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四时源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慈母血花

四时源记 司运子 2102 2019.07.12 09:36

  祺微微蹙眉,昀却轻叹了口气,说不清是失望还是放松:“那位在镜中封了那么多年,得以自由想出去看看也是常情,他应该自有分寸,不必我们多操心了。”

  祺略一沉思便认可地点了点头道:“先生所言极是,那位应该不会做出什么打破平衡之事,而他若真要做我们怕是早晚也拦不住,不如彻底信任便是了。”

  沨好奇道:“听你们‘那位’来‘那位’去的,他到底是谁哎?啊不过要是知道了有什么危险的话就不用跟我说了……”

  “倒也没什么危险,不过是个会掀起大浪的身份罢了。”昀看着祺微笑道:“我猜的可对?”

  祺只默契地、风度翩然地笑着点头不答话,自出来后一直蹙着眉的久闻言思考良久,然后将询问猜测的目光从昀身上掠过,得到了后者一个认可肯定的点头。沨左右看了看,决定还是不开口暴露自己是唯一一个还没猜到他身份的队友了。不过他的心中也大致有了几分思路,只是素来保命为先的他不愿意深究这古老的秘密。

  于是他问昀道:“那昀神明,我们接下来做什么哎?”他当好她的司机就够了。

  昀却是望向祺:“你觉得如今格局,我们该如何行事?”

  祺注意到她的用词‘我们’,她显然已将这间明亮又幽静的小书房里的三个朋友都视作了接下来行动的队友。

  这信任甚至不需要理由,如此轻松又如此果断,不愧是他的先生……

  祺在心中怅然了一瞬便又恢复如常,把视线投向一直沉默的久身上,从他的情况入手开口:“久兄自出来后便一直眉头紧锁,可是下界的信徒那边出了什么状况?”

  “……”虽然知道他聪明但这实在是精明的不像话了吧?!心思单纯的久觉得自己在某些方面受到了些许碾压,但是他还是如实乖巧地讲述了方才充斥他的神识,令他心绪翻涌不已的祈愿:

  “央国的国君……就是当年推翻利国的那个杨鸿七,”久小心地看了眼昀,这中间还有太多他未曾向她解释,不知她是否会介意,“他在向我祈愿,祈求我的原谅与庇佑。”苍老疲惫的声音与那人当年意气风发志得意满的身影重合,久一时心绪复杂。

  祺自然地接道:“自那件事后下界已经过了数十年了吧?如今忽然向久兄乞求原谅,可是因为那花已经开到了央国的地界?”

  “他的确提到了花,不过我还不太了解……祺兄知道那是什么吗?”

  “花?难道是与芳有关?”昀问道。她并不介意祺方才把话题岔开。她了解自己这个聪明的徒弟,这‘花’定然与她的问题有关。

  “有关,却也无关。”祺的笑容有几分神秘。

  ……

  金碧辉煌的大殿上,九叠翡翠镶月光石宝灯仍在徐徐旋转着,散发出盈盈如水波清澈似月华的光——一如天庭屠杀前的那场盛宴。

  宝灯下,涛强压着怒火,尽量让自己和气地道:“芳前辈,我不是通知过先别再大规模的使用灭绝之花吗?”

  “我再说一遍,那不是我的花……乱糟糟地长在面露恐慌的尸体上,只有血红这一样颜色,这可不是我的艺术。”芳也十分不耐,她讨厌有谁剽窃神的创意。

  “那这会是谁所为?”涛十分烦恼。在神族对人族一段压倒性的优势后,现在的情况对神族可谓不太妙。鬼王出世,建鬼城盘踞西北方,而那鬼王与神族颇有渊源,乃是当年被责罚镇压的罪神,二者未来恐有一战。

  神族不怕与鬼王为敌,却不愿与鬼族为敌,后者的力量虽小却多,汇集起来也是能影响整个下界的,这并非神族所愿。然而神族屠戮灭绝人族时,势必会产生大量的鬼,也就是说,会大大增加鬼王的力量,这令神族颇为烦忧。

  派往魔族和鬼族的使者,一个至今音信全无,一个直接被斩祭了新城……若非神族一时被这两族牵制住了,人族与残存的仙根本不会有任何喘息之机的。

  ……

  “可以的话,请先生占卜一下如今央国的情况。”祺不急不缓,徐徐讲道。

  昀闻言,随手拿起桌上的一本书,翻开后以字为画占卜起来:

  “血花成海围国?”

  “正是如此,劳烦先生再占卜下这血花的来龙去脉。”

  昀这次良久都未再开口,细眉蹙成了一个“川”,沨和久不自觉地也屏住了呼吸,等待她的下文。

  “造孽啊……”昀终于缓缓吐出一口气,望向久:“这血花海的起源,是在青终城。”

  久愣住,眼前飘过青终城最后那满街带着血露的纯白荼蘼花与城民们脸上奇异的微笑。

  “在芳的荼蘼花下一位母亲失去了自己的孩子,过于强烈的怨气便是开始的‘核’,后来这核吸引了越来越多相似的怨气,逐渐具有了攻击性,冲开了青终城的封印,甚至能够用与芳相似的手法杀更多的人。”

  久低声道:“原来如此,怪不得它在青终城事发后并未立刻出现……”只是从受害者变为了施害者,“我想阻止她。”久忽然抬头,目光坚定。青终城一事一直让他愧疚万分,他觉得这是自己的失职。

  昀看了这少年一眼,平日总是洒满阳光的开朗笑容这次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几分阴霾——是她颇为熟悉的那种,对事情发生的痛恨,对自己无力阻止的自责。于是她沉吟一会道:“此事也有我的责任,定要阻止她继续祸乱下界。祺,你引到这件事,可是已有什么良法?与我们之后的行动也有关?”

  久一愣,他才反应过来是祺刻意引到这个话题上的。这位好友的心机之深智谋之高实让单纯年轻的久大开眼界又猝不及防。

  “不愧是先生,弟子的确有个想法。”祺微笑道,“而且是个有些许大胆的想法,若有不当还望先生海涵。”

  神族,魔族,鬼族,人族……昀心念一动,有个奇异的念头涌现,但是面上只平静地道:“说来听听,不必客气。”

  祺却忽然退后一步,深深一躬,郑重道:“弟子望先生您能成立一个独立于神庭外的联盟,监督维持世间的平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