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青春校园 帅之校草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帅之校草 阿里小帅 3656 2005.09.26 23:09

    这时候,只听见隔壁白衣男子又开口说:“这些天小芯去了夏威夷,下个星期就是她爸爸的生日,所以她应该在这两三天里就会飞回国。小芯的爸爸酷爱艺术雕塑,这次我特地从意大利重金聘请来世界最有名的雕塑大师,为他的生日精心准备了一份无与伦比的礼物。”

  说罢,他将手中的香烟再吸上一口,然后就了放入茶几上的烟灰缸中,尽管烟还剩下大半截。不会留恋某一只香烟,也就不会去完整地吸完一只烟,任凭剩下的半截烟在烟灰缸里还默默地燃着,他都不会去熄灭,因为这根烟此时已经对他再没有任何意义了。当然,有些时候他会多吸上几口,但绝不是因为觉得烟好而去享受它,只是碰巧自己当时的心情不错而已。这些仿佛已成了他吸烟上的习惯,也或许可以延伸到其生活中的另一些方面....

  “呵呵,你看我,说着说着就讲远了,实在是不好意思。哎呀,今天谢谢你了,认识你真的很高兴。要是不嫌弃的话,我在商业中心有家俱乐部,有空就请到我那去玩玩吧。”说着,就向旁边的那手下示意了一下。

  那手下赶紧从西装内侧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卡片,上前恭敬地交到谭晶晶的手里。晶晶接过一看,原来是京城最豪华俱乐部之一的—‘飞翔健身俱乐部’全免消费月卡。办这样一张金卡,据说最少得两三万块钱,晶晶把它拿在手里,心跳都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这对于一般的学生来说,无疑是一个不小的诱惑。

  “卡上有这家俱乐部经理的电话,打电话给他就可以联系到我。如果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而我又派得上用场的,尽管来找我就是了,呵呵,你这朋友我交定了。”白衣男子说道。

  一张价值不菲的金卡,再加上一番慷慨陈词,好象他真的和谭晶晶一见如故似的,须不知‘君子之交淡如水’,有心结识又岂会落入这种物质的俗套呢。

  “谢谢,但是‘无功不受禄’,这张金卡我不能要。”晶晶说着,就把卡还到了他的手中,然后又道:“至于你的话,我会原封不动地转告给萧草的。”

  白衣男子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竟会遭到拒绝,着实愣了一下,而后无奈地把手中的金卡拿回给手下收起来,再转过头神情尴尬地笑着说:“呵呵,既然兄弟如此坚决,那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了,总之随时欢迎你去我那里玩。呃...我公司里还有点事,我看咱们今天就谈到这里吧,好吗?”说着,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微笑着向晶晶伸出手来。

  谭晶晶也随之起身,与他握手。

  “呵呵,忘记和你说了,我叫‘齐正哲’。今天无缘见到萧草,只能麻烦你转告他了,谢谢你。”萍水相逢又有何必要知其姓名呢,他这个‘自报家门’无疑是间接说给萧草听的。

  “没什么。”晶晶冷冷地说道。

  一想到自己一个寝室的好兄弟,竟无端地被卷入了这种有钱公子、小姐的情感游戏当中,就像一只羔羊遭人利用和欺骗,他就感到愤懑不平。既对萧草深感同情,又对谢芯满怀愤怒,还有眼前这个虚伪的所谓‘公子’,面目简直可憎至极。晶晶恨不得将他当场寒扁一顿,当然咯,前提是人家不还手~。

  「谭晶晶用‘精神胜利法’在心里已将白衣男子打得遍体鳞伤,一个劲的跪地求饶,晶晶高兴不已,正欲使出最为得意的绝学‘无影脚’、重重地向他踹上一脚时.......」

  却忽听得旁边有人对他说:“兄弟,你在笑什么呢?”

  晶晶回过神来,“啊?”的一声,迷糊地答到。

  “我看到你刚才在笑,是不是有什么高兴的事啊?”“哦,没...没什么。”“这样啊,那...不如我们一起走吧。”“恩,好的”

  于是,齐正哲吩咐手下去柜台结帐,自己则和晶晶一同往外面走去。

  隔壁坐着的萧草沉默不语,他原本只道谢芯也就有时会使点小姐性子,心地却是善良纯洁的;尤其是那次听她讲述自己那些不为人知的童年往事,萧草的心完全被深深地打动了。可是现在......他心里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失落,真的很不好受。

  他抬起头来,发现对面的云霞满是温柔地望着自己,原来她一直在静静地守侯在一旁,善解人意地看着他。眼睛里饱含着深情,神色中透出一丝担忧。见到萧草显出一脸不快的样子,她这才开口关切地柔声问道:“你没事吧?”

  “没什么,我真的没什么,呵呵,真的。”萧草立即笑了笑,极力掩饰道。

  “是吗,那你为什么要说两个‘真的’?”云霞心中一酸,幽幽地说道。

  “我....我好心帮她,而她居然在利用我。”他的笑变得有些苦涩,但表面上却仍强装无事,心中却是痛心不已。

  “也许事情也不完全像那个‘齐正哲’说的那样,他起先自称是谢芯的未婚夫,可后来又说要去求婚,这前后不是自相矛盾吗?我觉得他说的有些夸大了。”云霞给他分析说道。俗话说‘当局者迷,旁观着清’,她还是听出了一些端倪,虽然那是在给自己的‘情敌’申诉,但是她却管不了那么多了,她不愿意看到萧草如此不开心。

  但是不管怎么样,人家的男朋友找上门来了却是事实,而且他们俩根本起先就认识,两家的关系还挺不错,这些可都和谢芯曾经所说的不符。“傻瓜公子,傻瓜公子..”萧草喃喃念着,“这分明就是女孩子家说的堵气话嘛,她真的是借我来气那个‘齐正哲’......”

  -----------------------------

  出了咖啡馆,送云霞回去小屋之后,萧草若有所失地走在路上。回到寝室里,萧草见到肖正和老大均在,和他们打了个招呼后,便一个人坐到了自己的书桌前。

  他随手将桌上的《古代文学》书翻开,却心烦意乱实在没有心思去看。再拿出作业本来,想完成一篇作文,也是下不了笔。最后,他干脆一骨碌爬上chuang,面向墙壁侧睡着企图让自己静下心来,不料一闭上眼睛,刚才在咖啡馆里听到的那些话就立刻在耳边回响起来,让他越发心血澎湃,不能自己。

  于是,萧草又从床上下来,穿上拖鞋钻进了卫生间里。他将水龙头拧开,捧着冷水洗了把脸。此时,抬起头来望着眼前镜子中的自己,萧草暗暗告诉自己:“‘吃一堑,长一智’被骗了一次而已嘛,以后记着这个教训就是了;至于谢芯,以后再不去见她了,就这样,什么都不要想了,恩!专心学习,爹妈还等着我赚钱给他们过上好日子呢。”晕咯,为了让自己平静下来,他居然连‘学习’和‘父母’都搬出来了。不过在平时生活中,有时候为了让自己有足够的决心和勇气去做一件事情,大家又何尝不是用这种‘自我警醒’的方法呢。比如说女生减肥,就常拿‘肥胖’来威胁自己,看看你人家令人垂涎的匀称身段,再看看自己吓倒众生(男生)的‘魔鬼’身材,减肥的恒心自然而然也就有了。~

  萧草从卫生间里出来,正碰巧谭晶晶从外面回来。看见萧草,他立马将其拉出寝室外。看他们俩神神秘秘的样子,老大和肖正只道是晶晶又要拉着萧草,谈关于两人上网时的一些无趣事情了。

  “萧草,刚才中午有个富家公子模样的人来找过你,他自称是...谢芯的‘未婚夫’,还要我转告你说...说.....”谭晶晶支吾着,一方面是不知道如何往下说,另一方面是观察着萧草的表情变化,奇怪的是他听到这些,居然连一点异常的反应都没有。

  “我都知道了,你不用说了。”萧草拍拍他的肩膀,淡淡地说道。

  “你知道?”晶晶愣了一下,以为他没有听清楚,于是又说道:“呃...我的意思是谢芯她其实早就....”

  “咖啡馆是吧?一个叫‘齐正哲’的人,对吗?”萧草打断了他的讲述,仍然平静地说道。

  “你,你怎么知道的!难道他后来又碰到你了吗?不可能啊,我明明看着他走了的”晶晶不禁惊呼起来,但随即意识性地向寝室瞅了瞅,而后压低了声音,讶然问道。

  萧草却是一副无事的样子,跟他解释说:“因为我和云霞去喝咖啡,当时就坐在你们的隔壁。”

  “不是吧!那...我们的对话你全听到了?”晶晶吓了一跳,实在不敢置信,齐正哲使劲找萧草,却不料他“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嘿,还好我当时没接受那张金卡’卖友求荣,不然真的臭大了。”想起刚才,谭晶晶不由得暗自庆幸起来。

  “恩,听到了。”萧草简短地回答。

  “唉,真没想到谢芯居然会是那样的人,枉我当初一直视她为心目中女朋友的标准(拜托,您的标准也定得太高了吧),‘知人知面不知心’。”晶晶感慨地说道。

  萧草深呼吸一下,然后强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说:“就当咱们从来没认识过她吧,她走她的阳光道,我们过我们的独木桥,互不相干....我也不想再见到她了。”

  谭晶晶并不清楚谢芯与萧草的事情,一直以为两人像传闻中的那样是恋人关系,此时闻得萧草说出这般话来,他不禁担忧地问道:“萧草,你,没事吧?”

  “走,咱们上网去!”萧草没有回答他,却意外地说道。这可是他头一次主动要去上网,以前拉着他去,他都推三阻四的。现在居然还有心思去上网,真不知道他是有事呢,还是没事?

  谭晶晶叹上一口气,就兴高采烈地和萧草一并上网吧去了。“千万别带着怒气上chuang,上网亦然。”这便是谭晶晶的座右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