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煌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女人,只会影响我拔刀的速度

煌明 大明第一帅 2470 2022.01.24 00:38

  几个女子衣衫破旧,蓬头垢面,连站都站不稳,像踩着独木桥。

  这等叫花子造型,满脸涂着黑炭,不说长相难看清,年龄更是难猜。

  不过他们既能在乱世灾荒中活下来,应是年轻,腿脚灵活。

  那几个女子被带过来,看周围全是男人,她们极为害怕,畏畏缩缩地挤在一起。

  徐煌保护过她们,且神态温和,她们潜意识中觉得是个好人。

  不对,是好官!

  “军爷,收下我们吧,叫我们做什么都行!”

  几人跪倒叩头哭求。

  其中一个女子更是直接扯开衣衫,露出雪白一片,可怜巴巴地看着徐煌,哀求道:“我做过大户人家的小姐,有料,大人给条活路吧!”

  朱盛鸿伸头看来,确实不小!

  由于是晚上,后面的人基本看不清。

  众人都是叹息,总旗崔武走到徐煌身边,小声说道:“大人,还是收下她们吧,实在不行给咱当老婆,咱的饭食分她一半!”

  崔武今年二十一岁,军户出身,一直给杨大库家当佃户,生活很苦,根本不敢想象能拥有老婆。

  他见这女子内在白嫩嫩的,还曾做过大户人家的小姐,这般饿死不免糟蹋了,因此动了心思。

  朱盛鸿听他这么说,心里有些着急,二十一岁的他,也想捡一个当老婆.......

  只是碍于这女子方才曝光,这才绝了心思,作为宗室子弟,该要的体面还是要的。

  那女子听了崔武的话,眼中神光大亮,紧接着立马暗淡了下去。

  她深知,自己残花败柳,一朝污损难再洁,怎配拥有如此男人?

  徐煌沉吟半响,启口道:“人可以收下,不过要服从安排,不得懒惰!”

  说着,他走到那女子面前,亲手将她的衣衫整理好,遮盖雪峰,面无表情道:“像此等伤风败俗之事,切勿再有,否则逐出队伍!”

  几名女子立时拜倒,感恩戴德。

  徐煌招呼吴大有:“去给她们准备些吃的。”

  吴大有取来几个冷馒头,每人发了一个。

  几女飞快接过馒头,拼命塞入口中,狼吞虎咽的,以至于她们吃得太急,有人噎着了,拼命咳嗽起来。

  “没人跟你们抢!”

  吴大有安慰着,又取来水壶递过去,嘴里不住地说道:“别看我们人多,我们大人最讲规矩,只要你们守规矩,大家就不会欺辱你们,每天还有吃的!”

  一听到吃的,几个女子不住点头,表示自己一定遵守规矩,绝不会给组织添乱。

  收回目光,徐煌命崔武带人守夜,其他人原地休息,明早继续赶路,寻找保定军。

  这座破旧的城隍庙内,只有一个看起来还算干净的地方,吴大有收拾出来后专门留给领导的。

  徐煌坐在石墩上,准备清理鞭伤,两名女子立马端着清水跑来,主动替他去衣清洗伤口。

  片刻时间不见,这两女子已经洗过了脸,还专门清理了乱糟糟的头发,看起来终于像是个女人。

  她们才吃了一个馒头,不顾体虚,己经要求干活,只惟恐大家抛弃她们。

  徐煌倒也不拒绝,这道鞭伤原本就是为了救她们几个落下的。

  自己挨了一鞭,却救下五条性命,值了!

  徐煌与她们聊了几句,得知她们都是附近本地居民。

  当地接连几次大旱后,物价高的离谱,商人富户闭市,粮食更是买不到。

  大家开始吃树皮,吃草,发展到最后,甚至开始人吃人,乡邻相互而食。

  有些强壮的男人,专挑妇孺小孩下手,周围无人敢救。

  “近日,不知从哪里来了官军,来到我们龙口,他们抢粮抢钱也就罢了,还不由分说的砍人脑袋......”

  那位大户人家的小姐边说边哭,她的父母就是被官军砍杀了。

  徐煌长叹一声,示意二人退去。

  二女原本打算今晚献身于此,见这位“大圣人”拒绝,反而有些不知所措。

  那位“大小姐”心中失落,开始对自己的容颜产生质疑。

  二女走后,副千户杨大库走进来,兀自找了个门板坐了。

  “老弟啊,队伍中这么多女子,不乏有几个年轻漂亮的,你为何......”

  说着,杨大库给了徐煌一个男人都懂的眼神。

  徐煌今年十六岁,身高也有一米七八左右,不仅身强力壮,精力也旺盛,正是男人需要宣泄的年龄,恰好手下有一批可以玩弄之人,为何能抵挡住如此诱惑力?

  作为男人,杨大库什么不解,连朱盛鸿他们也不明白,换做他们,早就翻滚了!

  徐煌懒得和他聊这些,只是抚摸着手中长刀,盯着上面“扬州卫”三字,淡淡道:“女人,只会影响我拔刀的速度!”

  杨大库讶然。

  他不知道,当初徐煌快刀杀把总,那拔刀速度快到不可思议!正是因为心中无女人,拔刀自然神!

  并非徐煌身体不行,正常男人谁不想女人?

  他是为了大局着想,若是一时兴起睡了,下面的人怎么办?也学着?

  那这队伍还怎么带?

  现在的官兵就是这样,从上烂到下,一烂烂一窝!

  得人心者得天下,何为人心?

  对徐煌而言,人心就是粮食,就是源源不断的后备兵员!焉能因小失大?

  城隍庙外,星光灿烂,总旗官崔武带着十个青壮守夜。

  他心中想着女人,四处晃动,不时往庙内探头,似乎期待偶遇。

  不远处,另一位总旗朱盛鸿躺在那,眼睛睁得老大,脑海中也渐渐浮现出不该出现的事物......

  “啥时候能娶个媳妇呢?”他嘀咕一声,翻过身去,久久不能入眠。

  过了许久,朱盛鸿终于睡着了。

  他做了个梦,梦到自己当皇叔了,还娶了个媳妇,还是个官宦人家的漂亮姑娘!老漂亮了!

  正当洞房花烛之时,朱盛鸿铆足了劲铺上喜床,准备大展雄风,却被人拽走......

  “老子宰了你!”

  猛然惊醒,朱盛鸿发现崔武正疑惑地看着自己。

  “咋地?做梦还跟人吵架?又是撸袖子,又是笑眯眯的,还骂人,跟谁闹的这么激烈?”崔武问道。

  朱盛鸿立时不爽:“关你屁事!”

  “老子又不是你爹,谁想管你!”

  崔武骂骂咧咧道:“是小叶子回来了,说是附近有闯军出没,别睡得太死!”

  朱盛鸿嗯了一声,背过身去,想要续上美梦,却如何也接不上......

  当晚,叶渊文禀报徐煌,那姓周的参将已经回营了,他在外面守了一个时辰,姓周的没有领军出来的迹象。

  同时,叶渊文也侦查到了杨文岳、虎大威大营的位置,就在陕西军的不远处。

  不过,在回来的途中,他遇到了几波闯军小股部队,他们似乎是在寻找渡河工具......

  徐煌听后,这才安心休息。

  ......

  约摸到了二更天,夜色昏暗,星星也隐去了。

  距离徐煌数十里的一处丘陵上,张献忠率领老营人马出现于此,向远处眺望。

  遥望见很远处有一些灯笼火把蜿蜒在一道岭头上,他冲着众人喝道:“李自成的人马就在前面,大伙都加把劲!”

  大家登时忘掉疲倦,催马前进。

  在黑沉沉的远处,有一条灯笼火把组成的长龙队伍,或在山上,或偶被山和树林遮断,或忽被流云淹没。

  张献忠心情振奋,率残部望着灯火长龙追赶……

  在此之前,绰号“曹操”的罗汝才与张献忠不合,投奔了闯王李自成。

  崇祯十四年,张献忠在信阳战败后,也往投李自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