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诸天最强掌门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你好,我学过心理学

诸天最强掌门 虚空吟唱者 2116 2019.06.02 19:58

  可不感谢吗?如果没有方汉洲把自己就回来,就这个时代的情况来看,叶文恐怕真的是后果难料啊。

  倒不是说这个时代的人不行,而是这个时代是一个非常尴尬而屈辱的时代,而且那位什么话都说过的大作家鲁迅先生不是再用各种方式嘲讽这个时代的人情冷漠,叶文还真挺怕自己没人捞一把就变成林祥嫂的娃一样悲催了。

  跟着方汉洲走进房间,那几个学生很识趣的没有跟着进来,甚至叶文还发现了那个被肖途一刀捅死的所谓的方敏未婚夫的汉奸也没有来。大概是觉得叶文只是一个小角色吧,所以就连关注的想法都没有。

  这一点让叶文觉得又好气又好笑,说真的就你这个态度还去当情报人员,真是丢人呐。回过神来,叶文也觉得有些理所当然,这货八层只是一个心态有着眼中问题的学生,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机构出来的,好像也就变得理所当然了。

  “小友你好,我是方汉洲,济仁大学的老师。刚才你说出了我的名字,看来你是认识我的啊?”

  方汉洲给叶文倒了一杯茶,同时也给自己乘上了一杯。清茶的芳香很快就传递到了叶文的鼻子里面,这也让叶文精神一震。

  “额,算是久仰方老师大名吧。”叶文干笑了一声,他感觉好像自己多了一句嘴啊。

  正常来说叶文应该是不认识方汉洲的,但是刚才叶文毫不犹豫的喊出了这个老家伙的名字。如果是个正常人,大概会觉得这是自己的女儿告诉他的,但问题是这个老家伙不是什么正常人啊!

  “哦?没想到我还挺有名气的吗?”方汉洲笑了笑,拿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但是他的笑容背后是什么叶文颗真不愿意去猜测。

  “嗯....名满天下,名满天下。”叶文没办法了,只能硬着头皮来了。

  “是吗?这还真让鄙人惶恐呐。对了,小友知道在下,但是在下却并不了解小友....”

  “额,叫我叶文好了,我才从国外完成学业回来没想到了就变成这样了,说来惭愧....”

  确实挺惭愧的,作为一个穿越党,还特么是一个连新手礼包都没有穿越党,叶文真觉得自己前途无亮啊!还有,方汉洲这个家伙说好的对年轻人都不错的呢?

  怎么放在自己眼前就是一副老狐狸的样子啊?我特么就随口说了一句你的名字,你就逮着不放了啊?这一刻叶文还真希望肖途直接把某些事情告诉方敏,然后让着老东西的想法功亏一篑,大不了边区警告吗!

  “国外完成回来?恕我冒昧,能否告知鄙人小友是在哪个大学深造吗?”方汉洲还是一副慈善的面容,如果不知道这家伙是什么人恐怕只会觉得他是一个和蔼的大学老师吧。

  “额...伦....伦敦大学。”好半天,叶文总算憋出了这个学校的名字。

  其实叶文根本没去过这个大学,作为一个大学全靠混的家伙,他还真没出过深造过,不过这并不妨碍这家伙知道这所学校啊。

  不说那个整天微博开展的国民老公王校长就是这个学校的,叶文平时也比较喜欢看一些英剧。比如什么唐顿庄园还有什么神探夏洛特,都是叶文特别喜欢的影视剧,最关键的是这家伙本来就是外语专业的,所以也不怕露馅。

  嗯...就算要叶文彪两句英语他也完全没有任何的问题,甚至他还能用最标准的口音呢!那么多年的剧,可真不是白追的。

  “伦敦大学吗?”范汉周点了点头,然后沉默了片刻在直视着叶文问道:“不知道小友在这个时候回来,有什么目的吗?”

  “目的?回家也算目的的话,那么我只能说您把这个世界看得太黑暗了吧。”叶文听到方汉洲这句话,无奈的耸了耸肩。

  “但是这次此刻就是最黑暗的时刻,小友难道不知道吗?”

  “我当然知道啊,但是我相信一切都会过去的。黎明前是最黑暗的时刻,但是当曙光照耀大地的时候,一切都会变的光明起来吗。”

  叶文真的很无奈,这个方汉洲是干什么。好好的聊天,简单介绍一下然后你好我好大家好不就完了,怎么老揪着自己不放呢?忽然,叶文恶向胆边生,这个老家伙一直恶心自己,自己要不要恶心一下他呢?

  而且叶文也有一些想法,方汉洲这个家伙不管在怎么恶心自己,但是好歹也算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吧。如果自己能救他一命的话,虽然对剧情来说不是那么的友好,不过也算是好自己内心好受一些吧。

  说不定还能来一个提前大结局呢!最好还是那种比较玩美的结局!

  想到这里,叶文心理有了思量。轻轻拿起茶杯学着方汉洲抿了一口后,他才淡淡的开口说道:“说起来,方老师似乎有些太过于关系学生了吧。您这样,可不像是一个大学老师呢。”

  “作为一个长者,一个老师,关心学生关心小友难道不应该吗?”方汉洲还是一脸和善的样子。

  “是吗?刚才那个人,肖途?应该是方老师的学生吧?”

  “是的,他可真不是个东西!他居然....”

  “我都听见了。”叶文直接打断了方汉洲的话,不管是在现场还是在屏幕前,他都看过好几次了,怎么可能不知道方汉洲怎么把肖途赶出去的呢?

  “既然如此,那么小友还有什么问题呢?”

  “没问题,我其实想说的是,方老师与其在这里和我这个落魄的倒霉蛋虚以为蛇,还不如去‘该去的地方’见一见您那位一脸委屈的学生呢。比如,图书馆之类的地方?”

  “你!!!”

  方汉洲顿时站了起来,他先是朝着门口走去左右看了看,在确定没有人之后立刻把大门给关了起来,与此同时还跑到窗台边仔细看了几眼后又把窗户给关了起来,他现在可真是有些慌了。

  “你知道什么?”

  “我什么都不知道,不过很可惜我以前学习过心理学,而且还做过一些社会学的分析,所以我能看出很多普通人看不出的东西。”

  “比如说?”

  “比如说您现在很惊慌,似乎是因为我看出了您的秘密。而您的秘密吗,大概是你可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一个大学老师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