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青春校园 帅之校草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帅之校草 阿里小帅 3456 2005.09.30 21:07

    谭晶晶立即跑过去接,借机逃开老大那如炬的目光。

  “萧草,是谢芯打来的。”他如同上次一样,用手捂住话筒,轻声对萧草说道。

  只见萧草稍作思索之后,仍断然说道:“你就说我还没有回来吧。”话语很坚决,说的却有丝犹豫。算来,这已经是她打来的第三个电话了,俗话说“事不过三”,按道理萧草是应该要接的。但是就在刚才晚自习的时候,心烦意乱的他已然暗下决心,再也不能让自己沉沦在这种可恶烦人而又挥之不去的异常情绪当中了。否则自己不光要继续深受其扰,还会因此耽误了学习,浪费了光阴。

  谭晶晶依言告之谢芯,再听她在电话里讲着,不时应和一句。此时,寝食里其他的人都没有做声,萧草在椅子上呆坐着,心中有些莫名的忐忑。

  挂掉了电话,谭晶晶转过面来“唉,从我嘴里帮你说出这种伤女人心的话来,我真有点在犯罪的感觉。人家已经猜到了,你是故意不接她的电话,在躲着她。她让我告诉你,明天下午6点她在操场看台后的凉亭中等你,如果你不去,她会一直在那里等你。”

  闻言,萧草的心猛然一颤,情绪又开始变得游离起来。他能想象一个女孩子说这话时那种酸楚的样子,但是他的心里却有另外一个声音在告戒自己,这恐怕又是她的一次欺骗,抵抗不住就会再度陷入情感的旋涡之中。女生都惯用美丽的眼泪来骗人,道长曾这样和他说过。去与不去两个声音就这样,在心里激烈地争斗着.....

  虽然心中充满了矛盾,可表面上他仍佯装镇定地回答道:“谢谢,我知道该怎么做。”

  “萧草,你和谢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呀?是不是和她拌嘴了,还是你和其他女生走在一起被他撞见了...”不知原由的老大,看着萧草古怪的神情,顿感好奇,关切地问道。

  “嘘....!”谭晶晶立即向老大做出一个禁声的手势,示意他此刻不要多问。

  哪知道晶晶的这一动作,立刻勾起了老大先前的怒火“嘘嘘嘘,嘘你个头,你在撒尿啊?刚才你诬蔑我的那笔帐,我还没跟你算呢。过来晶晶,让我揍两拳。”近来上体育课,‘别里科夫’教了他们一套拳法,此时正好拿晶晶来试拳。

  “我说的都是事实,我在此发誓:要是我说了半句假话,就让....冰凝把我的大腿掐肿(呵呵,发这样的誓,还真需要点勇气)。至于单挑的话,嘿嘿,‘老虎不发威,你真当我是机器猫’呀。你别忘了,俺可是学过跆拳道的,正宗的黑带一段.....只差一点点。不过用来对付你那两个小粉拳头,我想还是‘年年有鱼’的。”一脸的自信,再加上一个经典‘黄飞鸿’的Poss,看样子还真像是有两把刷子,只是...跆拳道里有‘无影脚’这一招吗???

  老大没想到他谭晶晶也敢公然叫阵,于是倏地站起来,抡起拳头摆出一个自由搏击的预备姿势:“看样子,今天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是不会知道这天有多高,地有多宽,来吧!”

  “哦哦,华山论剑,一方是‘超级无敌夺命追魂脚’北腿王—津京唐,一方是‘噼里啪啦排山倒海掌’南拳王—尹老大;高手之战,问谁才是真正的武林至尊。哈哈,精彩精彩!”肖正鼓掌叫嚷着,坐在床上饶有兴致地看着这场难得一见的热闹。

  在他的煽风点火下,老大和晶晶都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就在‘战争’一触即发之际,只见萧草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静默地走进了卫生间,随后里面响起了哗哗的水声。

  其余三人顿时全都愣住了,相顾愕然。

  -------------------

  第二天清早,外面竟然下起了细雨。北方秋天的雨果然和南方的有所不同,通常一下就可以下一天或者几天。雨滴带着阵阵凉意细微地从天而降,没有南方的那种缠mian,却也少了些浮躁。

  雨就这样一直下着,且越来越大,到了傍晚时分已经下得又急又切。支起雨伞,还是滴答滴答。裹着苦雨的冷风,毫不留情地吹袭着校园小路上的行人。

  他隐约感觉到有一缕惆怅从心中升起,脚底下踩着的雨水,迟疑地向前迈动着,时快时慢。鞋子和裤脚均已被打湿,他却好似浑然不知,撑着那把淡绿色的伞,在雨中穿行。冷风吹过,他的头发随之轻轻飘动,原本帅气的脸庞,更显俊逸非凡。

  他已经看到了伫立在亭中的她,没有张望,只是呆呆地凝视着亭外的雨。也许是因为周围雨雾的寒气,亦或是忽然掠过的一阵冷风,让她意识性地紧了紧身子,双手抱在了胸前。

  萧草加快步伐,急切地朝凉亭走了过去,每走一步,鞋面上就有水滴踢出,裤上的湿印也开始向上蔓延。

  “现在已经是正宗的北京时间6点13分,你终于来了.....”谢芯微笑着,向正收伞的他说道。

  “对不起,我...迟到了。”萧草满是歉意,真诚地说。

  “呵呵,没关系。”她善解人意地笑着说道。

  “呃....那个,你找我有什么事吗?”萧草支吾地说道,显得有些拘束。此时,他的心‘扑通、扑通’跳得很厉害。

  外面的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下得睁不开眼,只能听见四周雨声一片。雾气渐渐弥漫,仿佛透着她淡淡的忧伤。“你为什么不接肯我的电话?”

  “我.....”萧草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

  “是你根本就很讨厌我,还是因为其他的什么原因?”她问的很直接,眼睛里满含着幽怨。

  萧草默默地把头低了下去,没有做声。他不敢面对她那逼问的目光,也不愿意将事情挑明,因为那样只会令两个人都很尴尬。不论她曾经如何欺骗了萧草,又企图怎样利用他达到自己和别人斗气的目的,萧草都始终觉得进行那种令其难堪的‘当面对质’,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实在有点残忍。

  “为什么不说话,难道你已经到了和我没有任何话说的地步了吗?OK,即便是那样,你至少也应该告诉我到底为什么,‘死也要死得瞑目’些,对吧?”她的情绪开始激动起来,心中似有阵阵绞痛。

  “...昨天下午,有个叫‘齐正哲’的人来找过我。”沉默片刻之后,从他嘴里冷冷地说出这样一句话。就即便是这么一句话,他也是极不愿意说出来的,因为他不想看到某些不愿意看到的情景出现。

  谢芯喃喃自语起来“‘齐正哲’?....这个名字好象在哪听过。齐正哲,齐正哲...我记起来了!他是我爸爸一个生意上朋友的儿子,我以前在一次宴会上见过他。对了,他来找你干什么?”

  “他说是你的‘未婚夫’,听说你在学校里找了个男朋友来气他,所以特意跑来探个究竟。”面对她的‘演戏’,萧草把心一横,干脆将事情和盘托出。

  “什么!!不会吧,怎么可能....我根本只见过他一次,对他一点都不熟悉,什么时候他变成我男朋友了??”谢芯失声惊呼起来,对于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她实在不敢置信。

  “他可是说和你认识很久了,而且打算等你爸过完生日,就准备正式向你求婚。”这是一个陈述句,语气也很平淡,但说这话时,萧草的心中却有一种着难以形容的痛。

  只见她已气得双肩都颤抖起来,粉拳紧握,恨声说道:“荒谬!简直无耻!”萧草看她生气的样子,疑狐顿生:难道真的是那个姓齐的公子在编诌谎话骗人,而事实上却并无其事?

  就在他低头思索的时候,谢芯的声音将他从一连串的回想中拉了回来。只见她一脸真诚,郑重说道:“萧草,我告诉你,我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来找你说那些话,但是我想可能和我爸爸生日有关,我爸说要给我介绍的那个对象,很有可能就是他。”

  萧草没有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事情从头到尾竟然全都是那个‘傻瓜公子’在自做多情。原本心中对他说的那番话,就隐约感觉有某些地方不大对劲,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现在水落石出,那些疑点也随之在脑海中变得清晰起来,此时再一想,也就豁然明白了。

  “怎么,你不相信我吗?”见他迟迟不语,谢芯又忍不住开口急切地问道,样子楚楚动人。

  “哦,不是。我是在想...我错怪你了。”萧草有点窘迫,满怀歉意地说道。

  谢芯听着,脸上顿时绽开了愉快的笑容,终于将他对自己的误会冰释殆尽了。这种‘拨云见日’的心情,真的是很开心。忽然,她‘扑哧’一下,抿着小嘴笑了起来,面上却带着丝丝羞赧的表情。

  萧草疑惑地望着她,不解地问道:“你笑什么呀?”

  谢芯忍住笑,俏皮地说道:“呵呵,我知道了,你-在-吃-醋!呵呵...”说完,又笑了起来。

  萧草闻言,顿时面红耳赤,连忙大声辩解说道:“我...没有!”不过他那支支吾吾的说话样子和紧张尴尬的神情,已然说明了一切。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