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爷归来之妃你不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8章 简单粗暴

王爷归来之妃你不可 黎唽 3066 2019.04.16 10:46

  木槿汐见寒一一副打量‘不良少年’的眼神打量着她,她很无奈,不知道寒一又误解了什么。

  不过她可没时间和寒一废话,里面某位爷要失血过多了。

  “我不喝酒,我自有我的用处,你去准备就行,快去快回。”木槿汐说。

  寒一见木槿汐不愿多说也不好再问,带着疑问退下准备东西了。

  此时寒一完全没有意识到木槿汐要的这两样东西是用于处理伤口用的。

  寒一也不是没想到这个可能,只是他潜意识里根本就否定这个可能,因为木槿汐好好的站在他面前,没有任何受伤的迹象。皇甫寒就更不用说了,谁能伤得了他?

  寒一万万没有想到,他认为无人能伤及的主子,此时正在房里滴血。

  木槿汐见寒一不再追问,松了一口气,她不想让寒一知道她伤了皇甫寒。

  木槿汐看得出来寒一对皇甫寒的忠心,要是让他知道她伤了皇甫寒,没准会对她心生怨恨。

  没一会儿寒一就拿来了东西交给木槿汐。

  “谢谢,你先下午去休息吧!”木槿汐特意在门外等着,就是不想让寒一进去看到受伤的皇甫寒,见需要的东西都拿来了,便支开寒一。

  寒一并没有擦觉到异样,朝木槿汐抱拳便退了下去。

  木槿汐回房时见皇甫寒脸色不太好。

  “怎么去了那么久?”皇甫寒不满的问。

  “院里没有下人,我去找下人给我拿的。”木槿汐说。

  其实她挺心虚的,有种做了坏事怕人知道的感觉。

  木槿汐放下东西,突然想起忘记叫寒一打水了,这伤口流了很多血需要清洗一下。

  由于寒一以为木槿汐要酒是拿来喝的,所以他直接拿了一大壶,这会儿到也都排上用场了。

  木槿汐把大半的酒倒在茶盘里,然后撕开一半纱布,用酒浸湿纱布帮皇甫寒清理伤口。

  皇甫寒怪异的看着木槿汐。

  这是不是太奢侈了?直接用酒洗?

  不过见木槿汐认真帮他清理伤口的样子,皇甫寒一脸柔和。

  他的汐儿就是这么特别。

  “好了,”木槿汐给他清理了血迹,又消了毒,便包扎起来了。

  “王爷要不要回去了换套衣服?”木槿汐问。

  “好,汐儿扶本王回去。”

  木槿汐:“......”

  看他神采奕奕,一点受伤的迹象都没有,还需要人扶吗?

  皇甫寒好似知道木槿汐心中所想一般,瞬间一脸虚弱的样子。

  “本王失血过多有些晕,汐儿扶本王回去吧!”

  木槿汐:“......”

  伤口根本没有伤及主血脉,虽然也流了很多血,但不足以失血过多。

  不过木槿汐没有拆穿他,毕竟是她伤了她,照顾到位一点也是情理之中。

  “好吧,”木槿汐扶着皇甫寒那只受伤的手,说道:“王爷慢点走。”

  皇甫寒听话的站起来,在木槿汐的搀扶之下慢慢走了出去。

  他嘴角含笑,低头看着认真搀扶他的木槿汐。

  他该说他的汐儿是太单纯太好骗了呢!还是太过关心他了。

  这点小伤还不足以这么细心照料。

  不过无论如何,他的目的达到了就行。

  ......

  好不容易把皇甫寒扶回房,木槿汐以为没她的事了,结果人家以手受伤为由,要让她帮忙换衣服。

  木槿汐表示拒绝。

  “王爷,这恐怕不妥吧,男女授受不亲。”

  皇甫寒挑眉。这会儿倒是知道男女授受不亲了?把他衣服撕破的时候怎么没想到。

  “那可如何是好,本王手受伤了,行动不便。”皇甫寒一脸为难,眼中却闪烁着戏谑的光芒。

  “这好办,我去叫个下人来给你换。”木槿汐说。

  “本王的身体是随意给别人看的吗!”皇甫寒不赞同的说。

  木槿汐:“......”

  还是个害羞的爷?

  “那我叫寒一过来?”木槿汐问。

  “本王说过了,不是谁都可以近本王的身。”

  “那你还让我来?”

  木槿汐心里翻个白眼,真是个难伺候的主,她突然好同情冷王府的下人。

  “本王准许你靠近本王。”皇甫寒很慷慨的说。

  木槿汐忍不住嘴角抽搐,好像谁很愿意接近他似的。

  “王爷,我不是你的仆人,我是你的客人。”

  最重要的是她是女的,女的。

  在这个封建的时代,这种事要是传出去,她的名节还要不要了。

  “汐儿真狠心,本王都这样了还计较那么多。罢了,那就让本王自己来吧。”皇甫寒说的一脸委屈。

  他‘虚弱’的走到衣柜前,然后用受伤的那只手拉开柜门,包扎好的伤口被他这样一用力又流出血来,染红了纱布。

  “你疯了,明明知道这只手受伤了为什么要用这只手?”木槿汐嗔怒。

  “本王习惯用这只手。”皇甫寒一脸无辜地说。

  “你......,”

  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

  木槿汐怒目圆瞪的看着他。真想把他的脑袋掰开看看里面装的都是些什么。

  木槿汐索性敞开衣柜门,“要穿那件?”

  皇甫寒俊美的脸上挂着柔柔的笑,“汐儿选哪件本王就穿哪件。”

  木槿汐现在一肚子火气,皇甫寒再高的颜值,再迷人的微笑也平复不了她的情绪。反而越看越讨厌。

  算了,算了,名节不要了。谁让她心地善良呢!

  木槿汐随意选了一件同样是暗红色的衣袍,她其实也不是很懂穿这种衣服,但是有人不介意,那她还有什么好顾虑的。

  木槿汐想解开皇甫寒的衣服,可是怎么解都不对,她索性直接撕开,反正这衣服也破穿不了了。

  皇甫寒震惊的看着她。

  这未免...太简单粗暴了吧!

  木槿汐全程低着头没敢看皇甫寒。虽然她是新时代女性,可是这般近距离直视一个男人的裸体她也是会害羞的好吗!

  皇甫寒嘴角含笑,没想到她的汐儿还恨害羞。

  木槿汐给皇甫寒穿上衣服却是如何也不懂整理。动作笨拙。

  “汐儿不会穿衣?”皇甫寒有些意外。

  即使是再尊贵的小姐,虽然平时穿衣打扮有丫鬟伺候,但是一般自己也是会的。像木槿汐这样还真是罕见。

  “不...不太会。”木槿汐有些尴尬,连衣服都不会穿,这可不是一般的丢人。

  “哈哈哈,那汐儿可要多加学习了。不然今后谁给本王穿衣呀!”

  木槿汐:“......”

  还想到今后她给他穿衣?想的倒很美。

  “王爷,你想多了,我画完画就要回府了,你要是懒得自己穿衣服就赶紧娶个王妃回来帮你。”

  皇甫寒垂下眼眸,嘴角一层淡淡的笑意,“汐儿给本王当王妃如何,本王就喜欢汐儿给本王穿衣。”

  木槿汐没有注意到皇甫寒眼里的认真,只当他又在逗弄她。

  “王爷你又来了,以后这种话不要再说了。”

  皇甫寒一阵失落,他的汐儿什么时候才能明白他的心呢!

  “好了,就这样,好看。”

  他们说话间,木槿汐难得的给皇甫寒穿好衣服,只是她把多余的腰带在腰间系了一个蝴蝶结。

  皇甫寒一头黑线。

  这……

  不过见木槿汐这么满意她的杰作,皇甫寒居然没有拒绝,反而很满意的点了点头。

  “汐儿的手艺不错。”

  “那是当然,”木槿汐很是得意。

  皇甫寒无奈的笑笑,“走吧,陪本王用膳。”

  木槿汐望了望窗外,天色已经暗下来,是时候用晚膳了。

  “好!”

  木府。

  桃儿等人被关在柴房之中一天没有进食了,个个饿得七荤八素。

  “好饿啊!三小姐要把我们关到什么时候啊!”小喜无力说道。

  “等小姐回来我们会不会已经饿死了。”小娟也绝望的说。

  “不会的,小姐一定会回来救我们的。”桃儿始终坚信这一点。

  “关键是不知道小姐什么时候回来,也没有人去告诉小姐我们的情况。”小昕说。

  小喜眼神一亮,找个人去冷王府通知小姐不就行了。

  “来人啊!有没有人啊?”小喜趴在门口喊到。

  小娟一脸不耐烦,“别喊了,留点力气吧,没有人会帮我们的。”

  小喜一脸泄气。

  难道她们真的要被活活饿死吗?

  这时,外面响起沙沙的脚步声,虽然来人有刻意压低脚步声,但是在这偏僻无人的柴房还是显得异常大声。

  “嘘!你们听。”站在门口的小喜最前注意到声响。

  其他人都安静下来注意着外面的动静。

  只听得脚步声越来越近。

  四个丫头皆是一阵惊慌。

  “该不会是三小姐派人来杀害我们吧!”小娟害怕的说道。连忙躲到最里面的柴堆里去。

  其他三人神情惶惶,一脸警惕着外面。

  突然,脚步声在门口停了下来。

  四个丫头的心都提到嗓子眼。

  门外,一个丫鬟鬼鬼祟祟,四处张望着,确定没有人后,敲响柴房的门。

  “啊!”柴房里响起一阵尖叫。

  桃儿等人抱成一团。

  门外的丫鬟被这一声尖叫吓了一跳。

  弱弱的说道:“桃儿姐姐,我是小云。”

  小云是寒汐居的粗使丫鬟,十二三岁的样子,平时老实本分,比较没有存在感。

  没有想到关键时候小云会出现。

  “小云?你怎么会来?你快回去,要是三小姐见到你会连你也抓进来的。”

  桃儿有些意外小云会出现。不过为了她的安危着想,桃儿还是劝她回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