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诸天最强掌门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利益和诱惑

诸天最强掌门 虚空吟唱者 2166 2019.06.05 17:04

  当心理医生这种活,说起来还是蛮有挑战的。

  叶文这家伙冒充一下到还没什么问题,真要说起专业知识这家伙绝对第一个就怂了。

  不过陪陪妹子散散心什么的,他还是做得到的。

  虽然叶文对这个时代真的内心没什么太好的感觉,这完全就是一段屈辱史。

  但是他知道如果没有这一代人的拼命努力与奋斗,说不定以后还真没他什么事了。

  摇了摇头,叶文还是不去想那么多了,跟着稍微恢复了一些方敏慢慢的在这旧上海的大街上走着。

  不得不说,虽然这个时代还是非常落后的,但是上海却也凸显出了它未来作为一个国际大都市的影子,无论是酒吧还是歌舞厅应有尽有,而且大街上人流也非常的多,这倒是让叶文感觉到了一些不错的东西。

  “没想到这里还不错呢。”叶文轻轻的感慨了一句。

  “上海确实还不错,你之前都没看过吗?”方敏听到了叶文感慨,柔声问道。

  “没有,因为我之前一直....额,你知道的,所以没什么兴趣。”

  “现在呢?是不是感觉与自己想象中的有很大差别。”

  “是啊,确实差别很大。”

  叶文点了点头,看着方敏微微笑了笑。

  能说话就好,总比闷的像个葫芦罐子一样好多了。

  叶文也不期待她会恢复到以前的状态,说话叶文也不要知道她之前的状态是什么。

  “叶文,你说,一个人为什么会变化的那么大呢?”就在叶文暗自高兴的时候,方敏一句话直接让叶文的高兴哑然而止。

  好吧,看来只是稍微开朗了一些但是却没有完全走出来啊。

  摸了摸下巴,叶文稍微思考了一下最后还是缓缓开了句口。

  “其实吧,一个人之所有发生改变,甚至是大家眼中的背叛,原因很简单。无非是就是诱惑和利益吧。有一句我挺喜欢的:男人之所以正派是因为受到的引诱不够,女人之所以忠诚是因为背叛的筹码太低。”

  “虽然说这句话比较偏激,但是你把筹码看着是利益,那么一切都就比较符合实际了。而且马克思也说过: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就会有人为此铤而走险;假如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就有人敢践踏道德和法律,甚至走上断头台。”

  “你只能说,肖途可能面对了他根本推都推不开的诱惑,所以他才变了个人,变成了一个你们都陌生的人吧。”

  叶文叹了口气,还好自己以前看的书比较多这些玩意拿出来用根本不怕出问题,唯一的问题就是他也不记得马克思到底是什么时候说的而已。

  当然,其实叶文知道除了利益和诱惑之外,还有一个可以鉴定的改变人心的东西,那就是信念。

  信念这东西虚无缥缈,但是却绝对是一种难以言喻的玩意。

  鉴定的信念可以当做是一种精神的传承,想想看,好想无论是方汉洲还是走上了赤色芳华道路的肖途,都是信念坚定的人。

  只有这样的人才能走到最后,也只有无数这样的人才能让一个摇摇欲坠的国家繁荣富强。

  叶文也真不想说出这样的话,不过为了保护这个家伙叶文也只能违心了。

  “谢谢你叶文,虽然很残酷但是....谢谢你。”

  “不用,很抱歉让你知道那么多对你来说太早了的东西。算了,我们不说这些东西了,好好逛一逛吧。”

  “嗯。”

  暂停了这些让人伤感的话题后,叶文主动开始拉着方敏到走出。

  他这样的做法可真把方敏给吓了一跳,这个时代虽然没有之前清政府那么严厉,但是这个时代的人或多或少还是受到了一些遗留下来的影响。

  不过方敏注意到叶文好像根本没有想那么多,而且结合这个家伙的人设,她也只能默默的忍了下来没有说什么。

  叶文还真不清楚这个时代如何,他只知道在让方敏那样去想,指不定就会变得和原著一样来个心理变态呢。

  所以叶文干脆拉着她到处去逛一逛,到处去看看这个旧上海的一切。

  他们玩的还是比较开心,叶文哄女孩子也不算太差,至少方敏这个小丫头根本就经不住叶文的这一番热情,到最后她也什么都不去想了,好好的享受着这样开心的时光。

  一直玩的晚上,他们才回到住处。

  这可以说是他们第一次没有回来吃晚饭,方敏不说了,作为一个乖乖女而且自己的父亲就是大学的老师,她基本都是在家用餐的。

  而叶文这家伙也是基本不出门,每一天都可以在饭桌上看着方汉洲的老脸,不过这一次他们集体翘餐了,这可把方汉洲给急坏了。

  当他们回来的时候,这老家伙自然也没有给叶文任何好脸色看,甚至方敏也一样。

  不过方汉洲还是给了他们一些面子,并没有当面发作,而是把叶文赶走了把方敏一个人留了下来。

  “爸,抱歉,我.....”方敏看着方汉洲脸色不是很好,很直接的开口道歉道。

  “你们都去哪里了?”方汉洲看着女儿的样子,无奈的叹了口气。

  “我们....我们去见了肖途,然后他带着我在街上好好玩了一圈....”

  “我不是告诉过你他对你想法不单纯,你忘记了吗?”

  “我...我没有,但是今天和他接触下来,我发现....我发现他好像并没有那么不堪...”

  方敏低着头,方汉洲确实把叶文某些豪言壮语,比如‘让你女儿以身相许’之类的话告诉了方敏,这也是为什么方敏看叶文神色有些莫名的原因。

  如果叶文知道这个老家伙这样坑了自己一手,说不定会直接指着鼻子骂人了呢,嗯,前提他有着胆子。

  不过叶文今天的表现确实很不错,大概是这货满脑子都是坏女人和纯子没有酱的原因,所以并没有胡来。

  也正是他这样的做法,让方敏感觉叶文可能只是和他的父亲开玩笑吧。

  只是这样的玩笑有些过分而已。

  方汉洲看着女儿这个样子,也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

  叶文不行吗?行!当然行!

  无论是学识还是相貌都是一等一的,除了品行这方面让他很不满,其他都是完美的!

  只是这小子明目张胆的对着他说这样的话,而且还一口一个老腐儒,这让方汉洲怎么受得了?

  叹了口气,方汉洲也不在想那么多了,儿孙自有儿孙福,他想再多也没有。

  “说说看,今天你们见肖途的前前后后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