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灵异鬼怪 娶她镇宅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51章:延命大法

娶她镇宅 唐慈 2112 2018.07.12 05:10

  在那些帝王宫变戏中,最高领导人弥留之际,阴谋百出是常规赛。

  但动用术数去改写因果,这就有些诡异了!

  我揉了揉太阳穴,“谁做的法事?谁请的?”

  “目前还不清楚。”

  张若弛语声转沉,“原以为是我那爱装神弄鬼的二叔背水一战,后来才发现高估了他的隐藏实力。”

  “那会是谁?你那位姑姑?”

  “不是她。”

  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他相当的肯定。

  在这种权力重新逐鹿的时刻,不是谁都不应该相信吗?仿佛已经读出了我的疑惑,张公子慢声解释。

  “我姑不但是梁夫人,更执掌梁氏集团的大半江山,我爷爷是不会将产业交给她。她能继承的,也就是一些纪念性的房产珠宝名画……我若掌权,等于梁泓辰也得益。我叔得手,就完全没她事儿。爷爷私下透露我是继承者,她没必要从中作梗。”

  “……”

  原来,如此。

  一天前,他已经知道了底牌。一心等着接棒后,遂心而娶……

  可,惊变乍现!

  张老爷子起死回生,对张公子的结婚意图,极力反对。

  是谁?驱请高人,动用了延命大法。

  无论佛道,都有各自的延命法。

  像道教的七星天罡步斗延命法,而药师佛、地藏菩萨都有延命法的修持。

  但,这跟平常的化解是非官非,升职加薪,催旺桃花,夫妻恩爱,求子求财求学业进步……完全不是一个重量级别。

  施延命法,直接为弥留人增寿,施法人要背负很重的因果。

  戳个“印”,递张纸条,就将人从鬼门关要回来。这不等于走后门吗?

  阎王爷是放呀?还是不放呀?是放呀?还是不放呀?

  这个“印”,道教叫“翻天印”,广成子就有;观音菩萨叫“宝印手”,是四十二手应用的一种。

  能修成“宝印手”,当然很不容易。其段位,等于取得了博士后。

  当有人要死,你是可以让TA活过来。但到了你要死的时候,没有人替你用这个印。

  自己给自己“印”,可以吗?

  当然不行!

  就像一把刀,自己的刀刃,不能砍自己的刀背。

  所谓医不自医,就是这个意思。改了别人太多的因果,轮到自己却不可回转。

  医者,易也。

  医生跟术士都是一样的。

  所以,能找到真正会“延命大法”的人,并让TA愿意施法,是十分十分的难!

  如果不是张稼雨,不是梁母,那会谁?

  我的脑仁儿,又开始酸痛。

  虽然上半场的权变风云,可谓良心制作,良心出演,但我没这个心力猜下去。

  可,情节仔细捋下来,有一点说不通。

  张老爷子怎么知道我的存在?知道张若弛想娶我?

  我想,张公子还不至于脑子进水晃成浆糊,让快咽气的张老爷子知道这件事吧?

  梁泓辰再怎么大鸣大放,但一到师太面前,就赶紧收起他对我的所有心思。

  师太,只是他的姨母而已。

  他根本就不敢捅到梁母的面前。因为这样,事情就会棘手N倍。

  谁会傻得自找麻烦呢?

  张公子一点也不傻,自然也不会这样做。

  忽然,我想起,这表兄弟俩貌似打了一架……在医院,号称因为我。

  “你跟梁泓辰拿我说事,打了一架是做给谁看的?”

  像一指戳上死穴。

  他刺梗在喉。憋屈,喷薄而出!充斥在空气中每一个分子里。

  我惊讶不已,“怎么啦?你伤到哪里了?”

  “哼!他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可我右手有伤,他才占了便宜。”

  想起他右手缠着厚厚的纱布,是为了急于掰开废铁一般的电梯厢……

  心中一软,“那你伤了没?”

  “当然伤了!脸上挂了两道彩……你想,一个伤残人士要打倒四肢健全、孔武有力……”

  “为什么要打起来?”

  张若弛沉默了。

  良久,重重一叹,“这是我有生以来,办得最蠢的一件事!”

  用词这般严重?不会是夸大其言辞吧?

  “你说。”

  “唉……那天,爷爷的生命体征变得非常弱。律师已经买好机票,即日从中都赶到尚都。我寸步也不敢离开。可忽然之间,爷爷回光返照,醒了。当时只有我跟梁夫人在场。爷爷说,他一直对我寄以厚望,但为了历练我,不得不狠下心来。现在把星舆交到我的手上,务必继往开来,以告慰他在天之灵……”

  只捧着手机,隔着千里,却如斯地感受,他两眼酸涩。

  这就是张公子的使命和责任,不得不一力肩负!

  一时,我说不出话。

  “很快,爷爷又陷入昏迷。然后,我那两位叔叔也进来了。没多久,梁泓辰赶到医院……私下,我问他你的情况,他说他藏起了你……刚巧我那二叔经过,我就半真半假跟他打了一架!”

  “自曝内部矛盾,转移注意力,降低防范。”

  我轻嗤,“你俩真行!难怪拳头都往脸上招呼,还真是放在明处!”

  “蜜儿,打架虽然是戏,但情绪确是真的。”

  稍顿,他自嘲一笑,“我跟梁泓辰,自问演得都不差。二叔三叔明显信了,那种暗中幸灾乐祸的眼神,像我俩背后挂着一块‘不肖子孙牌’!”

  “呵呵,继续。”

  “因为这件事,我姑狠狠地教训了梁泓辰……后来,才有了非常时期非常处理,由师太代为照看你。”

  我轻轻摇头。

  这么一来,我在梁母心中,就是铁钉钉的黑名单!梁泓辰还说什么娶我?

  这算不算,是张公子如意算盘里的另一项收获?

  “本来一切正如愿迈进,就差临门一脚。可万万没想到,爷爷居然活了过来,也知道了这件事……”

  “……”

  “他非常生气!下令召开立刻家族会议,他要重新宣布遗嘱……”

  “……改遗嘱吗?”

  “嘿!除了我,我实在想不出,他还有什么合格的继承者?”

  这本是一句傲然于心的话。但此刻,从张公子的口中说出,却透着沉沉的无奈。

  “请问,他还能怎么改?君心难测罢了!”

  我自然也答不上来。

  毕竟张老爷子跑过一趟鬼门关,难免有些出人意表的想法。

  “什么时候宣布?”

  “除了老四,梁泓辰、老二、老三、老五,今晚全都连夜赶往尚都老宅。”

  尚都老宅?!

  “老人家出院了?”

  “是。这延命大法果然了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