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爷归来之妃你不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章 老爷来了

王爷归来之妃你不可 黎唽 2066 2019.03.02 10:00

  苹儿这下是真慌了,连连磕头,“小姐,奴婢再也不敢了,真的,求你放过奴婢吧。”

  木槿汐没有言语,等苹儿磕的差不多了,额头上已经涔透点点血迹,才开口道:“罢了,念在主仆一场,我也不忍心重罚你,”

  苹儿闻言,停下了磕头的动作,眼里泛着感动的泪光。心里却是另一番光景:木槿汐,等着吧,今天的耻辱以后定要你加倍偿还。

  木槿汐锐利的目光扫了苹儿一眼,她的心思木槿汐怎会看不透,指不定现在正在心里咒骂她呢!不过木槿汐可不在意她的想法,话锋一转,说道:“体罚就免了,就罚你降为二等丫鬟,以后就在屋外伺候吧。”

  木槿汐没有理会苹儿的求饶和怨恨的目光,斯条慢理的吃着饭,才发现饭菜都凉了,木槿汐顿时没了胃口。

  “小姐,老爷来了。”门外有丫鬟禀报,几乎是丫鬟的话音刚落,木仁威就进来了。

  目光落到跪在地上的苹儿和桃儿,脸色立即暗沉了几分,严厉的问道:“怎么回事?”

  苹儿好似找到救命稻草一般,爬到木仁威脚下就是一顿猛磕,“老爷,求求你救救苹儿,救救苹儿。”抬头时已是泪流满面,女子的娇态配上川流不息的泪水,楚楚可怜的模样甚是让人怜惜。

  当然,并不是每个人都同情心泛滥。

  木仁威扫了她一眼,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他一坲袍角,甩开了苹儿,对木槿汐说道:“女儿,这是怎么会事?这些贱婢惹你不开心了?”

  木槿汐心中不禁划过一股暖流,原来他脸色阴沉不是因为她处罚奴婢,而是他以为奴婢惹她不快了。

  木槿汐斯条慢理的起身,走到木仁威身边,说道:“苹儿无视主子,对主子不敬。女儿只是把她降为二等丫鬟,没想到苹儿不满意女儿的决定,反应竟如此之大。”

  “什么?这个贱婢胆敢对你不敬?来人,拉出去杖毙。”木仁威说的干净利落,不留余地。

  苹儿一脸惊恐,没想到老爷会那么决绝,她居然妄想求助老爷,以老爷对小姐的宠爱,知道她冲撞小姐不打死她才怪,她真是后悔啊,二等丫鬟有什么不好,总比丧命来的好啊。

  不容苹儿多想,两名家丁进来架着着她就往外拖,苹儿哪能就此认命,一屁股坐到地上拉开嗓子就是一阵求饶,“老爷饶命啊,小姐,小姐求求苹儿,”这回倒是把木槿汐当成救命稻草了。

  “等一下,”木槿汐制止了家丁,对于木仁威这么蛮横的命令,木槿汐表示很无语。

  木仁威年轻时在军营待过,拥有着军人的豪迈和处理事情的简单粗暴,后来世袭尚书一职后才逐渐收敛,沉稳一点。但是每次处理与木槿汐有关的事情,那股埋藏在骨子里的军人的气势又会被激发出来,他不会想到那么多弯弯绕绕的东西,只想用最直截了当的方式保护自己的女儿。

  木仁威是个女儿奴,木槿汐是知道的,这也是她对穿越这件事唯一庆幸的地方。在这个陌生的世界能有个人真心待自己是莫大的幸运。

  “怎么了女儿,你不用为她求情,这种贱婢就该杖毙了。”显然木仁威是真的怒了,自己捧在手心里的宝被人欺负了,他如何不气。

  木槿汐满头黑线,木仁威是朝廷命官,一点小事就喊打喊杀是在有损声誉,而且留着苹儿还有用处。

  通过对‘木槿汐’记忆的梳理,她知道,要想在这异世好好生活并没有那么简单。有人不想让她好过呀!既然如此,那她便斗上一斗。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

  “可是爹爹,苹儿跟随女儿很多年了,女儿舍不得她,还是绕她一命吧。”说着,木槿汐转向苹儿,继续道:“苹儿,你当真不服本小姐对你的处罚?”

  这时苹儿哪还敢说个不字,连忙下跪,“服,苹儿服,谢谢小姐,谢谢小姐。”

  “行了,还不下去。”木仁威怒喝道。按他的意思是直接杖毙的,不过女儿说绕她一命那就绕她一命吧。

  苹儿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好似身后有猛虎野兽再追她似的。

  “没规矩,”见此,木仁威冷哼一句,随后看到跪在一旁的桃儿,问道:“你又犯了什么错?”

  桃儿被他这一问吓得全身颤抖,哆哆嗦嗦愣是说不出一句话。

  “爹!”木槿汐真担心桃儿被他吓死了,唤他一声,希望他能收敛一点。

  木仁威听见自己女儿叫他,看向木槿汐时,冷冽的脸上已是春风满面。

  “桃儿,你起来吧,把菜撤下去热一遍,爹爹要在这里吃饭。”

  “是,”桃儿得了令,艰难的起身,头也不敢抬的去做事了。

  木仁威眼中闪起了亮光,他刚刚没听错吧,女儿要留他吃饭?

  “爹爹还没吃饭吧,在女儿这用膳如何?”木槿汐见木仁威身穿官府,风尘仆仆的感觉,便想到他定是一回来便到她这里了。根据‘木槿汐’的记忆,木仁威是极其宠爱‘木槿汐’的,经常会亲自过来看她。但以往的‘木槿汐’对木仁威并没有父女间的热情,处处以礼相待。不用想也知道定是何氏从中作梗。奈何‘木槿汐’蠢笨,居然事事听从何氏的。

  面对木槿汐的邀请木仁威简直受宠若惊,木槿汐平时对他是止乎于礼,从未有过这般亲切。“哈哈哈,好好好......,”木仁威连道三声‘好’。别说他还没用过膳,就算用过了,这会儿他也是断然不会拒绝自己的女儿的。

  木仁威慈爱的看着木槿汐,总觉得自己的女儿今天有点不一样了,不过女儿愿意与他亲近,他自然是欢喜的。

  “女儿啊,为父今日回来的晚是因为皇上留众臣商讨冷王回城之事,皇上欲在宫中设宴为冷王接风洗尘,到时女儿与为父一起进宫如何?”

  府里的人都知道‘木槿汐‘任性了点,但却是极少出府和参加各种宴会,一般都是由木槿柔代劳。所以世人都知道尚书府小姐木槿柔,却很少有人知道其实尚书府还有个嫡出大小姐木槿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