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寒雪暮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寒雪暮日 辰新 2612 2020.06.30 18:20

  夜沐雨心中想着,也并未在意比试台上激烈的战斗,而是环视周围,也许那人真的就会在这里。

  可惜事情总是不尽如人意,扫视几圈也没发现她的存在。内心中的不甘让他还是不愿意放弃,兴许自己刚才看漏了也不一定。就在此时,身边的林曦月叫出声来:“苏姐姐!”

  夜沐雨循声望去,就看见比试台上的苏禾嘴角一抹殷红,身体微微摇晃,看来受伤不轻。

  而站在她对面的一个男子身体同样轻微地晃动,不过很快便稳定下来。“师妹,认输吧。”

  苏禾脸上满是不甘,可身体却似乎再也支撑不住,一个踉跄便倒在了地上。

  寒空和林曦月几乎同时冲了上去,而在另一边,秦明动作也是不慢,三人几乎同时到了苏禾的身边。

  寒空一把将苏禾抱起,一颗丹药喂进了她的嘴中,见她呼吸平静方才松了一口气。林曦月看向秦明,又看看已经抱着苏禾下台的寒空,扭过头朝着秦明吐了吐舌头,也是跟着寒空走下了比试台。

  “没事吧?”夜沐雨刚开始已经启动的身体,在见到寒空冲出之后便停了下来。

  寒空笑了笑:“没事,只是昏过去而已。”

  而比试台上,和苏禾对战的男子一口鲜血吐在地上,显然刚才他受伤也是不轻,只不过是强撑着的。

  就在有人想上前扶起他的时候,那男子双眼突然睁开,眼中鲜红一片。额头上青筋暴起,喉咙之中发出阵阵如同野兽一般低吼。

  “不好!”沐星云最先反应过来,手指轻点,那男子的身体被一道紫色光晕所包裹。

  还没等沐星云有下一步的动作,就听见“嘭”的一声巨响,光晕中的男子身体已经炸开,可却没留下任何的血肉。

  场下众人哪里见过这样的情景,所有人的安静下来看着刚才男子所站的地方。

  “噬骨术!”沐星云眼神冰冷,而陈星舒已然飞落于台上。

  沐星云扫视了看台上的几人,这噬骨术早已经被先人所清除,而有能力施展这种术法的也只能是艮魂镜以上的强者。

  代灵溪也已经站起,眼中闪过一抹异色,却不知在想些什么。

  “今日比试暂且到此,这弟子乃是因为走火入魔导致的,众弟子先行退出演武场。”陈星舒在那紫色光晕内查探了一番,却是并未有所发现。

  没人相信陈星舒所言,毕竟这里的人最少也修行过五年,对于走火入魔的情况大家都是了解的,可即便心中再有疑惑,陈星舒的话却是不能不听。

  演武场很快便只剩下了看台上的诸人。荀飞开口问道:“陈长老可有什么发现?”

  陈星舒却是没有看他,而是在代灵溪等八人身上一一扫过,说道:“禀宗主,这是噬骨术无疑,但是却比我们知道的噬骨术要强上许多,这名弟子其实早已经被种下这种术法,只不过今日的战斗方才让它暴发而已,而且,我并未在其中发现任何残留的法术气息。”

  陈星舒其实说的很简单了,这施法之人太过强大,能将噬骨术长期留于这名弟子身上,且不留下自己的任何气息,这即便是徐世尧怕也很难办到。

  “别看我,我可不会那种邪术,而且按你说的模样,我即便是全力施为也是很难办到的。”徐世尧见陈星舒说话时不断看向自己,心中有些不悦。

  沐星云点了点头,她虽然并未修行噬骨术,但也知道其特性,若想在不留下任何气息的情况下做到除非是巽魂镜或者比这境界还要高一些的实力。

  陈星舒摇了摇头:“师兄,我并不是在说你,这巽魂镜想来当今也是无人,而剩下的只有一种可能......”话语顿了顿,再次扫过场中众人。

  “那便是有人改进了这种邪术!”其实在他说这话的时候很多人心中已经有了这样的猜测,毕竟巽魂镜那是很多年前才存在的。

  诸葛宏站起身来,刚才那位自爆的男子便是出自他的门下:“我的所有弟子我都检查过他们的根骨魂灵,却是没有半分异常,而且在来参加八峰武较的前一天我都一一检查过,并无异样。”

  徐世尧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坐在最末位的风末言和关奎说道:“在这千叶宗乃是由我们四位长老共同监控,也是并无什么异常。”

  风末言摇着扇子,连眼神都没有动弹分毫。这是在他意料中的事情,自己能到这千叶峰自然是有所预料,而那晚之所以并不对夜沐雨用强这才是最主要的原因,他还没自大到那种找死的地步。

  沐星云说道:“那这噬骨术应该是这名弟子上山前被人种下的,也合了陈长老的猜测,看来有人已经将噬骨术加以了改进,而且应该不止这一种邪术。”

  代灵溪起身问道:“若要调查这事,想来并不会简单,不过这一次的武较不止沐师姐如何定夺?”

  “继续!”沐星云回答得很干脆,没有分毫的犹豫,显然她早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

  代灵溪微一施礼:“师姐好气度。”

  而在燕归居,苏禾所住木屋里。夜沐雨等六人都安静地坐着,连一向说个不停的蒋小虎也是趴在桌上一眼不发。

  林曦月最先受不了这样的气氛:“我去看看苏姐姐。”起身便径直走进了苏禾所在的房间。

  “哎,这应该没什么吧,又不是苏师姐造成的。”蒋小虎抬头说道。

  “我说你叫什么师姐,那可算是你的师侄女!”夜沐雨笑了笑,这气氛却是有些压抑,不过这里的人应该想的和蒋小虎不同,苏禾问题本就不大,最关键的问题这自爆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习惯了,习惯了!再说你们几位哪个又喊过我师叔的?”蒋小虎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身份,不过随后便是憨憨一笑。

  木凝安这是开口:“那请蒋师叔让里面那位叫你师叔呗。”

  蒋小虎朝那卧房的门看了看,咽了一口唾沫,随后便使劲地摇了摇头:“惹不起,惹不起!”

  房间里的气氛顿时要轻松了不少。木凝平看向寒空问道:“寒师兄比我们上山的时间要早不少,却不知你可否知道一些?”

  寒空眉头邹在一起,似乎在回忆自己看过的一些资料,不过最后还是摇了摇头:“没有一丝的印象,从来都没见过有哪本古籍上有过类似的记载。”

  “嗯!我自问也在孤云峰看过不少的古籍,也并未见过类似的记载......”木凝平脸上露出些许的失落,自以为阅尽所有古籍却不尽然全知。

  “哎,一群笨蛋,这应该是噬骨术,一种邪术。”夜沐雨没兴趣看书,对于他们两人的对话却是插不进嘴。而脑海中小白的声音却是响起。

  “额~你还能看到外面的情况?”夜沐雨拿起左手看着那黑黝黝的戒指,心中暗自问到。

  “废话,难道你没眼睛吗?只要你能看到我便能看到。”小白此时火气似乎有些大。

  “大姐,有没有搞错?你这是占有我的身体,算是非礼吧。”夜沐雨心中一阵郁闷,原来小白不仅能知道自己的想法,连自己的身体也能同时使用,而自己却只能带着一个黑不溜秋的戒指,忒不公平了。

  “邪术种类繁杂,而这噬骨术属于其中最为隐秘的一种,其作用可快可慢,其快慢皆由施为者修为强弱决定。若是我刚才感知没错,在那男子自爆的瞬间有一点的黑暗气息钻入了地面。”小白并未理会夜幕雨的话,自顾自地说到。这声音本就是在夜沐雨脑海中响起,也不怕他听不到。

  “你怎么能感觉到?”

  “因为我曾经也被种下过噬骨术,而且那点黑暗气息与我之前体内所有的气息是一样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