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在古代发盒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四十五章 天狼关之战

我在古代发盒饭 谢清音 2013 2020.09.14 01:08

  然而只是寂静了片刻,众女间便又响起了嘀嘀咕咕的私语声。

  “是她?”

  “真的是她,没想到她竟然还有脸来!”

  “天呐,若我是她,当日早就一头碰死了!”

  “哎,真是不要脸.....”

  “是啊,她怎么敢出来,不怕那些死在边关的将士们的父母妻儿家小找她报仇吗?”

  “嘘,禁声!人家就算爹娘全死了,可还是皇室中人,那些小老百姓哪里能碰得到她!”

  她们虽是窃窃私语,但似乎并不怕来人听见,有几个女子的议论声尤其响,哪怕是秦颂恩与他们隔得老远也依旧能听见。

  秦颂恩不由得也生出一丝好奇,朝来人打量。

  因为本来就没有打算来参加秦颂慧的笄礼,秦颂恩穿是一条半新不旧,毫不起眼的豆青色家常衣衫,她原先以为自己已经够素净了,没想到来的这个女子比她还要再寡淡几分,一件霜色的长裙,配上月白的对襟比甲,若不是衣襟上还有一些玄色的暗纹隐约浮动,她几乎以为这个女子是穿了孝服来赴宴。

  秦颂恩之前一直挺瞧不上这个时代的审美,女子一个个以羸弱为美,尤其是这些贵族少女不说肩不能扛,手不能提,就是走路也是微微颤颤,东倒西歪,略微走个几步就像小鸡仔一样要人来抱,哪里是美,分明就是病态....但此时见着这个素装女子她才晓得,原来一个女子若真是绝色,那份柔弱娇媚只会让人打从心底里疼惜她,爱护她....哪怕像她那种钢铁直女望见这位姑娘都忍不住心底一颤。

  那姑娘如今不过是豆蔻年华,却已经隐隐可以窥见未来定是何等的风华绝代,她素颜乌发,弱不胜衣,眉目流转间却有星光闪烁,似乎将天地间的灵气都集于一身之中。

  秦颂恩难得好奇地向秦颂慈开口打听道:“她是谁啊?”

  秦颂慈年岁尚小,且之前一直被拘在秦府中并没有什么出来交际的机会,所以她也困惑地摇了摇头。

  边上的曹节听见了秦颂恩的提问,轻叹了一声,缓缓开口道:“也是个可怜人....”

  曹节看了看周遭的众女,那位素衣女子一出现后她们皆弃了秦颂恩,气势汹汹地朝着那位姑娘去了,此刻只有曹节并秦颂慈秦颂恩等人还立在原处,所以曹节也难得的没了顾忌,据实已告。她先问秦颂恩:“你知道天狼关之战吗?”

  秦颂恩点了点头,正是因为天狼关之战邺国失利,让魏人长驱直入,杀入中原,至使邺国连京城都保不住,整个朝廷仓皇南迁逃到了满城,靠着吴江天险才勘勘拦住了魏人的进攻,到现在魏国与邺国的交战不过也只是西北方小规模的战争,邺国再没有兵力发动如当年天狼关那样的大战了,而魏国也面临北边草原上大宛崛起,两线对战吃力,这才让战事胶着起来,没有再进一步进攻邺国。

  听说当年天狼关之战,因为大邺主帅赵远道贪生怕死,副将赵寒山里通外国,致使邺国大军十万人全军覆没,无一人逃生,这样一场改变邺国命运的大战,哪怕她身处偏远山村也曾有过耳闻,当地百姓人人恨不得生啖赵氏兄弟的血肉,为国报仇。

  曹节见到秦颂恩点头,便知道可以省下一番口舌了,只捡重点来说:“她就是当年主帅赵远道的幼女赵玉琢,哦,不,如今该叫吴玉琢了。”

  秦颂慈到底是官宦子女,虽然不曾见过真人,但也是久仰大名了,她先秦颂恩一步反应过来,喃喃自语道:“竟然是她!”

  原来早年吴玉琢也曾是京中一霸,王春娘当时不过是吴玉琢身后的小跟班。

  她出身大姓赵氏,父亲乃护国大将军赵远道,人称“赵无敌”,手握兵权,威风凛凛。家中几位长辈皆在军中任重职,先祖更是邺国开国功臣之一,当年若非赵氏祖先主动退让,如今邺国天子姓什么还尚不好说。

  也正因此,赵家几代家主皆是与皇室联姻,如赵玉琢的母亲就是丹阳大长公主之女清河县君。

  “当年她父亲出征,赵玉琢和她娘留在京中,等赵元帅....”秦颂慈犹豫了下,换了个好听些的词,“等赵元帅殉国,十万邺军被歼的消息传到京中,先帝震怒,哪怕此时赵元帅已经战死,但他二弟赵寒山却投了魏国,先帝下令将赵家满门抄斩。消息传到赵府,清河县君当晚就投缳自尽。”

  “丹阳大长公主夜叩金殿,长跪不起,才终于保住她外孙女的一条命,从此那位赵姑娘就改回母姓,一直寄养在公主府中。”

  曹节算了算日子:“父丧三年,唔,如今距离天狼关之战竟然已经过去了四年。她已经十八了,竟然还未成亲,难怪丹阳大长公主急了,今天这样的日子也叫她出来走动,不过看她的装束多半还是不愿意的。”

  秦颂恩了然,那一身素服谁看了都会不舒服,她敢这样穿出来分明就是还未走出心结.....想到这里秦颂恩也不觉轻轻叹息了一声,不妨曹节也正好此时发出一声叹息,两个人那么巧一起替她惋惜,二人不由地对视了一眼,相视一笑....

  “还未自我介绍,我是颂慧的表姐,你若不嫌弃,也跟着她们一起喊我姐姐就好。”曹节对着秦颂恩说道。

  秦颂恩指了指自己,愕然道:“你知道我是谁?”

  曹节微笑:“是,久仰大名了。”

  秦颂恩估计是她应该是从秦颂慧的口中听到过自己,不由地摸了摸鼻子,咕哝了一声:“只怕不是什么好名儿。”

  曹节知道她误会了,忙解释道:“自从那日一见,我家哥哥可是对你赞不绝口。”不止秦颂慧,曹节刚才也注意到了曹睿一直盯着秦颂恩看的样子,因此有心想要探一探秦颂恩的口风。虽然晓得自家哥哥未必会那么糊涂,但是曹节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个秦颂恩让她有些心生警惕。

  

举报

作者感言

谢清音

谢清音

一个比女主更像女主的女人出现了,名副其实:美强惨...

2020-09-14 01:0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