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爷归来之妃你不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9章 我们不熟

王爷归来之妃你不可 黎唽 2045 2019.04.08 14:45

  就木槿柔让木槿汐画画这件事,木仁威以为自己错怪木槿柔了,所以才回如此这般。

  木槿柔眼睛一湿,瞬间一阵委屈。虽然她也不知道木仁威为什么会突然改变态度,但是木仁威突然服软,她还是很得意的。

  莫不是爹爹见到她和贤王在一起知道她的价值,所以改变对她的态度了。木槿柔心想。

  木仁威要是知道木槿柔这种想法,一定会喷出一口老血。

  要不是因为木槿汐那些话,就木槿柔和皇甫贤私会这事,木仁威非得狠狠的训她一顿。

  “柔儿不怪爹爹,爹爹也是为姐姐好,柔儿怎么会怪爹爹呢!”

  木槿柔这话说的有技巧,她特意说木仁威是为木槿汐着想,以此彰显她的委屈之处。

  可是木仁威神经大条,哪里会注意这些细节,又或者他注意到了但是觉得木槿柔说的是事实,所以很赞同的点了点头。

  “嗯,好了,回去吧!”

  木槿柔见她的话不起任何作用,一阵挫败感。

  她俯了俯身离开了。

  玉笙居。

  一种诡异的气氛弥漫整个院子,丫鬟们认真做事,小心伺候主子。不敢怠慢。

  木槿研今天才处死一个丫鬟,她们哪敢生事。

  木槿研此时正坐在餐桌前,看着眼前的佳肴是一口也吃不下。她没有想到她的丫鬟居然会害她。真是养了一群白眼狼。

  “小姐,多少吃点吧,别气坏了身体,这次你处罚了那个贱婢,以后一定不会有人再敢陷害你了。”雨儿在一旁说道。

  雨儿一脸忠诚,但是细细看来,就会发现她眼中闪烁着丝丝藐视之意。

  事实上,木槿研处罚的那个婢女不过是个替死鬼罢了。

  昨晚,雨儿先是在给木槿研的茶水中下了迷药,然后在天要亮时,再偷偷往香炉里加了少量的安神香。事情就指向负责香炉的婢女身上。

  再加上王大夫是何氏的人,两人一配合,雨儿就完全脱身了。

  之所以要用安神香做文章,就是因为点安神香是安嬷嬷的意思。安嬷嬷是杜姨娘的人,留在木槿研身边对何氏掌控木槿研很不利。何氏一直都想把安嬷嬷从木槿研身边拔掉。

  不过她却不能把事情做的那么明显,这一次之所以找个丫鬟当替死鬼,就是怕适得其反。

  雨儿在木槿研怀疑安嬷嬷时替安嬷嬷开脱几句,把罪过全部按到当晚点香炉的婢女身上。

  木槿研心里本来就不愿意相信安嬷嬷会害她,听到雨儿这般说了,自然就相信了她的说辞。处置了那个婢女。

  不过现在,木槿研依旧很烦躁,总感觉事事都不顺她的心意。

  “走,陪本小姐去看看我二姐进宫都得了什么赏赐回来了。”木槿研放下筷子,走了出去。

  雨儿一脸不耐烦,不过终究没有说什么,老实跟在木槿研身后。

  木槿研来到柔仙居时,木槿柔刚好回到院子,两人相遇在门口。

  “二姐,你才回来吗?爹爹早就回来了,你没和爹爹一起回来吗?”木槿研问。虽然对木槿柔有怨恨,但是此时隐藏的很好,表现与平时无异。

  “我有点事耽搁了,”木槿柔在宫里不顺,此刻她一点都不想见到木槿研。因为没有炫耀的资本。

  木槿研见木槿柔两手空空,有些惊讶的问:“二姐,此次进宫可得了什么赏赐,怎不见你拿着,莫不是藏着不让妹妹看?”

  木槿柔脸色一僵,有种被人戳到痛楚的感觉。

  “宫里的赏赐哪里是那么容易拿的呀!三妹莫要说笑了。”

  “那真是可惜了,我以为以二姐的才情随便即兴作诗一首都能得赏呢!”

  木槿柔暗暗深呼一口气,她真怕她会忍不住上前撕烂木槿研的嘴。

  “三妹说笑了,不过大姐倒是得了皇上的赏赐,是罕见的夜明珠一对,三妹若是喜欢,可以叫大姐送你一个。”

  木槿柔虽然很不愿意承认在她没有得到任何赏赐的情况下,木槿汐居然的到皇上赏的世间罕见的夜明珠。但是这是事实,而且当时宫里那么多人在,这件事早晚会流传出来。

  她现在说出来,不仅显得她大方,不妒忌,不拘小节,还能让木槿研去给木槿汐找不痛快。

  她木槿柔从不做亏本买卖。

  果然,木槿研听到夜明珠,眼睛都发亮了。

  不过木槿汐有那能力得到皇上赏赐?木槿研有些不相信。

  不过见木槿柔不像是说假话,便也信了几分。

  当下她也不在柔仙居多待了,和木槿柔告了别就匆匆往寒汐居走去。

  木槿柔一脸鄙夷的看着她离开。

  木槿柔回到自己房间后,瞬间变了个人似得。今天事事不顺心,她早就不耐烦了。

  芳儿和芬儿看出木槿柔心情不好,也不敢乱说话,静静站在一旁等木槿柔的吩咐。

  良久,木槿柔斜眼看了一眼芳儿,说道:“下去准备一下,本小姐要沐浴。”

  芳儿领命下去了。

  木槿柔透过窗户看着天边的晚霞,陷入沉思。

  冷王府。

  木槿汐和皇甫寒相对而坐,等着传膳。

  两人一时无言,气氛陷入一阵尴尬之中。

  “咳咳,王爷,那幅画篇幅较大,内容也复杂,我可能一时半会儿画不完,要在府上多打扰几日,王爷没意见吧?”最终,木槿汐出口打破了沉默。

  “无妨,汐儿想住几日就住几日,久住也行。”

  汐儿?

  木槿汐嘴角抽搐,这位爷莫不是犯了什么病症?

  “王爷,我们...没那么熟吧?”

  皇甫寒眉毛上挑,说道:“我们不熟?汐儿住在本王府上,吃着本王的饭,你说我们不熟?”

  木槿汐错愕,这是什么鬼逻辑,怎么感觉这位爷的脑回路有点不太正常。难道是有代沟?

  “奴婢见过王爷,”木槿汐和皇甫寒说话间,一道声音插了进来。

  木槿汐抬头看去,只见一个婢女妆扮的女子,手托膳盘朝皇甫寒行了行礼。然后把膳食一一摆放到餐桌上,动作轻柔缓慢。

  木槿汐注意到她的脸上是精心打扮过的妆容,虽然身穿婢女服,却给人一种妖艳的感觉。

  木槿汐再一次错愕,原来冷王府有女人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