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青春校园 帅之校草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帅之校草 阿里小帅 3959 2005.09.05 00:38

    ‘希尔顿’大酒店,是北京比较有名气的一家五星级酒店,内设有一间高级会展大厅。十多分钟之后,一场中国最顶级的职业男模时装表演,将在这里举行。《中国模特》、《追风行》、《明星周刊》等国内各大时尚杂志、娱乐报刊和电视台的记者,都早已提前入场,各就各位了;全国有名的服装商和设计师们,也都聚集于此,纷纷在展厅观众席的前排位置坐下;舞台上的灯光、音响等,也已刚刚进行了最后的一次调试,各方面的工作都按照安排,已准备完毕。

  “Venten、阿伦,衣服拿过来了没有?”‘雅丽莎’的总经理邓玉婕,快步走进化妆间来,向着正在一边谈话的这两个人问道。

  “呃...是的,已经拿过来了。”Venten仿佛被吓了一跳,立即转过身来,神色慌张地回答说。一旁的阿伦也是显得有点神情紧张。

  “OK,你们赶紧把衣服送到更衣室去,让大家换好.”话一说完,就转身又走到一边,和其他工作人员询问情况去了.作为总经理,亲自临阵指挥这还是头一次,由此就可见,此次演出之重要了.

  阿伦和Venten,立即叫人将演出服装送到了后台的更衣室,吩咐所有模特儿换上。这次展出的男装系列,主要以休闲式的西装为主题,黑色和红色为主色调,试图摆脱传统的规范,让西装更贴近生活化;穿着风格,更远离拘谨的正式感,以展现出男士稳重成熟中,朝气活力的一面。

  阿伦走的第一款衣服,是件以白衬衫为底的,深蓝色敞领西装。刚一穿上,阿伦就立刻感觉到一种与众不同的舒服感,上佳的质料和做工,无不体现出法国‘KENZOW’的世界品牌实力。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更衣室里却传出了其他人啧啧的赞叹声。

  “真不愧是‘KENZOW’首席设计师Celine的匠心之作—‘东之眩’啊,简直是太棒了!”

  “早就听说它价值不菲,在国内上市之后可能成为同类服饰中,价格最高的一款,现在看来,真的觉得是物有所值了。”......

  此时,只见萧草上身穿一席黑色西装长大衣,硬朗笔挺的直线条展露无遗;咖啡色纯棉背心和蓝红色格子布围巾,又给人以温馨浪漫和轻柔飘逸的感觉;再加上下身的炭灰色丁喇叭长裤,和脚上的一双崭亮黑色皮鞋,形成了一身非常流畅的线条,整体看来,给人以无比潇洒帅气的感觉。穿着这套,好象就是专门为自己量身定做的‘冬之眩’,萧草先前心中的紧张,顿时消减了很多,整个人充满了一种说不出的清朗和舒畅之感。

  ---------------

  “兄弟们,上场了!”

  忽然,更衣室的门被推开,Joni探进头来,向里边都已换好服装的模特们喊到。大伙立即快步冲了出去,萧草也随之跟在后面,一起来到了后台的入口。

  “大家注意好出场次序,按照先前我们排练的走,千万别搞混了。小津你第一个,小多第二、从对面上场,再是......萧草,你穿的是‘冬之眩’,你最后一个上场。大家都明白了吗?”“明白!”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轻柔的音乐在整场响起,音量缓缓地上升,节奏也随即慢慢紧凑起来,“就是现在,小津,上吧!”Joni话未落音,小津就快步走了上去。

  当他走着台步,出现在观众眼前时,底下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在舞台中央停顿一下之后,小津又向前走去,走至T型台最前端的时候,停了下来,此时台下立即闪烁起拍照的闪光灯来。小多也在这个时候,从另一边潇洒地走上台来......

  台上正在走着秀,台下Joji走过来,对着在入场处准备上场的萧草,微微一笑,鼓励他道:“萧草,不要太紧张,毕竟只有那么短短的三个小时,什么都不要顾及,放开走,就行了。”

  “恩,请放心,我一定会按照您说的,认真地去走的。”萧草一副满是信心的样子说道,接着竟也‘回抱’给了Joni,一个阳光般真诚的微笑。

  一个从未踏足过T型台,甚至连‘走秀’是何意思都搞不清楚的人,首次‘时装show’就碰上规模如此之大,级别如此之高的演出,他居然会表现得这样出奇地冷静,让人丝毫都看不出,他有任何紧张和怯场的神情。尤其是他脸上,那种无比自信的样子,恐怕就连某些专职的模特都要自叹不如了,这实在是太不可思意了!

  当Joni还处在惊讶中的时候,前面T型台上,阿伦的精彩走秀,已赢得了观众们阵阵热烈的掌声。不愧是国内的顶级男模,从迈步到摆臂,从定型到转身,他每一个动作的挥洒,每一个眼神的放射,都展现出明星般的气势和风采。最后,在掌声中,阿伦完美地结束了他的走秀,迈着阔步、潇洒地走下台来,嘴角还带着微微的笑意,那是一种胜利者的笑,一种得意的笑,也是似有深意的一笑。

  “老大,走的真棒!”小多立即笑着凑上面,对着他一阵吹捧。

  作为本次服装展示的压轴戏,‘冬之眩’的出场既是放在最后的,也是独立开来的。因此当阿伦走下台时,整个T型台上已空无一人了,而台下也变得鸦雀无声,大家屏气凝神,都在静静地等待着‘冬之眩’的出现。

  突然,音乐的旋律迅速上扬;所有的亮灯,都齐齐打在了模特儿们上场的地方。

  “OK,到你了,上吧!”Joni一拍萧草的肩膀,郑声说道。萧草深呼一口气,就朝台上走了上去。

  当他身着‘冬之眩’,从T型台左边的幕布后面走出来的时候,台下‘哗’的一下,立刻响起了阵雷鸣般的掌声,四面的闪光灯如繁星闪耀,摄像机镜头对准了他,所有人的目光向他投来。

  “我的天呐,这么多人!”面对这等从未见过的阵势,萧草心中猛地吓了一跳,先前忘记的心慌和紧张,现在一骨碌全都涌了上来。“不要慌,千万不能慌,Joni老师说过,只要按着步法走就可以了”他在心中不停地对自己说着。但是无奈,急剧跳动的心就是平缓不下来,走到T型台中央的时候,Joni在台上一眼就看出,他的动作已经开始有些慌乱了,“糟了!”Joni在心里暗自叫到。

  “对了,我有‘揽月石’在身边啊,我差点给忘记了它的存在,有它在,我一定能做好的!”这样一想,他立刻信心倍增起来,一边默念着Joni老师教的台步节拍,一边踏着节拍,迎合着场内音乐的节奏,向着前面沿伸的T型台,迈步走去。“眼睛,把注意力集中在一点放射出去,这样才能忽略掉台下观众的存在,....”Joni的每一句叮嘱,此时都在萧草脑海中浮现出来,他渐渐地找回了单独训练时的那种放松的感觉。

  此时的萧草,已真正进入了状态。走到T型台最前端时,只见他右脚稍稍叉开,左腿膝盖微屈,身体重心自然左移,炭灰色喇叭长裤随之,形成了比直落美的线条;他双手自然下垂,胸膛略挺。啡色的贴胸背心,凸显其身材的健美,一席长大衣衬托出姿势的洒脱。最诱人的,还是那一双明澈的眼睛,犹如魔法石一般,瞬间就让人像中了咒语,失去抵抗能力。

  “Great!”坐在台下中间第一排的‘KENZOW’亚洲地区总代理,Mr.Smith不禁赞美到。作为一名服装方面的成功人士和顶级设计师的他,此刻也深深地感觉到:台上的人和衣已不在独立;而是自然地融合为了一体,两者相互映衬,相得益彰,仿佛一同在诠释着‘眩’的内敛和理念,‘眩’的活力与朝气,这才是真正的‘冬之眩’!~

  就是这样一个堪称完美的定型,被所有的闪光灯记录下来,第二天就出现在了各大杂志封面和报刊的头版。

  完成定型Pose,萧草右脚收拢,重心提起,一个漂亮的转身,长大衣便微微飘起,宛若‘侠客离去在风中’,其背影是如此的俊逸盎然。走回T型台中央,萧草又潇洒转身,再次面对观众,这次他帅气的脸上,却意外地带上了一丝淡淡的微笑,仿若朗星明月,让人心神荡漾,顿觉舒畅无比。台下又是抱以一阵热烈的掌声。

  “不可能啊!阿伦和Venten,明明将那衣服上的....那小子怎么会没事呢?不可能...”

  看着台上萧草的精彩表演,后台的小多嘴里喃喃地说着,满是惊奇,满脸疑惑。

  “小多,是不是很惊讶啊?”阿伦一边淡淡地笑着说道,一边朝他走了过来,身后的还有Venten和 总经理邓玉婕。

  “你..你们?....”小多惊惧望着他们,语无伦次地说着。

  “没错,我是很想做公司的首席男模特,我也曾一度对张健心存恨意,你会选择我,作为激将和挑拨的对象,也是理所当然的,但是有件事可能你不知道。当一年前的我,还是南京街头的一个小混混,终日无所事事的时候,是总经理发现了我,苦口婆心地劝我回头;还把我带到北京来,做了公司的一名职业模特。总经理对我有再造之恩,所以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背叛公司的,也不允许任何人,做出破坏公司的事情来。”阿伦郑声说道。

  “那你,当时怎么会答应采纳我的建议,去对‘冬之眩’做手脚呢?还有Venten和总经理的争吵...?”

  此时,Venten走上前来,冷冷地对他说:“其实,有一次,我无意中看到你和‘丝雨’的总经理章晴,在咖啡厅秘密会面。自从那次起,我们就开始怀疑你了。我们‘雅丽莎’是‘丝雨’最大的、也是唯一能与之抗衡的竞争对手。近一年多来我们的实力和业绩上升得很快,这对‘丝雨’简直就是‘如芒刺在背’。尤其是这次‘KENZOW’意外地撤消了与她们的合作,将全部合同交给了我们,总经理就料到章晴那个蛇蝎女人,必然坐不住了,一定会有所行动。只是没想到居然会用制造车祸,这种卑鄙无耻的手段;她想让我们在这次的演出中彻底地失败,再乘机打垮‘雅丽莎’。”

  “但是,她没有料到,会跑出来一个萧草,将她的阴谋和计划打破。所以又派你来挑拨我,好‘借刀杀人’,继续将‘雅丽莎’陷入无望之境。于是,我们干脆将计就计,让你这个公司的‘叛徒’自动显出原形。”说到这里,阿伦已经是咬牙切齿,激动愤怒之情,溢于言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