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青春校园 帅之校草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帅之校草 阿里小帅 3936 2005.10.07 21:35

    两人坐着都没有再说话,任凭外面雨一直下,气氛温馨而融洽。‘此时无声胜有声’,大概就是指的这种情境了。

  “....阿嚏....”谢芯的一个意外的美丽的小喷嚏将寂静打破,她的玉面顿时变得绯红。

  “你怎么样,没事吧?我看你是在这待得太久,有点受凉了。”他关切地说。

  “哼,我是那种弱不经风的大小姐吗?”谢芯嗔道。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我的意思就是....”在这位刁钻古怪的校花面前,他总是有理都说不清,两个字—没辙!~

  就在他吞吞吐吐,急于辩解之时,谢芯忽然站起,撑起小伞就轻身纵入了雨中。蹦出两步,又突然回头向着正发愣的萧草嫣然一笑,说道:“本来都被你气饱了,现在心情转好了些,肚子就开始嚷着叫“姑姑(咕咕)”,所以本姑娘现在要赶着回去喂它了,呵呵。拜拜!”说完,立即返过头去,轻快地走着离开,很快消失在雨中。留下一场下得欢快的雨,一个看得入神的人。

  人有悲欢和离合,月有阴晴与圆缺。东边见日出,西边在下雨。

  在萧草和谢芯的误会冰释之时,那头却有两个人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而吵了起来。

  “....你自己说,你有好好珍惜过我吗?除开过节,你就从没送过什么东西给我。每当在寝室里,大家一块聊起自己男朋友的时候,我有时就会哑口无言,她们每次和男朋友去逛街,想要什么男朋友都会给她买,而你呢?”她大声地向他质问着,仿佛这些话已经在心中积压了许久。

  “老实说,我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俗气女人,也真的一直没有去注重那些琐碎细节,但这本来就是做男朋友的应该具备的意识,从这些小事情上也正好能够看出一个人。还有,咱们每天在一起除开吃饭就是上网,重复又重复,你不觉得很枯燥,不觉得累吗?”大学校园本来就只有那么大,情侣们如何利用这有限的空间资源经营自己特色的一份爱情,还真不是件简单的事情。

  他听得怔住了,心随即一沉:“我们之间的爱情在你眼中就是这样的吗?你真的有了倦怠的感觉?....我承认,有些地方我确实疏忽了,可是难道你就没有错了吗。你知道吗,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自己面对的,总是你的那一个单调的表情。好象你都不愿意把心事告诉我,或是在我面前显露出来;每次看你有点不开心,就会问你有什么事,但你每次都是那样笑笑,说‘没什么’,而后就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要知道就是朋友都可以互诉衷肠,难道我连你的朋友都不如吗?”

  说到后面,他的情绪已经显得有些激动,憋在心里的话一下都脱口而出。

  她陷入了沉默,凝神思索一会儿,忽然深呼上一口气,而后缓缓呼出,淡淡地说道:“看来,我们彼此之间真的还不够了解。我平时外表看上去挺随意开朗的,但内心却有点好强。我不想让人看到我柔弱的一面....”

  “但是我是你的男朋友啊!况且女人在男人面前,有时本来就应该柔弱一点。”听到此,他激动地说。

  “你太大男子主义了,女人就不应该好强吗?”“我不是那个意思.....”“OK,不要再说下去了。我发现我们的性格和认识都存在着很大差异。我们....先分开一段时间吧,彼此都冷静地想一想,好吗?”

  于是,在密密麻麻的雨中,‘两把雨伞’,朝相反的方向离开。一场爱情危机就这样产生了,起因无从考究。

  萧草收起雨伞,拿出钥匙打开寝室门。“萧草,回来了。桌上有你的一封信,好象是从蜀山寄过来的,可能你的家书。”萧草一进门,老大就转过脸来冲他说道。

  萧草谢过,走到书桌前拿起信来,只见上面赫然写着来信地址:“蜀山望月村...”。果然是家里写过来的,他赶紧坐下来,将信拆开。里面的字不漂亮,但却很整洁,一笔一划看得出写信人的心意。

  [草儿:你还好吗?你的信和钱我们都收到了,知道你在外面还好,我和你妈就放心了。至于你去打工赚钱,我们并不反对,只是不要耽误了学习;在外面挣钱不容易,社会复杂你要多小心,做人要走直路。你寄回来的钱,我用了一些买了头牛,家里原来的那头老牛力气不够,干不了重活了。明年春耕,新买的这头牛就派得上大用场了。剩下的钱,我让你妈都给你留着,等着将来你娶媳妇用。

  傅老先生先前来看过我们一次,带了好多东西来。唉,人家的恩情,咱们这辈子是还不清了,你在那可要好好读书,不要辜负了他老人家的一片心呐。

  我和你妈的身体都很好,你不用多挂念,反倒是你在外边要多注意身体。北京可不比咱们蜀山这里,听说北方那边冬天的风都特别大,特别冷,你要多穿点衣服。最近,你妈老犯糊涂,嚷着让我去给你送衣服,她以为还和你上高中的时候一样呢,呵呵。

  前阵子,村长家那个读大专的儿子回来了,还带回来一个城里女孩,模样挺好看的。你妈就想你什么时候也带个女孩子回来看看,我说咱们儿子要学就要学好的,其他乱七八糟的少碰。当然,那是对你妈说的,免得她老惦记着那事。要是你在外面遇到了好女孩,人家又不嫌弃咱们穷的话,你还是不要错过了。不一定要城里的,农村女孩也行,只要人好就可以。但是有一条,绝对不能因此荒废了学业,你是大人了,主次轻重应该分得清楚。

  我和你妈都没读多少书,你妈小学文化,我也才初中毕业,不会说什么话,讲啥道理,总之一切你要自己保重,好好读书。

  萧大山 10月16日]

  粗糙的几页材料纸,隐有蓝墨水印的字迹,其间的字字句句,都透着一个慈父对儿子无比的关心和那份深深的爱。看罢,萧草将信好好收起,心中久久不能平静,昔日的种种,此时此刻全部涌上了心头。

  几分钟后,‘哐’的一声,寝室门又开了,不是推开是被踢开,用的是谭晶晶的生平绝学‘跆拳道佛山无影脚’。只见他耷拉着脑袋,一声不啃地走了进来。走至自己的书桌前,身子便猛然一沉瘫坐在椅子上,而后上身趴在桌上将头深埋在里面。

  老大看得是一愣一愣的,这还是平日里那个生龙活虎的谭晶晶吗?什么事将他打击成这样!!...‘情’,一定是‘情’,只有‘情’才有如此大的威力。人一旦为‘情’所困,管你是英雄、圣贤还是小兵愚民,统统都会被折磨成这副‘要死不落气’的颓废样子。从唐明皇‘爱江山更爱美人’到吴三桂‘冲冠一怒为红颜’,从‘孟姜女哭长城,诉失夫之痛’到梁山伯与祝英台‘魂化蝴蝶,双宿双fei’,还有罗密欧和朱丽叶那凄美的传世经典爱情....古往今来、纵观中外,‘问世间情为何物,只教人生死相许’......

  当天晚上,谭晶晶没有去上晚自习,也没有在寝室睡觉。快到11点,宿舍要关门的时候,他才带着一身酒气回来,脸和脖子通红,开口闭口就是那句“天涯何处无芳草,三步一个青霞,五步一个曼玉...”,外加一两声长叹。

  “一个情圣陨落了,一个诗人就此诞生了!”说完,他啪的一下倒在书桌上,如同一堆烂泥任凭老大等人如何叫唤,也是一动不动。俗话说酒醉的人最沉,真是一点也没错。别看晶晶一副骨瘦如柴的样子,寝室里其余三人硬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他弄上chuang,捂着鼻子再替其脱去鞋袜,盖上被子。

  忙乎完,萧草不禁感慨地说:“前几天他和冰凝还好好的,突然就弄成这样子,唉!”

  老大闻言笑了笑,接过话来似有深意地说道:“是啊,昨天某人不也正和他一样吗。同病相怜,感触颇深呐!”这话当然是说给萧草听的,昨日为了谢芯一事,他的表现也是极为反常的。

  哪知萧草却走过来,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很是关切和诚恳地说道:“老大,你没事吧,还在为阿秀的事情耿耿于怀吗?只要你不放弃,我相信有情人一定会终成眷属的,加油!”

  “我狂晕!”见他一脸真诚的样子,老大实在是哭笑不得。

  --------------

  后面的几天里,寝室里的电话少了大半,云霞每晚打电话给萧草是风雨无阻的,而冰凝却自从那天起,就一直没有再打电话来。晶晶也没有主动打过去,萧草劝说他,他却以男子汉的自尊为由断然拒绝。须不知真正的男子汉大丈夫是‘能屈能伸’的,某些事情有时候也没有绝对的‘对错’之分,女孩子本来就是要哄的嘛。正所谓“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女人有时就是这么无理得可爱。~

  这是他们分开后的第三天下午,《现代文学》课刚刚上完,同学们都离开座位跑到阳台上享受阳光,他却仍然一个人伏在桌上。突然,口袋里的手机铃声响起,正好似‘如无声处闻惊雷’他猛地一下抬起头来,急忙掏出手机接听“喂?”

  “喂,是谭晶晶吗?萧草在吗,帮我叫他听电话。”电话里立即传来一阵急切的声音,不是冰凝的。

  “....哦,他在,你等下....”过了一下,谭晶晶才淡淡地回答说,言语间充满了失望与苦闷。

  晶晶起身走至萧草的座位,将手机扔到他桌上:“萧草,有人找你”,抛下一句话后又静默地走回自己座位上,继续伏案发呆。

  萧草一愣,随即返头看了看他,无奈地摇了摇头,这才拿起桌上的手机,礼貌地向对方问道:“喂,请问你是哪位?”

  “萧草,我是陈盼。”

  “哦,你好,找我有什么事吗?”说实在的,自从上次因为谢芯的事被她骂得无地自容,萧草就有点怕这个女人。

  “废话少说,快来学校医务室吧,谢芯生病了,发高烧呢。烧得很厉害,你快点过来啊。”

  “好,好的,我马上过来。”萧草急忙答应,而后匆匆挂掉电话。

  剩下来两节是‘巫婆周’的《现代文学》,不到上课铃响,这位校长夫人的贵脚是不会提前跨进教室大门的,她宁愿待在休息室喝喝茶,聊聊天。老师没来,萧草只得向学习委员请了个假,也没来得及和她细说,萧草抄起桌上的书本就匆忙离开了教室,向着学校医务室奔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