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爷归来之妃你不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8章 替人背锅

王爷归来之妃你不可 黎唽 2047 2019.04.26 07:00

  太子给木槿汐下帖邀约明日同游之事很快就在府中传开了。

  “没想到这个贱人这么大本事,勾引完冷王,又去勾起太子。”木槿柔咬牙切齿,面目扭曲。

  冷王和太子都是她的目标,她多希望她能引起他们的注意,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木槿汐?

  木槿汐到底用了什么妖法?

  “小姐,要不然你也和大小姐一同前去,也许太子邀约大小姐不过是碍于她的身份,真正想约的人是小姐呢!小姐何不一同前去,借此机会展现你的才华,一定能把大小姐比下去。”芳儿说。

  不得不说,芳儿还是很了解她的主子的。

  木槿柔也觉得她缺的只是一个表现的机会。当得知太子邀约木槿汐时,她很喷怒,妒忌。

  可是想想,这何尝不是一个机会呢!如果说服木槿汐让她一同前去赴约,她就不信凭她的才华和美貌征服不了太子。

  如今听芳儿这么一说,越想越觉得她的计划可行,而且没准真的如小芳所说,太子真正想约的人是她呢!

  一想到极有这个可能,木槿柔的心就忍不住跳跃,她嘴角泛起一层淡淡的笑意,赞同的目光看向芳儿,说:“还是你想的透切。本小姐似乎很久没去看我大姐了,今晚就去看看我大姐。”

  木槿柔目光投向远处,似乎在盘算着什么,芳儿和芬儿见状,静候一旁没敢打扰她。

  冷王府。

  皇甫寒坐于书房,听了寒七的禀报,眼中戾气酝酿。

  太子邀请汐儿出游?

  他的汐儿还真是不让他省心。

  “你继续暗中保护她,不要让她和太子走得太近。”皇甫寒目光冷厉,言语中不带一丝情感。

  “是,”寒七应道。

  寒七是皇甫寒的暗卫之一,能力非凡。

  寒七不知道主子为何让他去保护木槿汐,不过他只是个暗卫,他向来只听皇甫寒的命令做事,从不多问。

  不过在听到皇甫寒说不要让木槿汐和太子走得太近时,寒七那僵硬的脸上还是出现了丝丝的变化。

  这……

  不要走得太近是何意?

  这似乎有点难倒他了。

  寒汐居。

  木仁威一到饭店又及时的出现了。

  木仁威到来时,木槿汐刚好起床梳洗完毕。

  见到木仁威,木槿汐吩咐桃儿下去传膳。

  “爹,女儿刚睡醒,正想去叫你呢,没想到你就自己来了。”木槿汐迎上去扶着木仁威坐下来。

  “爹还以为你把爹给忘了呢!只能自己先过来了,免得过了饭点了。”木仁威含笑打趣道。

  “怎么会呢!爹爹先坐着,我已经派人去传膳了。”木槿汐说。

  “哈哈,好好。”

  木仁威目光在木槿汐身上打转,欲言又止。

  “爹爹可是有话说?”

  木仁威笑意渐收,说:“太子…太子约你明日出游,你可都准备好了?要不要再去定制衣裳首饰?”

  桃儿吩咐下人去传膳后就站在一旁伺候,此时听到木仁威的问话,她紧咬着嘴唇,似乎在隐忍着什么。

  “爹爹放心吧,我都准备好了,衣裳首饰就算了,相信太子不是肤浅之人,不会在意这些细节。”木槿汐说。

  桃儿实在忍不住了,她觉得她家小姐太委屈了。自己的东西被洗劫一空,却不肯告诉老爷。

  “老爷,奴婢恳请你为小姐做主。”桃儿思量一番,最终还是选择告诉木仁威。

  她不能让小姐平白收这等委屈。

  “怎么回事?”木仁威不解的问。

  “小姐去冷王府的时候,三小姐趁小姐不在把小姐所有的贵重衣物饰品都拿走了,呜呜……小姐现在是一件好的衣服都没有啊!”

  “桃儿。”木槿汐呵斥一声,不让桃儿继续往下说。

  “爹,不用听桃儿胡说,不过一些身外之物,三妹喜欢给她便是了,无妨。”木槿汐说,只是话语中却透露着丝丝难忍委屈之意。

  “荒唐,”木仁威大怒,他万万没有想到,木槿研如此大胆。她这般行为和抢劫有何区别。

  “汐儿,发生这么大的事,你为何不告诉爹爹。你也不要为她开脱了,爹爹定要为你讨回公道。来人,去吧木槿研带过来。”

  木仁威直呼木槿研本名,看来是真被气到了。

  桃儿见状有些被吓到,但是一想到木仁威是要给木槿汐撑腰出头,她又忍不住开心。

  木槿汐明面上很是急切和担忧,似乎不想把事情闹大。

  然而她的心里毫无波澜。这一切都在她的计划之中。

  没一会儿木槿研就被‘请’来了。

  当木槿研得知木仁威叫她时,她其实就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她声称自己身体不舒服不便去见木仁威。

  可是家丁又怎么会让她如愿,要知道木仁威刚刚可是气头上,而且还直呼木槿研本名,想必事情非同小何,他们不敢怠慢。

  木槿研不愿自己走他们就用强的。

  此时木槿研见木仁威和木槿汐待在一起,木仁威一脸怒意,而木槿汐却是一脸内疚加担忧。

  木槿研第一反应就是木槿汐和木仁威说了她偷夜明珠了。

  “爹,你不要听木槿汐胡说,我没有偷夜明珠,我没有啊!”木槿研连忙喊冤。

  “你还偷了夜明珠?”木仁威瞳孔收缩。

  夜明珠乃是御赐之物,这个逆女到底多大胆,居然连夜明珠都头。

  “孽障,还不快把夜明珠交出来,还有把从你大姐那偷走的东西全部还回来。”木仁威气得鼻孔冒粗气,差点一口气上不来。

  木槿汐连忙拍打他的胸口给他顺气。

  “爹,我没有偷夜明珠,”木槿研欲哭无泪,别说夜明珠了,她连一件像样的物件都没捞到。

  “木槿汐,你言而无信,说好我放了桃儿她们你就不和我计较的。而且我本来就没有偷夜明珠。”木槿研大喊道。

  “你……,”木仁威指着她,气得唇齿颤抖,说:“还敢口出狂言,是想让我请家法吗?”

  木槿研心头一颤。

  冤枉,她冤枉啊!

  她不过就拿了几件破东西,为什么她要受罚。

  可是话说回来,木槿汐房里那些物件都去哪儿了?难道有人赶在她前面都偷走了?

  如此,那她不是替人背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