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青春校园 帅之校草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帅之校草 阿里小帅 4189 2005.09.11 12:00

    回想起刚才的脱困过程,萧草仍然心有余悸。

  在路边那块巴掌大的地方,人口密度越来越高,空气越来越稀薄。他们用手将纸笔高高举起,底下身子却使劲用力的往里边挤,每个人都出了一身汗,身子瘦小者更是被挤得悬了空。所有人都疯狂地叫喊着‘lonki’的名字,声音喧闹嘈杂,场面异常混乱。

  被围得水泄不通的萧草,尽管有真气护体,但承受着这来自四面八方、源源不断的重量级挤压,他也开始感觉到有些头昏缺氧、呼吸不畅了。就连武功高强的萧草都这样了,其他人也就可想而知了;为了避免真的发生什么意外,萧草不得不催动内力,将周身气息凝集,结成一道坚固的真气防御,然后吸足一口气,就径直向着外围冲去。所到之处,两边的人都被排开,再冲上来的,也都被其气墙的强大真气力量一一弹开。

  转眼之间,萧草已经冲到了人群后面,突围成功。就在此时,正好赶来的巡警一眼就认出了他,再看看前面喧闹的人群,马上就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了。

  那巡警上前,一把抓住萧草的手,“走!”的一声,拉起他就跑。于是,那天在路上的行人就可以看到这样一副画面:警察和萧草在前面拼命地跑,上千人跟在后面,一路疯狂地追。场面之壮观,连路边的书店老板,事后都不禁感叹:“活了大半辈子,只见过警察追小偷,没见这么多人追着警察跑的,真是怪哉!”

  -----------------

  “晶晶呢,还没有回学校来吗?”萧草有气无力地问到。

  “他呀,和冰凝一块去西双版纳旅游,又是美女,又是美景的,当然是乐不思蜀了。哼,这家伙也真是的,我和莫璇还没搭上线呢,他就撒手不管了,只知道一个人潇洒快活,没义气。”老大对晶晶抱怨到,看样子他还在为上次逛街的事,耿耿于怀。不过也难怪,二十七八都快三十的人了,好不容易有这么一次机会,人家能不紧张吗?

  肖正将手中书放下,笑着对老大说:“我说老大,不是我打击你,你的这段感情恐怕是要夭折了,呵呵。”老大听着,无言以对,只得索性将头撇了过去,一个人郁闷去了;因为他心里清楚,肖正的这番话并没有说错,自己和莫璇真的是没戏了,只是他还不愿正视这残酷的现实,“直面这惨淡的人生”罢了。

  “哦耶,萧草,你的衣服怎么皱巴巴的,上面还有那么多点点.....哇塞,居然是全是笔印,钢笔的、圆珠笔的、水笔的...应有尽有啊!放假的时候,你做卖笔的生意去了? ”肖正惊奇地问。

  他哪知道,刚才要求签名的成百上千支笔,都对着萧草,随着人群的挤动,那些笔头,一拨一拨地,全戳在了萧草的衣服上,最后,就被“点缀”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唉,别提了,‘往事不堪回首’。”一说起这个,萧草就不寒而栗;现在回到寝室,才有了种停进‘避风港’的安全感,还是寝室里温暖啊!~

  就在这个时候,谭晶晶突然回来,出现在了寝室门口。

  只见他“啊!”的大叫一声,一副发现了惊天大宝藏的兴奋样子,仿如恶狼扑食般冲了过来,一把抱住萧草,万分激动地说到:“想死我了,萧草。”

  萧草刚刚才松下来的神经,立刻又紧崩起来,条件反射地抓起背后晶晶的手,用力一甩,就把他摔在地上。

  “哎哟!...萧草,你想谋杀我啊。”谭晶晶只感觉,浑身的骨头都像要散架了一般,疼得他竟发出了杀猪的惨叫。

  看到地上的晶晶,萧草这才回过神来,立即上前将他扶了起来、放到椅子上坐下,脸上满是歉意,嘴里不停地说着“对不起”。一旁的肖正和老大,都看得是目瞪口呆,他们完全被萧草突然做出的那惊人动作给愣住了,心里都在犯疑:“刚才那一幕...是真的吗?”

  “只道你做‘俯卧撑’厉害,没想力气居然也这么大,萧草,你差点没把我给摔残了。”边揉着腿,谭晶晶嘴里边埋怨到。

  “实在对不起,我当时以为...没摔着哪里吧?”萧草道歉说。

  听他这么说,谭晶晶立即换了一副脸色,笑着对萧草说:“呵呵,没事,没什么大不了的;再说你也不是故意的嘛,咱们兄弟情深,我怎么会怪你呢。”

  如果说萧草那一摔,着实使人感到意外和吃惊,那现在晶晶的这一极其反常的反应,就更加让人大跌眼镜了。平常最喜欢‘无事生非’、‘斤斤计较’的‘吝啬小气NO.1’-谭晶晶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彬彬有礼、这么大度了?“老大,晶晶他是不是脑子坏掉了?”肖正不敢相信地说;就连一旁的萧草也是惊讶不已,原以为他是一定免不了要大吵大闹一番的。

  “你们,你们这都是什么眼神啊,我脸上有花吗,居然这样看着我,真是的。呃...对了,萧草,那个...你...应该还没有经纪人吧?”

  “晶晶,你是不是在假期里,发了次高烧,把脑子给烧坏了,在那说什么胡话呢?”老大这下还真的认为谭晶晶有问题了。

  经老大这么一说,肖正吓得连书都掉了“不会是失忆了吧,会不会也把咱们俩当作别人哪?.......喂,喂,晶晶,我是肖正,记得吗?”

  “‘骚(肖)正’、‘淫(尹)老大’,你们两个有病呀,说什么呢;发烧烧坏脑子,呸!亏你们想得出来。”被他们说成那样,谭晶晶急火攻心,破口大骂起来。

  “那你.......?”两人不明白。

  “你们俩,一个闭耳塞听,‘两耳不闻窗外事(猛听英语)’;一个固步自封,‘一心只读圣贤书(武侠小说)’,这样怎么赶得上时尚,跟得上潮流哟!悲哀呀,悲哀。”他摇头晃脑地,大发了一通让人莫名其妙的感慨。

  “你在那‘呜呼哎哉’完了没有?什么‘时尚’,什么‘潮流’,你倒是给说清楚点。”

  谭晶晶显出一副颇为得意的神情,俨然一个教育家模样“看样子,你们是不经常看报纸、杂志的拉....”

  老大连忙争辩到:“有啊,有啊,我每天都有读报纸。”

  肖正也不满地抗议:“哼,我也经常看杂志。”

  “噢,My God!~老大你每天读的是《英语周报》,肖正你经常看的是《小说月刊》,那些也能叫时尚刊物??”说着,他便从背包里取出几本包装精美的杂志,扔给他们俩说:“看看,《追风族》、《星时代》、《花引世界》....人家这才叫做‘时尚’。”

  老大随手拿起一本,往封面上一看,“这人瞅着好眼熟呀....好像...”“封面上这个人好像是....”此时,肖正也看到了其中一本上面的封面明星照片。

  “萧草,我怎么觉得这个叫什么‘lonki’的和你.....”“呃..我去下卫生间。”不等老大把话说完,萧草立刻转身,‘嗖’地钻进了卫生间。躲在里边,只‘听取哇(蛙)一片’,外面‘惊叫’、‘欢呼’连连,萧草暗暗叫道“不好”,心中不禁又感慨起来:没想到帮人一下忙而已,也会惹出麻烦,真的要郁闷了;噫...或许可以让大家帮忙,出出主意,能想出个应对的办法来也说不定。

  一分多钟过后,卫生间的门终于打开,萧草神色凝重地走了出来。不待众人开口,他已先声夺人:

  “在你们说话之前,我要声明:第一,这些天我一直在傅老师家,这个事情我也是刚刚才知晓;第二,杂志里面讲的所谓‘时装表演’,实际上只是我帮别人做的一次客串,没想到结果成这样了;第三,对这事,我真的很心烦,甚至可以说反感,所以我想请你们帮我想想办法,应对一下。”

  好个‘一、二、三’点的郑重声明,顿时便将老大等人预备说的话,‘封杀殆尽’;三人全部愕然,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开口。

  “我真的快要烦死了,这样下去还怎么专心读书呀,艾,诸位兄弟,快帮我想想办法吧。”萧草眉头紧锁,一副不堪所扰的痛苦表情。

  当事人都这么说了,他们还能说什么呢,只是可惜了谭晶晶酝量了好几天的「明星发酵计划」,就这样成为了泡影。(透露一下,所谓的「明星发酵计划」:第一步,也是最关键的一步,‘近水楼台先得月’,成为萧草的经纪人;第二步,随即在学校举办萧草的个人演唱会,‘立足本地,打好基础’,占据校园市场;第三步,踏入演艺圈和歌坛,安排萧草接拍电视、电影、MTV,发行首张个人专辑,以萧草的形象和声线,一定能成为实力偶像派明星;第四步,‘影视歌’三栖之后,继续向模特、广告等领域发展,将萧草打造成全面型的天王级人物;第五步,打开国际市场,进军好莱坞,唱片全球发售,使其最终成为国际天皇巨星;第六步,嘿嘿,我谭晶晶自然也就是国际级的王牌经纪人了,名声斐然,身价过亿,哈哈哈哈......)

  “晶晶,你在那傻笑什么呢?”“哦...没,没什么,什么都没了。”从美梦中惊醒,他又换成了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你又胡说什么呢,什么没有了?”“没,没有什么,我刚才在...替萧草想主意呢。对了,萧草,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你怎么一下子成了新人王‘lonki’,还有‘首席男模’....?”

  萧草叹上一口气,“你们还记得,我们上次一块去上街吗?下午你们不是先回学校来了吗,后来......”他就从那里开始,一五一十地把事情的原委都告诉了他们。说到刚才来校的路上,遭到‘围攻’好不容易才逃脱时,其他三人都忍不住笑了。

  ‘兄弟齐心,其力断金’,经过长达一个多小时的激烈讨论和研究,一套「明星防御作战计划」终于被拟定出来;寝室四人分工展开行动,从多层次,采用多种手段,抵制外界对萧草的骚扰。但是在为行动命名时,大家的意见又产生了分歧。

  “让我看,就叫‘猎豹’吧,威风!”谭晶晶首先提议。“猎什么豹,你警匪片看多了?况且不符合主题。”—否决

  “这本来就是一次防御作战计划,我看,干脆叫‘御风’好了。”肖正接着提议到。“‘御’倒勉强说得过去,但‘风’是什么?你以为像蜀山里的剑侠那样,‘御风而行,踏剑而飞’啊,你看武侠片看多了?”—否决

  “既然是保护萧草不受外界媒体干扰,那我就觉得‘保护伞’这个行动代号最合适,怎么样,大家觉得?”老大最后发表意见,“‘保护伞’,别人乍一听,还以为又是什么官僚与地方恶势力勾结,为虎作伥呢,那样反而弄巧成拙了。想出这种名字来,老大,你还真不愧为‘老大’。”—否决

  三人相持不下,最后,一致决定由萧草来做个抉择。拿着这个烫手的芋头,他显得十分的为难,冥想了半天之后,支支吾吾地开口说:“可不可以...不要命名呀?”大家一愣,齐声回答“同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