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古武未来 锈刀截瞬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钟山山神

锈刀截瞬息 无脂 1165 2020.09.16 17:53

  钟山的山门,肉眼是看不见的,不过当周围的气机显赫起来,岑惹怜确信是踏入了钟山。

  对面飘来一艘同样破烂的船,船上三人,装扮各异,腰间却缠着模样相同的软剑。

  岑惹怜根本不会废话,尤其是对这种没见过什么世面的门派子弟,自以为左配刀,右备容臭,烨然若神人,实则不过是玻璃盏中的绿头苍蝇,稍微鲜艳点罢了。

  “师妹要不你去?”岑惹怜把拔出的刀系回裤腰带,觉得这几位看守山门的钟山弟子实在不值得自己出手。

  “嗯。”岳梢寒点点头,从师兄怀里掏出一把小刃。她总嫌兵刃沉重,一直让岑惹怜替她揣着。

  韩小一清醒了几分,他多想看看这脸圆的像苹果一样的姑娘到底有怎样的手段。

  同样是降临在嘉定府的龙凤,岳梢寒就要比岑惹怜乖巧了许多,一切都在子桑栀燃的安排下循序渐进,若非生死相搏,在内力与剑术的精妙配合下,师兄万万不是师妹对手。

  她脚下雪莲一点,短小剑刃划破寒空,散落的梅花花瓣被气机涌成一条线,霎那间,黑虹刺眼,钟山三人还未从惊艳中回神,颧骨到嘴角一阵酥痒,用手抠抠,伤痕才裂开。少女的剑很美,很快,也很温柔。

  “我不服!”一人叫嚷着,这种不肯拜倒在女人石榴裙下的恶臭壮硕男最让岑惹怜生厌。

  “你来,让你一招。”

  恶臭壮硕男哪里受得了这种挑衅,卸下腰上软剑,纵身一跃,使一招恶毒的白蝰刎颈。

  岑惹怜身子只是向后侧了侧,根本没有用刀去招架。

  嘉定府倚着天堑而建,府内就有一条喧嚣的瀑布,岑惹怜立于瀑布之下,昼夜不改重心而滴水不沾。

  世间真正的灵性便是不会思考,乱溅的水花都不沾身,何况是一柄有主人的软剑。

  岑惹怜拔出贱名大猪的锈刀,这把刀的名字最是让人痛苦。让人想笑却又不敢笑的刀以及刀名,或许这些门派弟子还不配知晓。

  “罢了!算作你的缘分!”大猪贯穿胸膛,却精准的绕过心脏,把人钉在甲板上。

  见带头大哥吃了瘪,生死不知,其余两名钟山弟子连忙跑了。

  “上岸!等那些老家伙滚出来。”

  岳梢寒要摘梅花,天愚不许,拉着她的裙子,不让他上树。师妹跟傻子讲不通道理,只能在树下生闷气,用树枝在地上写名字,然后在上面乱碰。

  佝偻的老剑仙背着一柄漆黑的大剑气喘吁吁的跑来,脸色红润的可爱。

  所谓可爱,其实也无关年龄,放下傲慢与刻薄,善良的活着,每个人或许都配得上这个词语。

  “怜公子,好久不见。”老头呵呵直笑,居然认得岑惹怜。

  “是你啊,祝清老头!”岑惹怜也笑,心里却有些不妙。

  “当年子桑大人让我传你内功,你死活不肯学啊。”

  “我若知你是钟山的人,早把你打死。”

  “是啊,凡是有名字的都配不上公子。”

  “怎么?要替那甲板上的恶臭徒弟出头?”

  “总要有个交代不是。”

  “我也不欺负你,比比内力?”岑惹怜古怪的笑着,把天愚招呼了过来。

  祝清老头望了望四周,放低了声音,要有多怂包就有多怂包。

  “怜公子,你不出手是对的,我怕你的资质被那位看上。”

  “这钟山还有这种高人?敢跟我老师抢人?”

  “嘘!”祝清老头手摆的像狗尾巴,“天外有天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