我也听不懂大姑娘说了什么,大姑娘想也听不懂我说了什么,我看不如将她留在您这边......”

  秦老太太一扭头,用一口带着京腔的官话流利地回答道:“别找我,我年纪大了,身体不好使....哎呦,怎么突然就觉得有些头疼了.....“她对着曹氏挥了挥手,“人是你招来的,你就带回去吧。反正你那屋里姑娘多,把她放一起,她们小姑娘们多玩玩就学会官话了。退下吧,我要休息了。”

  曹氏闻言,一阵心塞。

  把她这个乡下野丫头带回去玩在一块就能学会官话了?她害怕自己好端端的女儿被带出一口泥土茬子味的官话呢!

  不行,绝对不行!

  曹氏出师不利,可是也确实不能在老太太房中一直杵着,她只能扶着心腹丫鬟芍药的手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对着秦心心道:“罢了,跟我来吧。”

  秦心心站着不动,看着曹氏眨巴眨巴眼睛,一脸的无辜。

  曹氏只觉得胸口憋了老大一口的气,已经堵得她快要窒息。

  好在芍药这个丫鬟心思灵活,一下子就想起来自己之前吩咐她进屋,这个“大姑娘”就听话地跟着她走了进来,虽然不曾开口说过一句话,但好像是明白自己话的意思,也不晓得她是不是弄奸,还是因为当时身边有那两个扬州知府送的丫鬟指点,于是忙把自己的想法跟曹氏说了。

  曹氏一听,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忙吩咐道:“去,快去把那两个丫鬟叫进来!”

  原先秦家人多,因此石榴和木樨被留在屋外时,秦心心给了她们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此时见着主家召见,石榴和木樨当即进了屋,见到秦府的太太规规矩矩的行了礼。

  曹氏总算舒了口气,还好还好,总算扬州知府太太是个明白人,治家规矩都不错,遇着能讲话的就好。

  于是她当即坐下,端着茶问这两个丫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