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诸天最强掌门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变节的四大要素

诸天最强掌门 虚空吟唱者 2059 2019.06.03 14:23

  要揪出一个人并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尤其这个家伙还是方汉洲的学生,嗯,未来还是方敏的未婚夫。

  叶文觉得自己要做的事情还挺多的,首先就是这么找出这货是汉奸的证据。这玩意确实挺麻烦的,叶文想来想去也没想到什么办法。

  不过叶文也不担心,毕竟有肖途这货打进敌人内部,叶文知道这一切都会变得方便不少。

  而且叶文知道,赵忠义这家伙其实是胡一彪的暗线,想要搞定他那么自然少不了肖途这个家伙。

  说起肖途,这家伙现在小日子过得挺舒服的。

  大概几个月前这个家伙被方汉洲‘赶’了出去,然后面对方敏的询问他居然神奇的屁都没说,成功的避开了边区警告。

  接着这家伙成功的进入到了亚辉通讯社当起了一个小记者,现在似乎这家伙还得到了武藤志雄的赏识,混的那叫一个风生水起呢。

  叶文也不得不感慨,看来这个家伙确实还是不错的,至少现在他确实混的相当的好啊。

  不过叶文也知道,现在武藤志雄根本就没有相信肖途,真正要给予信任的时候大概是方汉洲这老家伙被抓住了或者死了才行。

  “还真是够麻烦的啊!”

  叶文坐在大学的图书馆内无奈的叹息了一声,确实很麻烦。

  这个时候叶文也觉得自己是不是混的有些太惨了,来这里几个月了居然除了几个配角相互认识了一下外,主角他是根本没有任何的交流空间啊。

  说实话叶文还真挺担心,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就是武藤志雄带着军队冲到方汉洲的家里,然后这老家伙挂了。

  几个月的时间,叶文也慢慢适应了这个时代的生活方式,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在济仁大学里面翻译一些英文的书刊。

  这对他来说根本没有任何的难度,而且让叶文稍微比较高兴的就是自己那个见了鬼的系统总算被自己给烦的不行了,然后给了自己一些好处。

  其实这些好处就连所谓的新手大礼包都算不上,叶文觉得这玩意和施舍差不多,就是增强了他的身体素质,让他脑子转的更快,身体变得更加强壮和敏锐,然后....就没然后了!

  叶文对此虽然表示很不爽,可是这货怂,他可不想惹怒了这个能让他活下去的系统爸爸呢。

  并且叶文自己也知道,在这个世界自己这些变化完全够用了啊。

  “叶文,那么早你就来这里了吗?”

  就在叶文满腹牢骚的坐在图书馆的角落里面完成工作的时候,一个有些忧郁声音忽然出现在他的耳畔。

  抬起来头,这个声音的主人和她的声音一样,这个人就是方敏。

  看得出现在方敏情绪还是比较低落的,大概是因为肖途离开到现在的一系列表现,已经完全超出了她以前所认识的那个人,那个她钟爱的人。

  “啊,你爹给的任务,我也不可能在你家白吃白喝不是吗?”叶文微微点了点头,然后拿着一本接着拿着钢笔开始继续翻译。

  这个时代钢笔还是比较贵的,但是方汉洲却给叶文弄了一支来。

  主要原因还是叶文这个家伙的毛笔字写得那叫一个张牙舞爪,那个字体叶文自己看了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写了些什么,更不要说别人了。

  方敏看了一眼叶文,然后坐到了叶文的对面桌双手撑着头。

  默默的看着叶文写的翻译,好半天她才缓缓的开口:“叶文,我听我父亲说你曾经学过心理学,那么你能告诉我,一个人要变到底有多快?”

  “哈?”

  叶文给方敏的问题搞的有些莫名其妙,他倒不是莫名其妙方敏问的问题,而是方汉洲这个老家伙面对自己的时候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不要把那天自己的分析说出去,怎么转眼就把自己给卖了?

  不过叶文也懒得去想那么多,这些问题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太困难的事情。

  根本不需要思考叶文就直接开始放毒鸡汤了:“你的意思是变节吧?一个人要变节,其实需要的东西并不多。”

  “哦?需要什么?”

  “很简单啊,一就是钱,二就是权,三是家庭,四就是个人原因了。”

  “能详细说一下嘛?”

  方敏来兴趣了,她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怎么可能不感兴趣呢?

  尤其是变节的这个人,还是占据了她整个内心的人呢!

  “可以,反正我也没事做。”

  叶文很干脆的打算毒鸡汤放到底了,反正方敏这个刀片使者不知道在多少故事线里面直接把肖途给割喉了。

  叶文也不担心放点毒鸡汤会怎么样,纯粹就是去恶心一下某个正在偷听的老家伙!

  叶文虽然没有什么强大的实力,但是身体素质的加强真的给他带来了不少的便利,他早就注意到了某个老家伙在偷听了呢。

  而且不止是一个人,还有一个跟着方敏一起来的家伙也不老实,这家伙就是赵忠义。

  这情况让叶文觉得挺好笑的,这不是说明自己可以一边放毒鸡汤一边坑坑人了?

  拿起一张纸,叶文很直接的上面画了一个十字,把变节的四大要素依次写在了四个角落后他才缓缓说道:“一个人要变节,其实很简单,无非就是这四个原因。”

  “我们可以依次来排除这些要素,首先家庭。我大概知道你说的人是谁,他的情况我从你爹那里有过了解,他既然敢这样做那么说明他不会考虑家庭这个原因,所以可以划掉。”

  说着,叶文很直接的在家庭这个地方画了一个斜杠,然后接着说道:“其次,他现在得到武藤志雄的赏识,听说你还在街上看见他和一个日本女人走在一起,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考虑他是为了权利呢?有权自然有钱,那么金钱可以划掉,这样就只剩下两个了。”

  说着,叶文再一次把‘金钱’这个选项给勾掉了,而此时方敏则脸色变得有些苍白。

  不过她倒是一句话没有说红着眼睛继续等着叶文的分析。

  “剩下的就只有两个选项,一个是权利,一个是个人原因。说实话,你确定还要听下去吗?”

  “我确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