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爷归来之妃你不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9章 偷盗之罪

王爷归来之妃你不可 黎唽 2160 2019.04.27 07:00

  “爹,你消消气,三妹没有拿夜明珠,那日比较匆忙,我回府还没有放好夜明珠就被冷王的人接去冷王府。也多亏我把夜明珠带身边,不然......。”木槿汐目光往木槿研身上飘去,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木槿研心里憋屈,虽说她那日到寒汐居确实是为夜明珠而来,可是她毕竟没有拿到手,而且一点好处没捞到。现在却要莫名背负这样的罪名,她不甘心啊!

  “爹,我真的什么也没拿啊!”

  “还敢狡辩,你没拿,汐儿房里的东西自己长脚?幸亏汐儿把夜明珠带身边,否则你是不是连夜明珠也要拿走?还不快叫人把东西送回来。”木仁威大怒。

  他没想到事到如今木槿研竟然还不知悔改。

  木槿研无力倒地。她不过从木槿汐那里拿了几样不值钱的东西,这些东西差不多都被她拿来打赏下人完了,难道要让她去一一要回来吗?

  “三妹,我本无心计较,但是爹爹一心要替我主持公道,我也是劝不住呀!要不你就把我的东西还回来吧,我们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了。”木槿汐‘善解人意’的劝说着。

  木槿研目光投向她,脸上表情哭笑交替,“呵呵,木槿汐你真是好本事,不过几样破东西,还你又如何。”

  木槿研吩咐下人到她院里通知雨儿把那日从木槿汐那里拿的东西给她送过来。

  好半天,雨儿才收齐所有物件送了过来。

  当雨儿来到寒汐居看到屋里的情形,内心一惊。不用想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她没有想到的是木槿汐会告诉木仁威。以她对木槿汐的了解,木槿汐是那种受了委屈和欺负都只会瞒着掖着,不会告状的人,看来是她错了,她还不够了解木槿汐。

  雨儿把拿来的东西打开在众人面前,对木槿研说:“小姐,你要的东西都在这儿了。”

  木仁威见只有几样普通的饰品,顿时又来气了,“木槿研,你就拿这几样破东西来糊弄我?”

  “爹,我那日就只拿了这几样而已啊!我也不知道大姐的物品都去哪里了,没准是被别人偷了去了。”

  木槿研说着,突然眼前一亮,说道:“我知道,我要进大姐房间时,大姐的婢女桃儿等人多加阻挠,莫不是她们做贼心虚?”

  木槿研说着,越想越有这个可能,她目光如炬,一脸愤怒的看着桃儿。

  贱丫头,敢阴她。

  桃儿被她看得身心颤抖,更是被她的话气得唇齿哆嗦。

  “三小姐,你血口喷人,奴婢不让你进小姐的房间是因为小姐吩咐过的。奴婢是小姐的婢女,怎么可能会偷小姐的东西呢!”桃儿说着转向木槿汐,诚恳的说道:“小姐奴婢真的没有。”

  别人如何冤枉她都行,但是她不想让小姐误会她。

  木槿汐微微点了点头,示意她安心。

  正当木槿汐要说话时,木槿柔出现。

  木槿柔过来是想让木槿汐明日带她一起出府,和太子同游。

  只是当她一进到寒汐居就感到有一股紧张的气氛,只听木槿汐房里传来阵阵说话声,听其声音好像是出了什么事。

  木槿柔嘴角勾起笑容。

  莫非有好戏看?

  看来她来得正是时候。

  当她进来看到房里的情形时,她疑惑的眯起了眼睛。

  房里气氛紧张,木仁威坐着,木槿汐就站在他身边,而木槿研跪坐在地上,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她。桃儿站在一旁,脸上写满委屈,一些胆子小的下人个个低着头,生怕殃及自己似的。

  木槿柔目光看向雨儿,希望能从她身上得到一些信息。

  雨儿倒是有意向她言明,可是情况不允许。她不动声色的向木槿柔微微摇了摇头。

  木槿柔倒也没多在意,只要事情与她无关就好。

  “哎呀!这是怎么回事?三妹怎么坐在地上?”木槿柔略显惊讶的问。

  木槿汐心里冷笑,木槿柔这个演技派......

  不过她没有想到木槿柔会不请自来,这倒也省得她专门派人去请了。

  “三妹犯了点错,哎...。”木槿汐欲言又止。

  “犯了点错?这是一点错吗?入室偷盗这种事她都做得出来,”木仁威气哄哄的看向木槿研说道:“你还是不肯把东西交出来是不是?是不是以为为父不敢重罚你?”

  木槿研愣了一下,她不是都交出来了吗?她真的只拿了这些。为什么不相信她?

  “爹,我真是只拿了这些啊!”木槿研气急败坏。她感觉自己是掉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木槿柔听到这儿也明白的七七八八了。

  木槿研进寒汐居‘拿’东西她是知道的,说起来这其中还有她的手笔。

  原本打算等木槿研把夜明珠拿到手,再从她手中诱骗过来。

  没想到木槿研个没有的东西,连个夜明珠也找不到。

  现在看这架势,怕是木槿研偷夜明珠不成,偷了其他东西被发现了吧。

  木槿柔目光看向那些赃物,心里鄙视至极。

  真是个没见过世面的下贱胚子,这样的东西也偷?

  “爹,”木槿汐叫了一声,脸色有些为难之色。

  木仁威以为她是不想为难木槿研,于是说道:“汐儿不必替她说话,原本她要是交出东西,为父倒也不为难她,谁知她竟不知悔改。真是……真是……。”

  木仁威气得话都说不完整了。

  木槿研欲哭无泪,她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辩解了。

  “爹,其实你错怪三妹了。”木槿汐说道。目光有意无意的飘向木槿柔,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木槿柔见状,不知为何,有种不祥的预感。

  “怎么回事?”木仁威疑惑的问。

  木槿研瞪大了眼睛看着木槿汐,似乎很希望木槿汐能为她说句话,却有不大相信木槿汐会为她说话。

  她楞楞的看着她。

  木槿汐走过去扶起木槿研,说道:“其实三妹交出来的这些确实是我丢失的那些,也仅只有这些。”

  木仁威微微愣了一下。

  “汐儿说的可都是真的?莫要为你三妹开脱。”木仁威仍是不相信的说。

  “汐儿说的句句属实。”木槿汐肯定的说道。

  木仁威目光扫向桃儿,怒道:“贱婢,那你为何说汐儿的贵重物品都不见了?”

  桃儿吓得双膝下跪,身体颤颤巍巍,“奴婢…奴婢不知道,可是小姐的贵重物品真的都不见了啊!”

  桃儿想不明白,木槿汐的贵重物品明明都不见了,她为什么要说只是丢了这几样,难道是要为木槿研洗脱罪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