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爷归来之妃你不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3章 像极恋人

王爷归来之妃你不可 黎唽 2046 2019.04.11 10:18

  “别人如何本王管不了,汐儿没有被吓到就好。”

  皇甫寒俊美的脸上挂着邪魅的笑,没有人知道他的话里有几分真几分假。但是皇甫寒向来不会和人言笑,他这般行为甚是罕见。

  下人们纷纷交替眼色,看来王爷对这位木小姐很特别啊!要好好服侍才行。

  木槿汐觉得皇甫寒简直疯了。

  为什么皇甫寒和传闻的不一样?她宁愿面对皇甫寒那万年不变的冰山脸,也不要他这样眉开眼笑的调戏她。

  不过木槿汐毕竟是个现在人,不会因为几句调戏的话语就恼羞成怒。

  “王爷一大早来找我可是有事?“

  “那是自然,本王命人准备了早膳,特意过来叫汐儿起床用膳,没想到汐儿起的这般早。”

  “既然要用膳,那就走吧!”木槿汐懒得和他多说,率先走了出去。

  下人们见了都目瞪口呆。

  这位小姐好生大胆。

  皇甫寒嘴角挂着微笑,微微摇了摇头也跟了过去。

  下人们见状更是难以置信。

  王爷居然不发怒?

  ......

  “王爷,我要画的画需要用到几样颜料,而这几样颜料的原料王府里没有,我需要出府采集回来制作,王爷可否允我自由进出付,不然挺不方便的,可能会影响作画的进度。”

  木槿汐和皇甫寒相对而坐,趁着还没有传膳,木槿汐说出了她的要求。

  皇甫寒挑眉,“汐儿要出府本王自然不会拦着,不过既然是和作画有关那本王自当随汐儿一同先去。”

  啥?

  木槿汐错愕,她没听错吧?这位爷就这么闲?

  “王爷日理万机,这点小事就不劳烦王爷了。”

  “本王既然请汐儿到府上,自然要为汐儿的安全负责,本王既然要监督汐儿作画,理应也要为皇上安危负责。汐儿作画这件事,本王应当全权参与。”

  皇甫寒要外之意,他请木槿汐到府上,不仅是要保护她的安全,也是要监督她,万一她在作画的时候动了什么手脚危害到皇上。那他也是会手牵连的。

  木槿汐蹙眉,原以为来到冷王府可以自由一些,没想到她是逃离一个牢笼却又进了一个更大的牢笼。看来她得赶紧画完交差回府。

  在木府,至少她还能自由出府,只要小心避开何氏的监视,一切都可以神不知鬼不觉。

  在王府,要是这位爷一直跟着她,那她什么事也别想做了。

  “既然这样,那好吧!王爷可知哪里的野花野果比较多?”木槿汐问。

  原本木槿汐说出府找原料就是一个幌子,不过既然皇甫寒也要去,那她自然要装得像样一点。

  野花野果比较多的地方?

  皇甫寒想了一会儿,他还真不知道哪里的野花野果比较多。

  “王府里的花果就挺多,不知汐儿有何用途?”

  木槿汐当然知道王府里的花果很多,她也想赶紧糊弄完交差走人,但是王府的下人们把王府打理得这么好。她不忍心摧残这里的花花草草。

  “我自然有用处,王爷只管带我去找野花果就是。”

  皇甫寒挑眉,目光扫向下人们,问道:“你们可有人知道哪里的野花野果较多的地方?”

  下人们被问到,个个低着头,纷纷表示不知晓。其中一个却突然走了出来,“王爷,奴才前两天听奴才那婆娘说竹涧寺的野花野果奇多,那婆娘还摘一些回来。”

  “那就去竹涧寺吧!王爷你看行吗?”木槿汐没等皇甫寒说话就做了决定。

  皇甫寒也不恼,说道:“既然汐儿想去竹涧寺,那就去竹涧寺吧!”

  ......

  早晨,城中赶集的人居多。

  人群中一辆豪华马车缓缓行驶着。马车里。皇甫寒和木槿汐相对而坐。

  皇甫寒脸上洋溢着难以隐藏的笑意。他原本只是随口说要和木槿汐乘坐同一辆马车。没想到木槿汐很随性的就答应。

  皇甫寒很是震惊。不过既然木槿汐都不排斥,他当然也就不客气了。

  马车很大,车里还放着一张桌子,桌子上有茶水和点心。

  皇甫寒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细细的饮品着,目光却时不时的打量着木槿汐。

  木槿汐被他看着很不自在,索性拉开车窗帘,看向窗外。

  这是木槿汐来到这个时代后第一次这么早出门,人们赶早的情景也是第一次见。不禁多看两眼,看着看着竟看入神了。

  某茶楼上,两双眼睛在注视着木槿汐。

  木槿柔和林馨儿见到木槿汐坐在豪华马车里,有些惊讶!虽然马车上没有任何标志,但是看这马车的规格,其主非富即贵。

  林馨儿也得知木槿汐被请去冷王府的事,这会儿见到木槿汐甚是讶异。

  “柔儿,那不是木槿汐吗?她不是在冷王府吗?”此时不应该正在被虐千百遍,生不如死吗?

  得知木槿汐被请去冷王府,又见木槿汐完好的出现在人前,林馨儿心里很不是滋味。

  冷王居然没有对她下手?

  木槿柔也很诧异。“确实是的,姐姐被冷王请去府上为皇上作画。不知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莫非木槿汐画不出来,逃出王府?

  可是如果是逃跑怎么会坐这么豪华的马车。就连她都不曾坐过这样的马车。

  木槿柔心里酸溜溜的。

  皇甫寒见木槿汐一直看着窗外,略显不悦,他难道还没有外面那些人好看吗?

  皇甫寒悄悄移到木槿汐身边,打算看看到底是什么让木槿汐这么入迷。

  然而当他靠近却发现木槿汐目光放空,毫无焦距。也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汐儿,在想什么呢?”

  木槿汐本来在神游,皇甫寒突然在她耳边说话吓她一跳。

  木槿汐本能的推了一把皇甫寒。“你干嘛?吓死我了。”

  木槿汐那点力气自然不足推动皇甫寒,两人这点互动像极了恋人间的打闹。

  皇甫寒很满意木槿汐的反应,因为木槿汐只是受了点惊吓,并没有排斥他靠近她。

  茶楼之上。木槿柔和林馨儿见到皇甫寒和木槿汐在同一辆马车里。而且两人的关系好像很不错?

  怎么可能?

  木槿柔和林馨儿满脸不可置信。

  木槿汐。

  她何德何能,居然和冷王乘坐同一辆马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