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在古代发盒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九章 有表哥自然也有表妹

我在古代发盒饭 谢清音 2914 2020.09.02 18:12

  她想了想最终还是放弃了嘲讽秦颂恩的言论,只不过是不想在表哥面前破坏自己温柔善良的形象,因此难得带了脑子把话憋住了。

  “表哥,我们走吧!二弟在书房里等你呢,听说你要来,他丢下那帮同学就赶来了,如今可是要等的着急了!”

  原来是表哥啊,秦心心将自己的思绪拉回现实之中,被秦颂慧称为表哥的,估计就是曹家的那几位公子了,也不晓得是哪一个。

  曹表哥见状便转头问她:“这位姑娘是....?”

  秦颂慧犹豫了一下,有些不晓得该怎么介绍她,又怕自己说得太刻薄引起表哥不喜,可不将秦颂恩那粗鄙的出身说出来又怕她引起表哥的兴趣。

  她表哥事事都好,就是待人太过温柔,对谁都那么平易近人,彬彬有礼。

  最终她含糊其辞道:“你知道的,就是那人啦。”

  曹睿略一思索就明白过来,他在家中也听长辈略提过一嘴。

  只不过当时说的是,秦姑父进京赶考前,在乡间也是耕读传家,曾有个伺候的丫鬟,半夜趁他醉酒爬床。秦姑父并不晓得这个丫鬟那一夜就有了身孕,他第二日就启程赶考,只交代了秦老太太好好安置那个丫鬟,没想到秦姑爷后来高中探花,又传信来说要与坐师家小姐结亲。秦老太太当机立断,等那个丫鬟生下孩子后去母留子,将此事掩盖过去。

  原先他们曹府众人都不晓得此事,还是后来圣人欲广征贵女送往大宛和亲的消息传来,他们家还算消息灵通,秦姑父在礼部任职,爷爷又是天子心腹,所以最早得到消息,姑母急的慌了阵脚,竟然不晓得从哪里知道姑父这段过去,想着法子从乡间找到了这个“表妹”,想要让她代替颂慧妹妹前去大宛和亲。

  如今,虽然对外都说这个表妹是因此从小八字不好,与家中长辈相冲克,所以一直养在外面的寺庙里祈福静养,可是京城里稍微有些头脸的人家都晓得内情。

  但照曹睿来看,姑母这是爱女心切,情急之下走了一步大大的臭棋。

  如今大邺风雨飘摇,内外交困。原先将爷爷视为肱骨大臣的先帝去世,少帝登基,这几个月来,以爷爷为首的主和派和丞相贺潮之为首的主战派,互相猜忌,明争暗斗,矛盾日益激化,因此竟然没有顾忌着姑母竟是出了这样的昏招。

  如今丞相贺潮之那边的人正紧盯着他们曹家一脉,正是没有黑料也要凭空捏造点黑料出来的时候,谁知道姑母竟然主动送上那么大的把柄。

  爷爷布局全盘,也是灯下黑竟然没有发现姑母做出了这样昏头的事,可他身为晚辈也不好主动开口去指责姑母。

  想到这里,曹睿看向秦颂恩眼中不觉带上了一丝同情,姑母为了保住颂慧妹妹已经有些偏执,就是他将这些事细细分析给姑母听,她也不会为了阿慧放手的。对于这个注定要被送去大宛和亲的姑娘,他忍不住暗暗叹了口气,决定在有限的日子里对这个新来的“表妹”更好些。

  秦颂恩自然不晓得曹睿的一番心里活动,若是她知道自己这就被可怜上了,只怕要失笑,如今只是觉得这个曹睿看自己的目光突然变得更加温柔了,只听他微笑地望着自己说:“原来也是秦家妹妹,刚才失礼了。”

  秦颂恩被禁足这些日子倒也学了不少邺国贵族少女的礼仪,于是对他回了个礼。

  秦颂慧只觉得两个人的动作是何等的刺眼,当下忍不住又催促道:“行了,表哥,我们快走吧!”

  谁知道,曹睿闻言却对秦颂恩说:“表妹有没有兴趣,一起去看看表弟。他难得回家,不知道你之前见过他了吗?”

  秦颂恩瞥见边上秦颂慧欲要喷火的眼神,她原不欲多事便想要拒绝,就见到从东厢房里跑出来一个十来岁的少年,白净脸儿,虎头虎脑,依稀有些秦濓的影子,但眉眼间长得更像周姨娘些,他一看就是没受过任何生活疾苦的富贵小少爷,走路风风火火,来似一阵风。秦颂恩算算人头,估计这个就是周姨娘的亲生儿子,秦家目前唯一的男孩秦颂梧了。

  只不过,大约是从小由秦濂亲自管教,一向养在外头的缘故,与他同母妹妹秦颂慈唯唯诺诺的样子截然不同。

  只是秦颂梧见到秦颂恩一行人先是愣了下,后反应过来便对着曹睿和秦颂慧如常地行礼:“曹表哥,大姐姐…”说完,到了秦颂恩这里就卡了下,不晓得该如何称呼了。

  秦颂慧丝毫没有出来打圆场介绍的意思,顿时场面就僵住了,还是曹睿见机快,对秦颂梧笑道:“如今还管阿慧叫大姐姐呢,这位才是你的大姐姐。”

  秦颂梧其实并没有像他表现出来的那样大大咧咧,他虽然常住书院但也晓得,自己的亲妹妹住在太太房里,衣食住行都受到大房的掌控,因此瞧在妹妹份上,在很多事情也不得不对着秦颂慧低头。

  他一开始见秦颂慧不发话,也不好冒然改口。秦颂恩虽然也是同父异母的姐姐,可是之前两个人毫无交往,自己与她并无什么兄妹情,而且太太虽没有明说,但大家都晓得她是一个马上就要被送去和亲的可怜虫,无足轻重,得罪也就得罪了。

  不过等曹家表哥一开口,秦颂梧便晓得自己该改口了。

  秦颂慧不过是一只纸老虎,自己不过是顾忌她身后的太太以及曹氏家族,他爹尚且要仰仗曹氏鼻息,更何况自己。

  在京城年轻一辈中,曹睿一向是他们这些二代三代里的佼佼者,少年及第十六岁时考中了举人,还是庆元三十五年京畿乡试的解元郎,据说他从小读书过目不忘,一向有“神童”之称,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明明能靠家室,可是偏偏要靠才华。

  不过曹父却担心儿子少年得志,年少轻狂,早慧易伤,因此想要压一压他,不叫他风头太盛,因此按住不叫他继续往下参加会试。因此这些日子,曹父不让他继续呆在家中看书,而是代表曹家出来走动,所以他才会闲极无聊,提前一天就跑来秦家散心。

  而且秦濂也晓得曹睿文章见识皆是一流,且他父亲隐隐是曹老爷安排下曹家下一代的继承人,因此也愿意家中子女与他交流。所以特意请了曹睿来指点自己儿子文章,而曹观音也打着希望能将女儿曹颂慧嫁回娘家的想法,所以秦家虽然礼数严苛,可是对着曹睿,大家却似乎一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他随意进出后宅,连秦老太太也说“与曹家本事通家之好,自家亲戚也不用避讳了。”更何况秦颂慧小时候,秦濂外放,曹氏流产,自己一边要修养身子一边还要应付秦老太太层出不穷的花招,所以经常将秦颂慧送去曹家小住,也可以说与曹睿一道长大。

  虽然还不晓得曹家到底是什么主意,但秦府对于曹睿是隐隐当成未来姑爷看待的,因此当曹睿说出该叫秦颂恩大姐姐时,秦颂梧见秦颂慧也没有提出反对,便连忙改口作揖:“原来是大姐姐,见过大姐姐。”

  秦颂恩点了点头,淡淡地道:“三弟好。”说完就闭口不言了。

  曹睿还以为秦颂恩有些害羞腼腆,就更加想照顾她些,于是又道:“外面太阳毒辣,你们才刚认了亲,应该还有许多话想聊,不如我们一道去三弟的房里详谈。正好姑父也让我指点一下你的文章,这一届的主考官是吏部右侍郎钱习礼,他最不喜欢辞藻华丽、空无一物的文章,你需多多联系实务,从当今的时政出发。”

  乡试主考官,一般由朝廷任命,从中央至地方主持考试。为了防止地方请托,考试前都是不向外声张,考生只能自己打听。这时候就显出世家子弟的好来了。越早得知主考官是谁,就能先一步揣摩他的文章,提前为乡试作准备,对症下药,而一般的寒门子弟往往两眼一抹黑,秦濂能从一个乡野中脱颖而出,高中探花也得不说是有真才实学的。

  秦颂梧知道曹家表哥乃是写文章的高手,尤其又是以评述时政最为擅长,忙长揖道:“还请兄长教我。”

  曹睿拉了他的手道:“走,去你房中详谈,我猜今年必定有一道题会讲到魏宛之间的关系,我给你好好捋捋关系。”

  他与秦颂梧往前走了几步,突然驻足回望秦颂恩道:“表妹不一起来吗?”

  秦颂恩原本是想拒绝的,可是曹睿那最后几句话一下子就打动了她,之前还想偷偷溜出去找老李打听大宛使团的事,可这不正是瞌睡了就有人送枕头吗?

  也不必去悄悄打听了,自己刚好可以正大光明的了解,要说这朝堂政事,除了为官拜相的那群老爷们,不就是他们的子孙们耳濡目染了解最多?更何况秦曹二人皆有志于仕途,听他们讨论邺国朝政,正中下怀!

  当下,秦颂恩也顾不得秦颂慧望向自己欲要噬人的目光,快步迎来上去,浅笑道:“好啊!”

  

举报

作者感言

谢清音

谢清音

看到大家的留言评论了,今天又是快乐的一天!   再次感谢大家的支持,因为手机打字太慢了,就把想说的话发在这里了。   回复“迷路的渣宝”:不是谦虚,是真的啦~~之前被打击的已经毫无信心了,后来出现了你们,哪怕留言区出现了批评都很开心,因为终于有活人在看啦!撒花~~所以不管是批评挑刺找茬统统接受,爱你们~~   然后是“瘦不了的胖纸”:今天又看到你给我打赏了,呜呜呜好感动,我觉得我受之有愧,自己的更新比不上你打赏的速度。今天这一章2900+先奉上,晚上我努力一下争取再写3000+,不用打赏也没事的,你的心意我收到了~~记得多来看看我的小说就行~~   最后是“慕音音”宝宝,(突然发现我们的名字有一个字相同啊)提出好好的文结果被书名耽误了~~嘤嘤嘤~~   所以你们能帮我看看需不要改名呢?   当时列了以下备选书名,后来编编帮我挑了这个《盒饭》,你们喜欢哪个?   备选书名:   《我在古代发盒饭》《头铁,学不来弯腰》   《恩将仇报》《河山》《披甲》   《云巅》《她的江山》   《衣锦》《山河图》

2020-09-02 18:1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