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仙渺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5章“灵珠祛魔墓中现宝”

仙渺录 疯语先生 2838 2018.09.13 04:27

  血炼子魂魄遁走,魔化的叶乾却没有继续追击,而是整个人在之前那狂烈的魔光一击中陷入了无序的紊乱之中,他周身魔气翻腾,漆黑的魔气在叶乾的体表化作紊乱的惊涛,溅射的魔气激荡搅动场中灵气混乱,掀起一股灵气飓风。

  体内经脉之中道道魔气逆脉而行,四处冲击,渗入血肉之中将叶乾的身体魔化的越加深刻,那道道经脉化为魔脉,丝丝血肉融汇魔气,眉心魔眼邪光更盛,其中猩红一点更是逐渐扩张好似化为一个血红魔瞳一般,其内不自觉流出的暴戾魔气煞决天地,那邪瞳出现的一刻无限阶梯场中天地灵气好似遭到压迫一般在一股魔氛之下迅速消散,天地之中灵气耗尽生机断绝,恐怖魔氛好似宣誓此地主权一般肆掠不断。

  沉重、压抑、暴戾,此刻叶乾魔化程度已达五成,若果造此势头发展而下必将造成无法逆转的损害,道基损毁,魔基筑基,世上从此又将多出一个肆掠的凶魔。

  而就在叶乾危机之刻,自叶乾灵海意识之中生出一道浩瀚霞光,此光芒从天灵盖而出,好似九天落星圣灵光,光华过处魔氛消散,魔气退避好似遇见天敌一般,在相生相克的僵持之下初生的魔气还是敌不过那神秘的浩光迅速消散,而下一刻肉眼可以在那浩光之中一点洁白无瑕的晶莹光球缓缓浮现,片刻之间便形成了一个一掌可托玲珑光珠,此珠美轮美奂仙气萦绕,小小的珠身之上却是镂空篆刻细腻,一个个精巧的符文好似代表着无限法则一般,环绕珠身一圈,上下分别篆刻祥云古文,奇珍异兽,山海连天诸天神祗,九宫八卦星象无限,在有限之处铭刻无限事物,在有限珠身承载无限妙法,无法无限无穷无尽。

  这个小小珠子,出现瞬间,在那浩然的仙气之下叶乾周身魔气化为飞烟,经脉之中魔性退却意识之中魔意消退,眉心魔眼也在光芒之下缓慢闭合好似从未出现过一般,就连叶乾伤势严重的肉身与修为根基都在那仙气之下急速恢复。

  神迹一般的景象出现在了叶乾的身上,如果血炼子还在定然会惊讶到最后一魄消散,这样的事情在这个世界太罕见了。

  不多时,昏沉的叶乾渐渐抬起了沉重的眼皮,在意识恢复的一瞬间,叶乾知道自己并没有葬身血炼子手下,而是不知为何幸存了下来,反观场中已经没有了血炼子的踪迹,而重重狼藉的景象也表示之前打大战,叶乾心中庆幸应该是自己的魔化击退的血炼子,但叶乾观察自身却没有魔化的迹象,直到这时叶乾才注意到了头顶悬浮的小珠。

  “这是?”

  感受着小珠散发浩光的温暖与生机,心中大致猜测到了缘由。

  “又是这个神秘的珠子,你已经是第二次救我与魔化之中了,就是不知道你是何来历了。”

  叶乾自言自语同时也不停的打量神秘小珠,细看之下叶乾才惊讶与此珠的鬼斧神工,即便是在修行之后的洞察分毫的灵目之下也无法观察道此珠的细腻篆刻。

  叶乾心中升起好奇,毕竟此珠神秘,自从这个珠子从天上掉下进入自己身体后便是消失无形,直到今天才第一次好好的观察,叶乾伸出手小心翼翼的将那颗珠子拿在手中,方才感觉到此珠,轻巧非常好似飞羽一般,通体发出温暖的热量,拿在手中心神好似都沉淀下来一般,神妙非常,可就在叶乾想要好好研究一番是这颗珠子却突然升起没入叶乾识海消失不见了。

  “好一个神妙灵珠,找时间要翻查一下这到底是个何物了。”

  没有了神秘小珠温养,叶乾感觉到了此刻的身体还有一些空乏,便四处环视了一下收起了被掉落在地的金竹剑与断魂剑,最后看着祭练之后的尽元刀,叶乾顿时觉得自己还是颇为有些宝物了。

  便唤出金竹剑内的灵啼鸟为自己护法,盘起双腿调息起来。

  就在叶乾调息同时,古墓之内某处却是另外一番景象。

  此处是一间宽大的祠堂,在一眼望不到边际的大厅之中整齐矗立着一排排宽大的圆柱,这些柱子清一色皆是由不知名的古木铸成,通体刷得有已经掉色的红漆,不过在岁月之下显得十分的斑驳。

  堂前是一个半人来高的桌案,上面供着一个牌位与三个木匣,牌位老旧非常已经看不清书写,但那三个木匣却是散发着一丝淡淡的宝光。

  场中更是有许多修士在场,不过情况却是有一些极端。

  陈琅天与忆空弦自然是在一起,他们的身后是其他十余位在凶魔一战之中幸存下来的修士魔,此刻的几人皆是以两大道子为中心不断的激发修为与两大道之一起维持着一个巨大的剔透钟罩。

  光罩之外是一个巨大的攻击法阵,这个法阵玄妙异常,按照五行之数布下,行九九变化各自激发五行金木水火土,五重法术与巨大光罩相互僵持。

  阵法之外五个角落各有一个身穿紫袍的修士坐镇,而在那之后这是之前早早便消失了的,那个九山之中新出的面孔,新出现的门派。

  默影。

  他满面微笑的看着困在阵法之中的两大道子与其他修士,一边指挥着单炎子,单寒子两兄妹来到了案桌之前。

  案桌之前有一个玄妙的阵法屏障,而默影的目的显然便是那三个散发着宝光的匣子了。

  “天乾离位,地坤失调,时机已到,你二人联合炎寒之力合力破阴阳,使三分力破表障,七分力一鼓作气冲破禁制。”

  默影从容不迫并且并没有因为会得罪两大山门而有何顾虑那神色间自如之色,也使得阵法之中的陈琅天面色难堪。

  “此人不惧你我二人身份,显然是有备无患,只怕此番杀机不浅。而此阵法有五行变化,以我们这些修士无法应对五行变化之术,唯有一鼓作气方能破开屏障。”

  陈琅天冷静分析形势传音忆空弦。

  “但你我二人即便冲出,面那人也只五五之数,况且那对兄妹合击之术威力惊人强夺恐两败俱伤。”

  忆空弦修眉微皱口吐疑虑。

  “继续消耗我等也有油尽灯枯之刻,必须找到时机破阵方可。”

  阵内两人传音,默影只字未闻,只是默默的看着单炎子,单寒子两人破阵。

  这时一个身穿道袍的身影却出现在了默影身边,正是最早逃遁的道中道。

  道中道抖擞手中拂尘,在默影面前低首说道。

  “张彻与在下交手负伤逃离,其最后一个手下丧命,但他却是趁机使用秘法呼叫了救援,恐怕剑藏山援军很快便会赶到了,我们还是?”

  道中道语气谦虚,颔首而言显然是尊默影为上的姿态。

  默影闻言轻松的面庞之上才露出一丝的狰狞。

  “禁制之后是失落的重宝,不计代价也要带回门中,厌尸将也在赶来,看来之后一番争斗是免不了的了。”

  “那么此番行动的目的我们是否还要达成?带回重宝应该能够抵过无为之罪了吧。”

  道中道话语到此语气先是越加的畏惧,好似其口中的目的十分的艰难。

  “哼,此番行动初衷不断,这可是关乎振兴大计,鱼我要,熊掌亦是!”

  默影双目之中精光不断,映射的是一个暗藏的阴谋。

  就在此时,随着一声巨响,一股炎精与寒精交汇的融合能量冲击禁制之上,古老的禁制,在两仪相生的力量冲击之中发出嗡嗡的嗡鸣之声,扭曲的禁制正好处在了一日之中衰变的时刻,哗哗的碎裂之声不断传出,道道裂纹出现在了光幕之上。

  “就是此刻运发十层功力!”

  单炎子,单寒子两人闻言随即运转十二分功力,澎湃的精华之力在两人手中汇聚,那两道在两个极端属性的强力,在两个血肉同胞的两仪之体之中水火交融,激发恐怖力量。

  随着禁制的整个崩塌,地面发出不断的震动,单寒子,单炎子两人各自经受能量反噬喷出一口鲜血,退到默影身边。

  默影双目之中掩盖不住兴奋之色,但其明锐的神识一挑动,立马便是发觉了一个之前疏忽的地方。

  “阁下气息拂动了,若不是破阵冲击之下阁下可以一直隐藏吧。”

  默影话语所指,一个身影默默的自黑暗之中出现,他一头红发,赤目,面目俊秀正是王天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