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在古代发盒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十四章 你家是不是有个女儿

我在古代发盒饭 谢清音 1784 2020.09.06 00:02

  傅瑾送完贺潮之回来,发现贺令图已经换好了一身邺国士子的衣服,正准备出门,见到傅瑾回来,他漫不经心道:“那个老家伙怎么说?”

  傅瑾对贺令图长揖到底:“二王子深谋远虑,小臣佩服。”

  贺令图不屑地冷笑:“邺人一向都是没骨头的东西,随便说几句就能将他们吓破胆子。要不是你经常在我耳边唠叨说邺国富庶,得之可获中原地税、商税、盐、酒、铁冶、山泽之利,我才懒得和他废话。”他见下人已经将自己装扮好了,满意地对着镜中玉树临风,潇洒倜傥的自己点了点头,“走,今晚就陪我去这满城的苏秦河去看看。来之前你不是和我说,邺地风流,天下十分,九分在满城,满城里,七分又在苏秦河上。”

  他扬手挥开手中的折扇,轻轻扇动,做出一派江南贵介公子的范儿来,笑问:“傅卿,与我同游乎?”

  傅瑾老成持重,还是劝道:“紧要关头,主子还是以自身安全为重。虽然此间魏人已死,但安知还有没有漏网之鱼,恐他们之前在此埋下的探子奸细来行刺....“

  贺令图打断他:“唉,就你啰嗦,放心我们叫上三弟一起去,有他在我看谁能近我身!就怕他们不来,若是敢来就是自投罗网!”

  傅瑾摇了摇头,知道是拦不住他,只是心里明白,只怕靡星未必愿意跟着他们去那种地方,不过为了贺令图的安危也不得不答应。

  贺令图命人去请,靡星虽然感觉头疼,但果然如傅瑾所料,最终还是来了。他安排人手十分妥当,既然要去那就大张旗鼓地去,若真是出了什么事,邺国也跑不了干系。

  因此原本已经准备回家的秦濂一听到下面人来报,大宛使团的几位贵人突发奇想,欲便衣往满城的秦楼楚馆去,不由得头疼欲裂。

  自从到了礼部,负责接待这群外宾开始,秦濂就没有睡过一个好觉,此刻只觉得万分荒唐,但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他大宛使团能在邺国地界上杀了魏国使团后,大摇大摆地去逛窑子,不就是靠着兵强马壮,铁骑四出吗?

  抱怨虽抱怨,心中咒骂归咒骂,他还是带着礼部宾礼司的一干官员迎了过去,安排好车驽马架,务必要让这些大爷们玩得开心。

  等一切安排妥当,秦濂便恭敬地走到傅瑾身边,弯腰回禀:“几位天使,一切俱已安排好了。”他还在那边和傅瑾交代路线,但身影却冷不防落到了兴致勃勃,正欲出门的贺令图眼中。

  原先贺令图并不与邺国这些低级官员打交道,只派了傅瑾去应付他们。因此秦濂虽然负责接待大宛使团,但并没有亲眼见过这位正使的脸。

  但如今他难得出现在贺令图面前,与秦颂恩极为相似的五官一下子让贺令图觉得分外碍眼。

  活了那么久,贺令图只在两个人身上吃过憋,一个就是他大哥胡里室,而另一个就是令人讨厌的秦心心了!对自己言听计从的好兄弟靡星为了那个讨厌的女人竟然敢忤逆他,虽然后来秦心心走了,可是自己看在靡星的份上,也没有再去找她麻烦,不过他却难得把这个邺国女子的脸给记了下来。毕竟另一个胡里室,身份比他更为高贵,也更难对付;但是秦心心是谁啊,一个邺国平平无奇的小女子,自己在邺国按死个高官比弄死一个蚂蚁还要简单,她一个柔弱女子凭什么带他如鲠在喉的体验?

  这样一回忆,只觉得这个邺国官员,与秦心心那个臭女人分外相象。靡星的嘴巴极严,之前半点不肯透露她的身份连姓氏都不肯说,又一早将人早早送走,搞得他事后想寻人也寻不到。不过这一点,贺令图是不肯承认的,只不过觉得自己当时忙于正事,无心也不屑于去找一个女人的麻烦,但如果是她自己主动送上来的呢?

  贺令图顿时来了兴趣,走上前去,对着还在汇报工作的秦濂和颜悦色道:“这位大人如何称呼啊?”

  傅瑾和秦濂俱是吓了一跳。

  秦濂之前从来没有跟贺令图直接对话过,远远见过几次也都是贺令图留给他一个高高在上的身影,难得今日见他如此和蔼可亲、平易近人地和他说话,于是忙弯腰鞠躬道:“禀上使,卑下姓秦。”

  傅瑾倒是知道自家皇子恶劣的性子,见他难得态度如此和蔼地同一个他最瞧不起的邺人说话,就知道这个邺臣恐怕要糟。

  “哦,原来是秦大人。”他顿了顿,越看秦心心与他越像,直接凑近问道:“不知秦大人家中是不是有个女儿啊?”

  傅瑾被贺令图的话所提醒,再仔细一瞧,可不是活脱脱一个秦心心年长后再换性的五官吗?自己与这位秦大人打了那么久的交道,怎么都没看出来?

  秦濂闻言却是面色一白,一个正准备要去寻花问柳的异族贵人,此刻突然附身询问他家女儿,这是什么意思。秦濂只觉得浑身发冷,也不知道是气还是怕,一时微微颤抖起来。

  贺令图见到他这个反应顿时明白过来,轻轻一笑,换了一个问题:“哦,那不知道有几个女儿啊,其中可有一个特别调皮,几个月前曾偷偷跑出去过?”

  

举报

作者感言

谢清音

谢清音

贺令图:秦心心,不过是一个平平无奇的邺国小女子!   作者:大家记好了,这里“平平无奇”四个字划重点,以后要考的啊。   贺令图疑惑脸:我是不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2020-09-06 00:0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