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寒雪暮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寒雪暮日 辰新 3004 2020.06.21 14:34

  两人讲述完,陌千言点了点头,说道:“若是如此,那我夜殇自是没有拒绝之理。灵溪,弟子择选便由你来办吧,十天之内将这消息传到天越国境内的大小城池。”

  陌千言看了一眼余念雪和紫菱又继续说道:“夜殇之事暂时莫让外人知晓。”

  代灵溪微微点了点头,也没等陌千言说话便转身离开了夜华殿。

  待到感应不到代灵溪的气息,陌千言手一挥,三人周围便有一小的结界出现。陌千言脸上满是严肃:“我怀疑此事与她有关,但是即便是我也查询不到任何的踪迹,所以你俩自今日起便到无涯观闭关,那里没有我传与的手诀是没人能进入的。”

  “那父亲和紫姨?”余念雪听到陌千言如此说却是有些激动。

  陌千言摇了摇头,说道:“我自有计较,你们在这里反而是中拖累。”

  与此同时包括玄天门在内的九大修真门派也开始了择选弟子,而自那时开始御魂洲几乎已经成为传说的修真界再次出现在了所有人的眼前。只是只有很少的人才会明白,这并不是什么好事。

  武月阁,御魂洲武者的最高组织,它独立于其他所有国家之外,即便是各国君主也是对其礼让三分。武月阁位于云燕国境内,距离姑苏城也不过百里。剑堂,两人分坐两侧。一人青衫白帽,身材匀称,那脸上的轮廓极为分明,英气之外还带着许多的恬静自然;而他的对面却是一身白色短打,身材极是魁梧,那一身的腱子肉便能让人敬而远之。

  两人便是这武月阁的两位堂主,剑堂风末言,刀堂关奎。

  “疯子,这阁主什么时候才来?”关奎有些坐不住了,两人在这里已经坐了一个多时辰了。

  风末言对于关奎的称呼倒是没在意,似乎这样的称呼他已经习惯了。摇了摇头说道:“我去哪里知晓?你又不是不知道阁主他老人家的脾气,哪一次只叫我俩的时候准时过?”

  关奎想了想,瓮声瓮气地嗯了一声,便闭口不言,这身边的茶水他是一点都没动,按着他的想法就应当换成酒那才是正确的。

  “二位久等了。”一个白发老者跳进了剑堂,只是这人头发散乱,衣着极为普通。倒是和徐世尧相差无几。

  风末言和关奎同时站了起来:“阁主!”

  “都说好多次了,就我们三人在的时候就不要那么多的礼数。”那老者说话之间手在面前一挥,风末言和关奎便直起了身体。

  “阁主突破了?”风末言抬头一脸惊喜地看着那老者。

  “突破个屁,碰到一丝而已。”老者说话倒是很市井。

  老者坐到了主座,喝了一口早已经准备在边上的茶水,这才正色道:“末言,可查清了事情缘由?”

  风末言本就没有坐下,见老者问自己,点了点头道:“阁主,查清了,此次修真界重现便是因为封印出现了问题,而且!已经有被封印之物出现。”

  “嗯?!”老者眉头邹起,封印在他这里本就不算是秘密,可封印之内居然有东西已经逃出这就有些让他意外了。

  风末言点了点头,继续说道:“那千叶山脉中已经有一个镇子几百号人一夜便悄无声息地死去,且这些人身上连一丝伤口都没有,连千叶宗都没有查清到底是谁干的。不过,他们应该是救了一个幸存者。”

  老者点了点头,此刻没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而堂下的两人却是不敢做声。

  王玄一,武月阁阁主,也是这御魂洲唯一为世人所知晓的地阶武者。此时的他看上去有几分和蔼,可只有真正了解他的人才是知道他的厉害。

  “那个......师父......哦,不,阁主你今天找我们来是为了什么?”关奎见王玄一半天不说话,忍不住问到。

  “小奎奎,说了你多少次了,别叫我师父,看看你如今这副打扮,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来给我武月阁送猪肉的。”王玄一被他一打断,心中有些气恼。

  关奎赶紧低下了头,哎~摊上这样一位师父真不知幸运还是不幸。

  “百年了,即便是月家也不过让他们动用了些许的力量,这一次应该不同寻常。你们!尽快重新整合我武月阁的力量,还有,广收弟子。想来修真界重新现世是有很多人不愿意看到的。密切注意落凤坡的情况,那里发生的任何事情我要第一时间内知道。”王玄一吩咐到。

  风末言和关奎同时应了下来,就听见王玄一又说道:“如果可能,我想见见那位幸存的人,或许他能告诉我们一些东西......”

  夜沐雨手中的木刀带着浑厚的黄色光芒飞快舞动,明日便是与方鸿剑约定的日子,可这龙雀刀法第三重与第四重仿佛是有一道厚厚的墙挡着,无论夜沐雨如何努力就是无法突破。

  早在几日之前,蒋小虎和木凝安已经过来告诉过自己,那方鸿剑已经突破到了黄灵境的修为。

  夜沐雨将木刀插在地上,吐出一口浊气,虽然没能完全修成源始功但其上的吐纳之法他还是学到了一些。

  身上的燥热感瞬间便少了许多,如同在冰水中浸泡过一般。忍不住轻轻叫了一声。

  “哥!你在干嘛?”蒋小虎突然跳了出来,夜沐雨方才一直没注意四周,倒是被他吓了一跳。

  “刚练完。”夜沐雨指着地上的木刀。“我说你这每天往我这里跑做什么?你不赶紧去修炼,莫到时候连源始功都学不会。”见蒋小虎很自然地坐到了自己身边,夜沐雨没好气地说道。

  虽是很感激他的好意,可如果因为自己而耽误了这小子总是不好的。

  “哥,要不咱就别比了,认输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我听说那方鸿剑已经放话出来.....”蒋小虎对于夜沐雨的话直接无视,却是满脸担忧地说道。

  “额~老弟啊,我都说过了,这比试我不会输,你看那么大只老虎都并不是我的对手,就方鸿剑那小子那点肉哪里会是我对手?”夜沐雨已经认了这个朋友,如今会如此关心自己的好像不多了。

  蒋小虎的脸上却没丝毫的笑容,说道:“哥,我知道你武功厉害,可那黄灵境......”

  夜沐雨没等他说完,一把将他从地上拉了起来:“走,今天白叔不知从哪里弄了些野味,我们先去尝尝。”

  翌日,方才有一抹阳光探出头来,可这燕归居的广场上却是人头攒动。毕竟这里已经安静了太久,能有这样的热闹又怎能错过。

  陈月然居然先从楼上下来,这时他第一次主动说话:“你小心些。”

  夜沐雨甩了甩脸上的水,每日早上用泉水洗脸真的说不出的畅快。“谢谢!”两人到了燕归居后便住在一个屋檐下,虽是很少说话,但好歹也算得上是熟悉。

  不知道陈月然的修行情况,但夜沐雨知道这个家伙有多勤奋。即便是夜沐雨也不敢说能够和他相比。

  广场很大,四周种着鱼鳞树,每一株几乎都有五米的高度,叶并不宽大,但树干上凸起的厚厚的树皮如同鱼鳞一般整齐排列,几十株的鱼鳞树环绕于广场四周却是有些壮观。

  主角未到,可此时广场却已经热闹非凡。

  “来!来!来!下注了,生死斗百年一遇,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怎么个赔法?”

  “北院方鸿剑一赔一,南院那谁一赔五。”

  “靠,小林子,你这也太不专业了吧,名字都没弄清楚就敢开庄?”

  “得......就你厉害,就问你玩不玩吧?”

  “娘的,老子要让你破产,天魂石一块我压方鸿剑胜。”

  那被称作小林子的人脸色有些不太好看,这家伙家里本就是开赌坊的,对于有钱捞的机会他可不愿意错过,可这一上来便来个大的,说实话还是有些压力的。毕竟这方鸿剑的实力摆在那里。至于夜沐雨他也调查过,这家伙到现在连源始功入门都没有达到。如果说夜沐雨能够胜利那几乎是毫无可能的。

  可这里有些东西并算不上秘密,方鸿剑进入黄灵境拥有了使用器灵的实力。如果换一个对手或许还有可能会败,至于南院的弟子......还没资格说这样的话。自然的来这里下注的大多都是看好方鸿剑。

  看着方鸿剑名字上已经堆积起来的修炼魂石丹药,小林子有种跳下千叶峰的冲动,妈的自己这次真的打错了算盘。到现在也没有一个人下注于夜沐雨。

  “我压夜沐雨,两块地魂石。”寒空手拍在夜沐雨的名字上。

  小林子笑得很开心,不管怎么样只要有一个冤大头也是好的,自己也少亏一些。他已经打定主意在这千叶宗里以后就不干这样的买卖了。

  “好咧!寒师兄两块地魂石压夜沐雨。”小林子高声说到,他想让更多的人听到。

  可惜,只是有很多人的目光看向寒空,却没人改变自己的想法。实力才能决定一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