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供养了全球强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22章 该死的畜生

我供养了全球强者 夜灯未眠 2066 2019.11.03 22:50

  “汪汪。”

  “汪汪。”

  小黑看到王浪,顿时狂吠起来,激动的热泪盈眶,你个没良心的东西,终于来救本狗了,本狗好苦啊,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也许是因为太兴奋了。

  小黑一时没忍住,一道尿箭激射而出,滋了王财一脸,太突然了,王财没有一丝防备,有一部分进入他嘴里。

  王财懵了。

  他万万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喉咙不自觉滚动起来,也不知道咽下了多少。

  “啊!”

  “畜生!”

  “你找死!”

  王财怒火攻心,羞愤欲绝,尤其是嘴里那浓重的味道,让他崩溃抓狂,他红着眼,嘶吼着,对着小黑就是拳打脚踢。

  “住手!”

  王浪怒吼,杀机爆射,就要冲过去打死王财。

  “你动一下试试?”

  这个时候,张兴阴森森的声音传了过来,他手中的匕首,已经触碰到张云博的脖子,淡淡的血色弥漫而出。

  王浪立即止步。

  他不能拿张海父母的生命冒险。

  “为什么?”

  张海怒声质问,悲愤交加,他的心在泣血。

  这可是他堂哥啊。

  他一直当亲哥哥对待。

  父母待他如亲子啊。

  他怎么能这样?

  为什么?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张海想破脑袋都想不明白,他的堂哥为什么会变得如此丧心病狂,这是畜生行径啊,难道这畜生就没有一丝感恩之心?

  “你不懂!”

  “你根本不懂我的追求!”

  张兴眼中带着狂热之色,语气虔诚到极致:“我是为了这个美好的世界,为了摆渡人的神圣理念,异族是高等生命,是神灵般的存在,而这两个老不死却视异族为恶魔,思想顽固不化,当然该死。”

  张云博和宋柔心如死灰。

  他们的眼泪早已流干。

  张云博大病痊愈,张兴提议要庆祝一下,于是,他带着他们来海上旅游观光,没想到,这竟然是个噩梦。

  痛彻心扉!

  他们养了一个白眼狼啊!

  张兴说到该死时,怒容突现。

  “他们毕竟把我抚养长大,我也于心不忍,我想挽救他们,只要这老不死的把张氏集团奉献出来,为摆渡人的伟大目标添砖加瓦,我可以放过他们的。可张云博这个老不死,不仅不答应,反而还抽我一嘴巴子,骂我大逆不道。”

  张兴一脸癫狂之色。

  “这一巴掌把我打醒了,我意识到这老家伙已经入魔,无法拯救了,只能送他归西了,至于我温柔的婶婶,无论是气质还是样貌,都是顶尖级别,想必异族的神灵会乐意笑纳的。”

  “畜生!”

  “你个畜生!”

  “你不是人!”

  “你个猪狗不如的败类!”

  张海嘶声咆哮,整个人剧烈哆嗦,气愤到窒息,张兴一番话是那么荒谬,是那么冷漠无情,那那么的惊世骇俗,张海的心一片冰冷,恨不得把张兴活活咬死。

  “骂吧。”

  “你骂吧。”

  “你尽情的骂吧。”

  “看在你叫我这么多年哥的份上,我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的,现在骂够了,待会才能尽情的惨叫。”

  张兴的话让人不寒而栗。

  这个该死的畜生!

  不!

  他不是!

  把他比作畜生,简直是对畜生的侮辱,畜生还知道返哺之恩呢,这就是杂碎,天理难容,该千刀万剐。

  王浪心底发寒,有一股惊悚之感。

  张兴明显是被摆渡人洗`脑蛊`惑了,已经丧失人的本性,深深入魔,失去了自我,摆渡人到底有什么魔力,能让一个人变得如此丧心病狂。

  摆渡人真是个祸害。

  当然,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张兴也不是个好东西,统统都该死。

  “哈哈!”

  “说得好!”

  “精彩!”

  夏建仁大笑,为张兴喝彩,张兴是他拉入伙的,加入摆渡人时间不长,想不到觉悟已经这么高深了,值得重用。

  “谢夏少夸奖!”

  张兴喜不自胜。

  “王浪!!”

  张兴陡然看向王浪,一股压不住的怒火冲了上来,一拱拱地顶上脑门子,如火山爆发似地喷发出来。

  他对王浪的恨,堪比长江之水连绵不绝。

  李宏远曾经击杀过一名船长。

  摆渡人欲除之而后快。

  张兴潜伏在李宏远身边,深受李宏远信任,马上就要实施下一步计划了,却被王浪搅黄了,他被李宏远扫地出门,承受了巨大的耻辱。

  他想弄死张云博,顺理成章的接收张氏集团,可是,又他么的被王浪破坏了。

  他恨不得吃王浪的肉,喝王浪的血。

  “王浪,跪下,向夏少忏悔,奉献出你那神奇的水果,夏少大人有大量,一定会宽恕你的。”

  张兴已经想到了无数种酷刑,来折磨王浪。

  王浪没动。

  “跪下!”

  张兴提高声音,手中的匕首渐渐用力,张云博脖子上的血点随之变大。

  王浪怒火滔天!

  他绝不跪!

  可又不能眼睁睁看着张海的父母死在眼前,他一时间有些犯难。

  “快跪!”

  张兴大吼,再次用力,张云博脖子上的血点已经变成血珠滑落。

  王浪浑身哆嗦,依旧没有跪。

  “张海,看到了吧,什么同学,什么朋友,都是扯淡,他根本不在乎你的父母,有本事你让他跪下啊,你瞪着我有什么用。”

  张兴还不忘煽风点火,挑拨离间。

  张海看着王浪,什么话都说不出来,那是他的父母,他没有理由去要求王浪下跪。

  “王浪,别管我们,杀了这些畜生。”

  “孩子,求求你,千万不要丢下小海啊。”

  张云博和宋柔准备赴死。

  “闭嘴!”

  张兴脸色凶狠,一手抓着宋柔的头发,一手抓着匕首,张云博的脖子已血流如注。

  “我跪!”

  王浪大吼。

  “哈哈哈。”

  “废物!”

  “你终究是屈服了。”

  “快跪吧。”

  张兴心花怒放,无比自豪,只要他出马,没有什么事是办不成的。

  “跪吧。”

  夏建仁又恢复了神气,仿佛胜券在握,又大大咧咧的坐了下去。

  “我跪!”

  “我跪!”

  王浪慢慢躬身,慢慢的,好像要用手去撑在地上,在他脚下,有一根铁棍,近了,更近了,就在那一瞬之间,他骤然加速,一把抓住了铁棍。

  “咻!”

  风驰电掣之间,铁棍从王浪手上激射而出,如一道闪电划过长空,瞬间轰击在张兴头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