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再嫁王妃很倾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开心可以吃吗

再嫁王妃很倾城 做个蜗牛挺好 2208 2020.12.02 17:32

  朱泽鸿也有些慌乱,虽然看到朱耿的惨像,和他依旧保持着平常的手势,朱泽鸿心中便知道现在的情况了,不愧是自己的心腹,到现在忍住了秦崝的酷刑都还没招。

  “朱掌柜的,这,下官的确认识,而且在那里还用俸禄给爱妾买了些金银首饰,王爷这是怎么回事。”李沫疑惑的问道,看来不止一件事,莫非崝王要清算了,不,不可能。

  “呵,为什么,想必大家都知道本王在查燕国贡品丢失一案。”

  “这是自然,王爷但说无妨,我等洗耳恭听。”

  “前些天本王的爱妃在朱氏的玲珑阁买下了青玉白凤簪,此物就是丢失的贡品之一,想必诸位都没注意吧,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年,三年轻燕国求和,进贡一批稀世珍宝,而且还送来了当时燕国风声正盛的美女燕如烟作为和亲对象。但贡品保存在国库一年后不翼而飞,现在却出现在了朱耿的手里,丞相,是否给本王一个交代。”

  秦崝话里有话,朱泽鸿怎会听不出来,讪讪地笑了笑:“王爷,这朱耿并非本家子弟,而且本官向来遵纪守法,自然是不敢违背朝廷规定。”

  “嗯,那就好,玲珑阁即日起查封,所有资产全部充公,朱耿打入天牢秋后处死,朱丞相,还有各位大人,好自为之。”秦崝说着,摆摆手,进来的士兵放开了这群文武官员。

  朱泽鸿看了看朱耿,眼中有着一丝心疼,那可是一个香饽饽啊,而且这还是自己少有的心腹啊,这玲珑阁封了就封了吧,可惜了啊,我的本家子弟。摸了摸被草绳勒疼的手腕,朱泽鸿一言不发的离开了军营。

  长孙昌宏得意的笑着,见到这群人离开,便忍不住哈哈大笑:“王爷,实在是大快人心,想不到这朱泽鸿不可一世却在这吃了瘪。”

  “父亲,切莫妄言。”长孙无忌扶着他,劝阻着。

  “老将军受苦了,阿崝没有事先通知你,还请见谅。”秦崝走上前赔礼道歉的说道。

  “唉,哪里话,王爷若是告诉我了,肯定被那朱老狐狸给套了去,额,王爷昨天的话还算数不。”长孙昌宏顿了顿,笑眯眯的说道。

  “什么话。”

  “额就是就是关于我孙无忌的婚事啊。”

  “自然是算数,老将军回去就可以备彩礼了。”

  一旁的长孙无忌有些茫然,什么情况,什么婚约。

  长孙昌宏啪的一声打在了长孙无忌的脑门上,大笑着:“这可真是天作之合啊。”

  长孙无忌摸不着头脑,什么彩礼,谁要结婚了,等等,长孙家好像就我一个独苗…。

  “诸葛先生请,韩先生请。”

  “王爷客气了。”

  几人移步,来到了营帐外部。

  就在这时,王福贵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

  “王爷,王妃醒了。”王福贵手里攥着秦九给的令牌,将令牌交给了秦崝。

  “琥珀令,王爷…”赵名录神色紧张的接过令牌。

  “备马。”

  秦崝迫不及待地奔向马棚。

  其他人摇摇头分散开来。诸葛浅析看着事情的发展,笑了笑,秦崝啊你还是不够狠啊。

  ——————

  崝王府潇湘院

  “一,二,三,嘿咻!”

  风潇湘开心的声音从屋里传来。

  只见风潇湘看着这个只有三十斤左右的萌娃娃,提起胳膊,扔向天空,快速的接住她。

  “哈哈哈,妈妈,好高哦。”阿巳天真无邪的声音荡漾在屋内。

  风潇湘停了下来,气喘吁吁的抱着阿巳,心里有着一丝甜美,这是我和他的孩子吗?风潇湘不知道,自己的记忆好像没有这件事,有些事自己好像下意识地想不起来,脑海里多了许多东西,对于现在的情况,风潇湘心中没有想任何事情。

  “王妃娘娘,您醒了吗。”

  “嗯,进来吧。”

  秦九从门外走进来,关上了门,看到风潇湘在和一个精致的娃娃玩耍,心中一愣,但很快释然了,按照王爷交代的事情,这个孩子就是哪个蛋里出生的吧,秦九已经了解到这个世界不止人类,还有很多未知的东西。

  秦九方才就听到了动静,让王管家拿着自己的琥珀令去军营找秦崝了。

  秦九贴心的倒了一杯水放在桌子上,没有过问,因为不需要问,房间在此恢复了寂静,风潇湘和阿巳开心的玩闹,丝毫没有什么顾虑,秦九察觉到风潇湘的变化,从一开始哪个怯懦的女孩到现在散发着不知道什么的魅力,让人瞩目,眉心中多了一个小羽毛的雕饰,衬托了风潇湘一种特有的美。

  “阿巳,快来,我们到院子里去。”

  风潇湘牵着阿巳的手,飞快地跑向院子,秦九怔了一下,有些憧憬,自己还是没有放下啊。

  长疏了一口气。秦九跟上去看着两人的嬉闹,如同来给你个天真无邪的孩童一般,眼神清澈透神,毫无掩饰的心门敞开着。

  风潇湘在此时脚滑了一下,侧着身子向地下倒去,阿巳正大嘴巴,也学着侧着身子到地,顿时令一旁的秦九看着两人的傻样笑出了声。

  “九儿,去备些膳食。”风潇湘从第一眼看到秦九就判定时间没有过去多久,秦九看自己的时候也没什么太过紧张的样子,风潇湘这一次醒来心神透彻,或者说现在的她是她也不是她。

  “是,王妃娘娘,王爷应该快回来了,我已经差人去兵营通知王爷了。”秦九回了一句,感觉风潇湘还有话要说,并没有着急离开。

  “是吗,阿崝他去兵营做什么,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我记不清了。”

  “王妃娘娘,这些天…”秦九将这几天的事情,风潇湘和阿巳像个好奇宝宝一样仔细的听着。

  “王妃娘娘事情就这样。”

  风潇湘略微思考了下,开口道:“把我披上的红色薄衫拿来,昨天在公主府穿上的那件。”

  秦九抬起头看向自己的主子,哪里不对,但却无从说起,因为自己也不怎么了解主子,秦九欠了欠身子,向风潇湘告辞:“是,王妃娘娘,奴婢这就去。”

  风潇湘看着离开的秦九,心里笑了笑,这丫头被自己搞懵了吗,怎么眼神飘忽忽的。

  “阿巳,待会就有好吃的了,开心吗。”

  “妈妈,开心是什么。”

  “开心啊,就是遇到好的事情,人啊就会体现出的一种心情。”

  “那它好吃吗。”

  风潇湘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勾了勾阿巳的小鼻梁,好声好气的说道:“开心不好吃,但是可以吃到让人开心的食物。”

  “哇,太棒了,阿巳要吃开心的食物。”

  阿巳天真的话让风潇湘一阵失神,脑海里记忆的碎片再次波动,引来一阵阵的刺痛,额头间的羽毛印记也越来月红。

  这时,风潇湘才注意到自己一直可以理解阿巳的话,阿巳说的妈妈就是母亲的意思,韩文昭所题下的诗词也在一处记忆碎片中存在,一切就像谜团一般,笼罩着风潇湘宁静的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