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我有一座神秘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7 可控的进化

我有一座神秘岛 午夜风暴薄荷 2797 2019.06.27 22:02

  “原来如此,没想到兵族也是如此发展而来的,不断的优化和升级自身的基因,类似于电脑配件的更新升级!如果我人族也有此能力,肯定比兵族更强更好!”老k感到无比的振奋,打算让博士接下来的时间把主要精力都放到这上面去,而自己则去这庞大无比的未知大陆猎取各种基因组件。

  张小白其实内心有一种冲动,想告诉老k自己的确也具备这种能力的,可以让人类也具备这种不断改进和完善自身能力。老k真是一个令人敬佩的人,在得到这种能力之后,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如何增强自己,而是整个人族。

  “道金斯提出一个惊世骇俗的观点:进化的单元可能既不是物种,也不是群体,甚至也不是个体,而是基因。在他的基因中心论中,大千世界真正的统治者是构成我们身体的基因,生命的个体反而成了基因主宰着的生存机器。“人类(包括所有生物)除了是暂时幸存于世的机器之外,什么也不是,像汽车那样,是为他人的利益而前进。”道金斯这样认为。所有生物的个体和群体就像是天空中聚合的云彩,转瞬即逝,而基因是永恒的,它把每一个生命当作生存的机器,驱使着生命为自己服务。当一个生命消失,它又转到另一个身上,所有生命的繁衍和演化,都是基因谋求自身生存的结果。基因为达到生存的目的会不择手段。动物照料它的后代,从生物个体的角度来看,这也许是一种利他行为。但是正是因为基因控制着这种行为,它才能通过动物照料后代的这种利他行为完成自身的复制,使其自身得以生存。所有在生物个体角度看来明显是利他行为的例子,均是基因自私的结果。基因是如何面对生存竞争的呢?道金斯列举了大量的动物行为,生动地描述了基因如何通过博弈,不断建立更为完善的生存策略。博弈的前提是所有的竞争者都只为自己的利益考虑。所谓自私,不过就是争取自身的生存。为了自身的生存的策略是多种多样的,并不只是把对手吃掉一种。比如,“如果你比对手小,就逃走;如果你比对手大,就进攻”。恃强凌弱,逢善者欺,逢恶者怕。这就是我们人类非常熟悉的一种生存策略,谁胆敢打破这一切,必定头破血流。

  这样一个冷酷无情的进化故事真令人类绝望和窒息,如果我们命中注定是基因的奴隶,我们的道德观念还有必要吗?我在读了道金斯的书后三天没有睡好觉,他被书中那些冷酷、凄凉的预言搅得心烦意乱。还有很多人读了道金斯的书后,饱含眼泪,突然间看透了生活的空虚和渺茫。但悟透基因自私性真谛的道金斯本人却没有绝望,也许他早已认识到正是生命的虚无才衬托出生活的可贵:经过几百亿年的沉睡之后,生命让我们睁开眼睛看到这样一个欣欣向荣的星体,闪烁着绚丽的色彩,充满着勃勃的生机,并在阳光下度过我们短暂的一生,难道不是一种令人陶醉的享受吗?如果重来一次,人类还会出现吗?进化有方向吗?它有一个由简单到复杂、由低级到高级的不可动摇的发展方向吗?从进化的时间顺序上,我们确实看到这样的情况,真核生物要比原核生物复杂,多细胞生物要比单细胞生物复杂,脊椎动物要比无脊椎动物复杂。但是我们不要忘了这些生物同时也在不同的途径上进化,这些途径,当然可能是由简单到复杂,但也可能就是由简单到简单,在复杂性上保持不变,甚至可能是由复杂到简单!比如对于寄生生物,它们的细胞、组织、器官逐步退化,形态结构就是越来越简单,病毒甚至于退化到只剩下最少量的遗传物质和一个外壳。也就是说,在进化上,复杂的必然由简单的演变而来,但简单的并不一定会变成复杂,复杂的反而可能变得简单。而所谓低级、高级的比较也是没有意义的,因为进化大树有无数的分枝,很难说哪个枝头更高一些。生物学上有低等生物与高等生物的划分,但这并不表明高等生物真的高出一筹,细菌是非常简单的低等生物,但它们的种类之多、数目之巨、对环境适应之强却是大部分高等生物所望尘莫及的;病毒甚至简单得连生命的资格都算不上,但号称最高级的生物——人类却常常在它面前败下阵来。所以进化没有什么高低之分。我们更进一步设想,如果生命进化的历史可以推倒重来一遍,还能够与原来的一模一样吗?我们人类还能够再次来到地球上吗?绝对不能。我们所了解的进化概况,所看到的生命世界,绝对不是惟一可能的世界。进化是必然的,只要有生命存在,就会和环境发生相互作用、不断繁衍、相互竞争、进而发生变化。但是变化的方向,即进化的取向,并不是必然的,生物分子的偶然变异、环境的轻微变化,进化就会突然而至,一切更像是一场机缘巧合。三叶虫来了,又走了;恐龙来了,又走了……每个物种都曾尝试,每个物种都努力向上,每个物种都曾攀登上自身进化的高峰。但是,所有这些努力都被会被命运之刀随意切断,你自身迈出的脚步,就可能诱发某个灾变,将你永远带走;你、我、他,谁都无法预言,究竟是哪个微小的变动,会诱发微小的、或是灾难性的变化。我们都尽力而为,最终不过是迈向自己的灭绝,为新的生命形式、新的生存方式,让出道路。所有生存过的物种中,百分之九十九以上已灭绝了。这个悲惨的事实说明了一点:进化是一个试错的过程,试验,失败,再试验,再失败。它不是由低级到高级,也不是由简单到复杂。进化没有方向,也没有终点。一切都在偶然中产生,一切都在偶然中结束,即便人类的产生也是无数偶然事件的结果。如果在寒武纪的物种大爆发中,最初的弱小的脊椎动物没能幸存下来,则今天或许根本不会有脊椎动物;如果一种不起眼的鱼类不是偶然在鱼鳍中长出了骨头,则脊椎动物或许根本不可能登上陆地;如果不是一个偶然事件导致恐龙的灭绝,则小小的哺乳动物可能根本没有机会主宰地球;而如果在大约四百万年前非洲大草原的气候不变干燥,迫使南方古猿的祖先放弃丛林生活下地直立行走,则所谓的人类也许不过是另一类猩猩。当我们回顾这一连串的偶然事件时,我们相信,我们完全可以是另一种生物,和我们现在的模样根本不同,而且,以后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整个生命世界亦将是面目全非。”博士侃侃而谈,不知道又是背诵的何人的观点,或者引用的某个大人物的论证吧。

  “相对于地球的基因进化那是随机的,兵族的基因进化真是完美的计划,人为干预的进化,完美的设想,完美的种族,无怪乎如此强大,兵族的外骨骼装甲实在是太令人惊艳了!等我研究出他们是怎么办到的以后,我也一定要给自己搞上!”博士对于兵族的强大依旧念念不忘。

  “免费送你第一个基因组件,也是我现在所拥有的唯一基因组件,我的骑士!”小黑一伸手,甩手飞出一小段蚂蚁的触手,老k欣喜的接过。

  “多谢黑桃母皇!”老k抱拳谢礼。

  小黑点点头,算是接受了道谢。

  “这种感觉真的是太强大了,我感觉身体内的能量在澎湃,这是什么,蚂蚁的外骨骼装甲吗?”老k在狂喜的咆哮,看起来就像疯子一般,在狂舞中在他身体表面生出了黝黑蹭亮的外骨骼甲,看着就像一副骑士铠,看起来帅气无比,和兵族天生生长的外骨骼甲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

  “这是要被黑化成兵族了吗?”

  “赶快后退!”

  “危险!”

  “k哥被感染了!”

  看到的人群纷乱逃散,满脸恐惧,对兵族黑化病毒的感染,所有人的灵魂深处都有了恐怖阴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