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青春校园 帅之校草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帅之校草 阿里小帅 2843 2005.08.23 12:02

    只见两个枕头“嗖”的一声,正中他的脑袋。

  “哎哟!你们两个干嘛砸我?”晶晶委屈地说。

  “砸你?我还想打你呢,好不容易等到个星期天,想好好睡上一觉都被你‘鬼叫’吵醒了。”肖正气愤地对他说。

  “这么早,你叫春啊?做个恶梦也这样大惊小怪的,切!”老大也从床上坐起来,表示不满。

  “你们,你们看萧草...!”晶晶急急地指着萧草说。

  这时,萧草也被晶晶的叫声和说话声给轰醒,半睁着惺忪的睡眼说:“大家怎么起这么早啊?”

  “萧草,你怎么会在床上?!”晶晶用惊奇地口气问道。

  “****!他不在床上,难道要在床低下啊?你脑子灌水了是不?”肖正骂道。老大在一旁,也是听得晕忽忽的。

  “不是,我是说他应该在外面才对。你们不记得了,昨天晚上他没回寝室的。”听晶晶这么一说,老大和肖正这才隐约记起,好象昨晚萧草真的没回来。

  “我,我是后来回来的啊。”萧草解释说

  “就算你后来回来的,也就算你能把那个洪大妈叫醒、给你开大门,可你怎么进的寝室?”

  “蠢货,他用钥匙开的呗。”老大受不了他这种白痴的问题了。

  “可我昨天晚上睡觉之前,把门反锁了,除非他撞开,否则绝对进不来。”这下子,老大他们也犯迷糊了,都望着萧草,看他如何解释。

  只见萧草镇定地回答,说:“我确实是用钥匙开的寝室门,可进来的时候没发现门有反锁啊。”

  晶晶见他居然还抵赖,一个翻身跳下床,跑到门口一看,顿时傻眼了:门真的没反锁上。

  “不可能啊!我明明反锁了,怎么会...”他实在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现在无话可说吧?一大早莫名其妙地把我们吵醒,你自己说,该怎么办吧。”肖正俨然一副审讯人犯的架势,厉声说到。

  晶晶又仔细回忆了一下,确定自己的确是锁了门的,他再狐疑地看看萧草,只见他居然也耸耸肩膀,一副“不关我事”的样子。

  “你个呆子还在想,我看要么是你做梦,梦到自己锁了门;要么就是你昨晚梦游,把反锁又给打开了。不管怎么样,你吵醒了我们睡觉,该怎么办,你自己说。”老大也逼问道。

  门,我记得一定是锁了的,难道自己真会梦游,又把锁给打开了?或者是自己上厕所的时候,迷迷糊糊开的?面对“千夫所指”,他也顾不得再去细想了,立马换上一张笑脸,好声好气地说到:“呵呵,各位大哥,可能真是小弟我记错了,打扰到你们的美梦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你们继续睡,继续。”说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窜上chuang、钻进被子里,用被子蒙住了脑袋。

  “谁还睡得着啊,你小子别想躲,要么今天中午请客赔罪;要么,嘿嘿嘿嘿。”肖正一边‘奸笑’,一边把手指折得咔咔直响。

  “肖正,别跟他罗嗦,揍他一顿再说,不‘give he some color to see see’,让他这样搞上了隐,以后咱们就永无宁日了。”老大最近在猛学English,居然在这里还用上了一句,佩服!~

  想想晶晶‘小鸡子’似的身子,能挨得住他们两人的拳头吗?于是乎,在‘威逼’之下,晶晶不得不忍痛割爱,答应中午请他们去‘美味园’搓一顿,‘赔礼道歉’。

  萧草是“受害人”,当然也在被请人之列,可他却借故推辞了,原本谭晶晶就因为他被‘冤枉’了,要他再去吃晶晶的‘赔罪饭’,他心里实在过意不去;可自己总不能告诉他们说:“我是从窗户外边飞进来的,为了不引起怀疑,又故意把门的反锁给打开了”吧?所以啊..没办法,只能让晶晶委屈一下,蒙受这‘不白之冤’了。

  早上起来,进行晚晨跑、吃完早餐,萧草就回了寝室看书。《中国古典文献学》,授课的也是个老教授,让人忍受不了的是,他一口塑料普通话里至少有七成的闽南口音,让大家听得是一愣一愣的。萧草作为班长,代表班上同学去向他反应这个情况,哪知他竟笑呵呵地说:“听惯了就好了,听惯了就好了。”晕倒!

  没办法,萧草只得利用星期天的时间自己再好好复习一遍了。难得一个星期天,其他三个人当然都出去玩了,寝室里安安静静地,也正好让他能清净地看书。

  当他看到,感觉眼睛有点酸胀的时候,才停下来休息一下。此时发现,时间已到了11点45分,不知不觉自己竟看了三四个小时书了。来到阳台上,他向远处眺望着,借以调节一下眼睛的疲劳,就在这时“砰砰砰”,响起了敲门声。

  “准是谭晶晶这小子请他们吃饭,忘记带钱了,呵呵”他心里这么想着,嘴上答道:“等一下..来了!”他为什么要先说‘等一下’呢,因为谭晶晶通常是敲三声门没开,就会开始用脚踹。

  萧草赶紧过去,打开门一瞧,吓了一跳,站在门口的居然是那“人见人爱,车见车载,花见花开...(小帅,给我闭嘴)的学校第一美女,谢芯!

  “嗨!”谢芯对他展颜一笑,用她那甜甜的声音向他打了个招呼。

  “怎么是你啊?!”萧草惊讶地问到。

  “怎么不能是我啊,很讨厌看到我吗?恩...能让我先进去吗,不会就只让我站门口说话吧。”

  他心想,她站在我们寝室的门口,要是被其他同学看到,那还不...这时他想起了云霞的“九阴白骨爪”...不敢再多想,回过神来他连忙让开、请她进去里边。

  “哎呀,想不到你的东西弄得还蛮整洁的嘛。”打量着萧草的床铺和书桌,她不禁赞扬地说。

  “还好,对了,你是怎么进来的?不是不准女生进男生宿舍来吗?”萧草满脸疑惑地问她。

  “你不知道有些时候女生是有特权的吗,尤其是像我这样的美女,哈哈。”她倒是一点都不谦虚。不过话倒是说的没错,现在这个社会,女性的地位有的时候比男的还高。就拿进个宾馆来说,女生穿个背心短裤进去,那肯定是畅通无阻,门卫还要笑脸相迎;男的要穿个背心短裤进去,就被说成是‘衣衫不整’、不得入内。门卫的解释是“人家那不叫背心短裤,那叫迷你装!懂吗。”

  学校里亦是如此,虽然男生宿舍前面也明文写着“女生止步”,可只要稍微向宿管员解释说明一下,就是随便说个借口,女生一般都能得到放行。宿管员的解释是“人家一个女孩子家,难道还会把你怎么样不成?”唉!真悲哀。

  “哦,那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和你去‘约会’啊。”萧草无语。。。

  看到他傻傻的一副呆相,谢芯忍不住“扑哧”一下,笑了出来。等好不容易停住了笑,她这才认真地跟他说:“没拉,只是想请你吃顿饭而已,今天是我生日。”

  既然是人家生日,萧草觉得总不好拒绝的,于是他收拾好书桌上的东西,锁好寝室门,就跟她着出去了。

  在路上,

  “怎么你的生日,不回去跟家里人一起过呢;或者自己和同学们开个Party庆祝?”萧草感到奇怪,忍不住问前面的谢芯。

  “家里嘛,不想回去;至于在学校嘛,你是我的男朋友,我当然要和你一起过咯。”说完,回眸一笑,又顽皮地对着他做了个可爱的鬼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