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寒雪暮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寒雪暮日 辰新 2714 2020.06.17 14:11

  棍剑交织,那少年的剑术似乎也不太多,几十个回合两人都没占到半分的便宜。少年人应该学了些法术,而夜沐雨此时力量似乎用之不竭。

  两人嘴角此时都挂着些许的鲜血,而夜沐雨手中的断棍也已经短了不少。

  再次交击之后,两人纷纷向后退了几步。少年将剑收了起来,双指并拢按着了自己的额头,嘴里还吟唱着什么,只是声音很快很小,没办法听清说的什么。

  夜沐雨虽然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但对自己来说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再次欺身上前,只有蠢材才会给对手机会。

  断棍狠狠地劈下,这一次是直直对着少年的脑袋而去。

  少年对于实战还真没经历过,虽然动作已经足够快了,可他自学的法术本就不太熟练,加上夜沐雨如此不讲理的打法。此刻想要躲避已经来不及,那断棍眼看着便要和脑袋来个亲密接触了。

  一道紫芒突然出现在两人之间,那紫芒如同丝带一般将夜沐雨手中的木棍裹挟住,又蔓延开来将夜沐雨的身体也包裹,缓缓地放在了地上。

  “你们在干什么?”许久未见的汐瑶此刻出现在了两人的眼前。

  “师姐,这小子想杀我。”那少年率先开口。

  夜沐雨没有说话,原来自己还真没猜错,这家伙还真是这千叶宗的弟子。

  “林玄,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汐瑶看了一眼夜沐雨,开口却是问向了那少年。

  “额~我......”

  “你不在家里闭门思过,到这里做什么?如果让陈长老知道了可没你好果子吃。”汐瑶见林玄支支吾吾,又继续说道。

  林玄本还要狡辩几句,可看到汐瑶已经拧到一起的柳眉,再想想陈长老那可怖的面容,这才老老实实地低下了头。

  “赶紧回去,我自当没见过你,如果你再到处乱跑,别说陈长老,我也饶不了你。”

  “知道啦~”林玄一脚踢飞地上的一颗石子,语气中满满都是不甘。临走还不忘狠狠地看了一眼夜沐雨。

  木屋之内,夜沐雨的伤口已经包扎好,也不知汐瑶给自己抹的什么药,此刻那些伤口居然没了半分的痛楚。

  “你呀~”汐瑶手在夜沐雨额头点了一下,没好气地说道:“伤本就没好,还跑去和人打架。”

  “姐姐,这都是那个什么林玄惹的我,我也是被迫还击的。”夜沐雨明白汐瑶是偏袒自己的,也不知她为何会对自己这么好。

  “算了,应该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对了,今日我是来告诉你的,我与几位师兄需要闭关,兴许要几年的时间才能出关,你就好好待在这里,我已经请白叔照顾你,就是那个给了送饭的老伯。如果你想参加弟子选拔,你带着这个去神风殿,自有人帮你的,不过能不能进入千叶宗便看你自己了。”说完汐瑶便将一枚腰牌递给了夜沐雨。

  那腰牌全身通透,触手有一种冰凉的感觉。

  “记得收好,对你有好处。对了,如果你没能通过......那就回这里等我出来再说,不许乱跑。”汐瑶见他将腰牌收好,又嘱咐道。

  “嗯嗯!姐姐,你为何对我这么好?”夜沐雨低头将腰牌挂在自己腰间,小声问道。

  只是等他抬头,这房间里哪里还有汐瑶的身影。

  “因为你叫我姐姐......”

  木屋不远处的花丛中,那只被夜沐雨救下的兔子,此刻正歪着头好奇地看着汐瑶消失的地方,眼里有些许的迷茫。

  脚步声从门外传来,对于这个声音夜沐雨已经很熟悉了。白叔拧着一个木桶缓缓打开了木门。

  “叔,不是说了吗,我到你那里吃便是了,你就不用跑那么远了。”夜沐雨嬉笑着说道。

  “滚~离我远点,你这一身汗臭,今天我才换的衣衫。”白叔没好气的一把将夜沐雨推开。

  夜沐雨哪里能让他这么推开,双手直接握着白叔的手,一转身便把在了他的肩膀:“叔,好久没到你那里喝酒了,还有吗?咱爷俩喝点。”

  “就你那酒量,还好意思说,一杯酒就醉的家伙,别浪费我的酒,这里酿点酒可不容易。”

  这已经是夜沐雨在花幽谷的第三个月了,对于这里的生活他也算是习惯了,虽然只有自己和白叔两个人,但是还算得上舒适。

  白叔也不过五十岁左右,有些驼背,头发也全白了,所以看上去比实际上要老不少。夜沐雨知道他倒不是不喜欢说话而是因为这里在夜沐雨来之前就他一个人,他在这里也只是负责看管这里的花草的。

  白叔好酒,可这千叶宗没有这东西,好在他上山之前是个农户出生,本就有酿酒的手艺,所以就有了他那一屋子的果子酒。

  夜沐雨和他熟络之后便时常去他那屋子里,最开始只是想找个人说说话,可到了后面便多了一个目的,就是那个藏酒的木屋。也不知是那个酒的酒劲太大还是自己酒量不好,每次只要喝上一点就会醉倒过去。

  日子久了,白叔也就随他去了,毕竟这小子也喝不了多少。只是明面上白叔还是装作不知道罢了。

  衣衫已经湿透,夜沐雨方才将木刀收了起来,这木刀是白叔帮他打造的,虽然轻了些可至少比木棍要好太多。

  一直有些担忧那个林玄会来报仇,可自从那天之后,这家伙就没再出现过,想来还在闭门思过吧,不过他不来倒好了,谁愿意麻烦缠身呢?

  将衣服穿好,那被人偷窥的感觉再次传来,三个月的时间,夜沐雨能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力量强了不少,而且感知能力也提升了许多。

  扭头往右边的花丛望去,手中的木刀直接丢了过去。小样,还当我找不到你啊。

  花丛一阵晃动,良久才停了下来。就看见一只白色动物从里面钻了出来。夜沐雨记忆很好,虽然这东西耳朵短了许多,但身体却没多大变化,正是自己那日所救的兔子。

  那兔子双眼哀怨地看着夜沐雨,似乎在埋怨他刚才的行为。

  “你是那天的兔子?!”夜沐雨鬼使神差地问了这样一句。

  就见那兔子先是点了点头,紧跟着又是双眼冒火狠命地摇起头来。

  夜沐雨看得有些惊奇,这兔子居然能听懂人话,看来这千叶宗果然是宝地啊,连这里的动物都能听懂人话。

  “你这耳朵怎么短了这么多?”也不管那兔子又是点头又是摇头是什么意思,他已经蹲在兔子的身边,摸了摸它那对耳朵。

  兔子居然没有躲开,而是使劲地摇头。

  夜沐雨哪里知道它要表达什么,自顾自地言语了两句便起身准备离开,对于烧烤兔子他现在可没多少兴趣,再说了这里也没那么多的调料,吃着应该没多少味道。

  就在夜沐雨准备迈步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的长袍被拉住,扭头看去却发现那兔子居然一口咬着自己衣袍,还一个劲的向自己使眼色。

  “靠!你这是成精了啊。”夜沐雨一阵无语,能被一只兔子使眼色的怕这御魂洲也属他第一份了。

  “你要带我去什么地方吗?”夜沐雨再次蹲下,略一沉思便问道。

  兔子猛地松口,头点得如同拨浪鼓一般。随后便转身进了花丛,在进入前还不忘用那短短的前爪朝夜沐雨挥了挥,示意他跟着自己。

  夜沐雨一阵挠头,这都哪跟哪啊,自己居然被一只兔子指挥了。

  不过出于好奇,他还是跟了上去,那木刀已经被他捡了起来握在手中。

  从白叔那里他知道这花幽谷的花是经过千叶宗的改造的,花基本都有一人高,而且每一株都是一般的高度,而花径柔软,只要不是直接断裂那这些花都能很快恢复如初。

  钻进了花丛,夜沐雨感觉被什么抚摸着,着感觉让人很是不舒服。

  兔子就在不远处,这家伙时不时回头看看夜沐雨,似乎在确认他是否跟了上来。

  也不知走了多久,就在夜沐雨以为这兔子是在忽悠自己的时候,兔子突然停了下来,看了一眼夜沐雨,往前一跳便从夜沐雨的眼前消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