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爷归来之妃你不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7章 她伤了他

王爷归来之妃你不可 黎唽 3037 2019.04.15 10:36

  木槿研离开时还不忘顺走几样看起来不错的首饰。

  苹儿和小莲见木槿研已经离开,两人对视了一眼,不用明说,两人都好像知道对方的想法一般。

  木槿研前脚一走,苹儿和小莲后脚就进了木槿汐的房间。

  房里被翻了遍,一片混乱。苹儿和小莲一脸惊恐。

  “三小姐怕是疯了吧?大小姐不过是去一趟冷王府,又不是不回来了,她这是要干嘛?难道不怕老爷责罚?”苹儿一脸不可置信。

  小莲目光微闪,冷王府可不是那么好进,木槿汐怕是凶多吉少了,否则木槿研也不会这么大胆。

  “苹儿姐,这里一样贵重物品都没有,莫不是都被三小姐拿走了?”小莲急切的说。

  其实小莲话中暗藏玄机,既然贵重物品都被拿走了,那再丢几样东西应该也是正常。

  苹儿似乎听懂小莲话中的玄机,眼睛溜溜直转。目光锁定梳妆桌上几件散落的首饰。这并不是什么名贵的首饰,只是用于平时打赏下人用的。

  苹儿走了过去,收拾首饰,说道:“这些我先替小姐保管者,等小姐回来再给她。”

  小莲目光一闪,嘴角勾起冷笑,保管?呵呵!

  “苹儿姐,我也来保管一些吧,你一个人拿着这么多,到时候小姐追问起来你也不好解释。”小莲说道。其中威胁的意味十足。

  苹儿咬紧牙关,心里把小莲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平时见小莲那么听话,这会儿居然敢威胁她。

  但是苹儿也不敢拒绝,毕竟小莲可是目睹了她拿这么多东西。

  “好吧,那你就保管几样吧!”苹儿极其不情愿的挑了几样差点的给小莲。

  小莲一脸鄙夷,心里冷笑一声,明面上却好声好气的说道:“苹儿姐,我们还是把这些东西平分开来保管吧!我只保管这几样的话,小姐会以为我私藏了一些的。”

  苹儿皱起眉毛,脸上的表情险些绷不住。

  该死的贱人,还想和她平人?

  最终苹儿还是和小莲平分了这些物件。苹儿心里不甘,但是能有什么办法,如果不满足小莲的要求,堵不住她的嘴,只怕她自己也占不到一丁点便宜。

  柴房中。小娟来回度步,一脸着急,“怎么办?我们伤了三小姐,会不会被杖刑,会不会被发卖?”

  “三小姐不是我们伤的,明明就是她自己摔的。”小昕不赞同的说道。

  “我当然知道三小姐不是我们伤的,可是三小姐一口咬定是我们伤了她,这可如何是好。”

  小昕沉默,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本来一切都好好的,她们在院里等小姐回来。不知道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见桃儿蹲在角落里一言不发,小昕走过去,问道:“桃儿,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等,小姐一定会回来救我们的。”桃儿说。

  “可是小姐现在不在府里,不知道我们的处境啊,”小娟很是着急的说。

  “要是有人给我们去冷王府报信就好了。”开朗的小喜此时也是一脸愁容。

  四个丫头相互交替眼神,却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冷王府。

  木槿汐一回来就把秀花,秀梅赶出房外,把自己关在房里,说是要潜心作画。

  皇甫寒听了秀花,秀梅的禀报,脸上有些不悦,眉头蹙起。

  他只所以说要全权参与木槿汐作画,就是不想让她那么快完成那幅画,今天下山想留时间给她休息,所以没有打扰她,没想到她居然趁着这个时间缝隙画画。

  秀花,秀梅没敢看皇甫寒,但却能真实感受到他很不开心,两人跪在一旁,低着头,扭扭捏捏,大气不敢出。

  皇甫涵突然起身,大步走了出去。

  秀花,秀梅纷纷松了一口气。

  ......

  话说木槿汐正在房里潜心画画,房门突然被打开了,皇甫寒见木槿汐已经画了大半的画,一脸阴沉。

  他抓起木槿汐没画完的画,揉成一团仍到地上。

  木槿汐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见自己的画被这般糟蹋了,她火气蹭蹭往上涨,“皇甫寒,你疯了?”

  木槿汐一脸愤怒的看着皇甫寒,有种想要掐死他的冲动。

  皇甫寒见木槿汐用这种眼神看着他,一阵心痛。

  他不喜欢木槿汐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一点都不喜欢。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要画画,你就这么想离开王府?”皇甫寒冷冰冰的问。

  木槿汐也是被气到了,面对皇甫寒的质问觉得很莫名其妙,“没错,我就是想快点画完,早点回家,有什么问题吗?”

  皇甫寒的表情瞬间冷了下来。

  她果然想离开,她果然不想和他待在一起。

  皇甫寒双手抓住木槿汐的肩膀,目光冷厉,浑身上下散发着冰冷的气息,似乎在酝酿着什么。

  木槿汐见他这样心里很害怕,感觉她现在就是板上肉,盘中餐,随时都有可能被解决掉。

  木槿汐一脸戒备,手里紧紧握着从如意空间里拿出来的暗器。生怕皇甫寒真的对她做什么。

  皇甫寒见她警惕的样子,眼中划过一丝伤痛。

  她竟这般防着他。

  皇甫寒一只手松开木槿汐的肩,手摸向木槿汐的脸,只是他的手还没有碰到木槿汐,就被木槿汐抓住了。

  木槿汐以为他要对她出手,再抓住皇甫寒的手的同时用手中的暗器划向皇甫寒。

  皇甫寒本来对她就没有防备,木槿汐轻而易举就划伤皇甫寒的手臂。

  皇甫寒看着被血迹染红的衣袖,一脸不可置信。

  她居然伤他?

  木槿汐对上皇甫寒的目光,有些惊讶!

  她好像误会他了,他并没有要伤害她。

  见皇甫寒眼中闪烁着伤痛的目光,木槿汐心里生出别样的感觉。她把这种感觉归于内疚。

  “对...对不起!”

  木槿汐轻轻掀开皇甫寒的衣袖,想要查探他的伤势,皇甫寒却手一挥,脸上似笑非笑,“木小姐好本事,连本王都敢伤。”

  见皇甫寒的态度冷冰冰,木槿汐蹙眉,也许这才是皇甫寒的真面目吧!

  不知为何,木槿汐心里很不是滋味。

  她不想他这样对她。

  木槿汐目光看向皇甫寒的手臂,血还在流,皇甫寒却跟个没事人是的。

  木槿汐没有理会皇甫寒的话,上前抓着他的手臂撕开袖子,皇甫寒一只洁白的手臂暴露在视野中。

  皇甫寒一惊,似乎没想到木槿汐会这么大胆,就算他不是王爷,他也是个男人。

  她竟然这般明目张胆的看着一个男人的‘裸体’?

  木槿汐也很惊讶!不过木槿汐惊讶的是没想到皇甫寒的皮肤这么好,她以为战场上厮杀的人,应该很黑才对。

  木槿汐目光移到伤口处,忍不住‘啧’一声,伤口被划开长长一道口子,看着都疼。

  “你都不疼的吗?”见皇甫寒眉毛都不邹一下,不禁有些火气。

  这个人是真的不知道疼,还是不知道关心一下自己。

  “汐儿这是心疼了?”

  见木槿汐眼中泛着心疼的目光,皇甫寒方才不好的情绪一扫而散。

  木槿汐朝他翻了个白眼,心里却是松了一口气。

  她好像还是比较喜欢他叫她汐儿。

  木槿汐把皇甫寒推到桌子边,给他拉好椅子,说道:“坐下。”

  皇甫寒不知道她要干嘛,不过还是乖乖坐了下来。

  木槿汐转身就走了出去,却被皇甫寒拉住了,“不准走。”

  木槿汐见他居然用受伤的那只手拉她的,本来已有些凝固的血又留了出来。

  “你疯了,不要乱动。”木槿汐好火大,要不是这是她伤的,她真的不想管了。

  见木槿汐一脸着急,皇甫寒嘴角勾起微笑,手臂上的伤口似乎丝毫没有影响到他,“汐儿要是关心本王就不要走。”

  木槿汐无语,这王府里,没有他皇甫寒的命令,她想走也走不了啊!

  “我不走,我能去哪儿,我不过是去叫人拿东西来包扎伤口而已。”

  原来如此。

  皇甫寒这才放了心,“好,去吧!”

  “你可千万不能再乱动了,会失血过多的。”木槿汐嘱咐道。

  “本王知道了。”

  这个院子本来就只有秀花,秀梅两个丫鬟,因为知道皇甫寒在这里,两个丫鬟没敢回来,这会儿是一个人也没有了。

  木槿汐环顾了一周,却发现了躺在不远处一棵歪脖子树上的寒一。

  她面上一喜。

  “寒一,”木槿汐喊道。

  寒一听到木槿汐又喊他寒一,差点没从树上摔下来。

  其实寒一是和皇甫寒一同来到这里的,只是寒一见皇甫寒一进门就撕烂木槿汐的画,他有种不好的预感,于是他偷偷避开,跑得老远,生怕殃及他。

  这会儿见木槿汐找上他,他真后悔自己没藏严实一点。

  “木小姐,有何吩咐?”寒一来到木槿汐身边问道。

  “嗯,麻烦你准备一些高度酒精和纱布给我。”木槿汐说。

  “酒精?”寒一一脸困惑。

  “额,就是酒,度数很高的酒。”木槿汐倒是忘了,这个时代没有酒精这个词,连忙解释道。

  酒?

  “木小姐要喝酒?”寒一目光打量着木槿汐,没想到一个姑娘家家,居然还会喝酒,还要度数高的的种。

  啧啧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