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寒雪暮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寒雪暮日 辰新 3030 2020.06.17 14:11

  几人的目光都投向徐世尧,也不知道他是想到了什么。

  “额~忘却了,我好像在哪里看到过......”徐世尧尴尬地抓了抓后脑勺,略微有些尴尬。

  众人皆是无语,连慕容枯也忍不住摇头。还是林邦彦开口说道:“师兄,您再好好想想,这事情我看和那个空间应该脱不了干系。”

  陈星舒也开口说道:“宗主,封印既然出现了缺口,想来不会如此简单,既然几大门派已经议定,那我们自然不会反对。三十年后我们这些老骨头肯定会参与,但是这十年之后我千叶宗该选哪些弟子前往?”

  沐星云点了点头:“陈长老,这几百年来修真界人才凋零,年轻一辈中能达到乾魂境的也不过寥寥数人,故而才会在明年由几大门派统一在世俗界广收弟子。十年也不算太短,天资聪颖者自然能达到一定的实力,到时修真界会在我千叶宗举行会武,以选出十年之约的人选。”

  见陈星舒点头,沐星云才继续说道:“这次择选弟子就由二长老和陈长老负责可好?”

  夜殇,也算得上一个比较早的修真门派了,其位置在西北苦寒之地,祁山之端云雾缭绕,比之千叶峰更加的险峻,飞鸟难至。

  白雾之中,两个俏丽的身影急速穿梭着,着密林似乎完全对她们造不成丝毫的影响。

  “雪姐姐,咱们连续赶了几天的路了,能不能歇一会啊?”说话的正是紫菱。

  余念雪没有半分停顿,那一道由传息术传来的信息应该不会有假。如果不能及时回到山门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紫菱可从未见过余念雪如此之严肃,赶紧也跟了上去。虽是娇蛮,可事情的轻重缓急她还是分得清的。

  祁山最顶端的迷雾中似有些许的红色在蔓延。

  夜沐雨也不知道这是自己在千叶宗待的第几天,总之这段时间只有一个老叟在给自己送饭,而其他人他是一个也没见到过。

  花幽谷很大,各种叫不出名字的花争相怒放。而除了角落处的两排木屋,这整个山谷中也只有那个凉亭位于其中。

  夜沐雨很想找个人说说话,可那个老叟每次都是丢下饭食便转身离开,任凭夜沐雨如何呼喊他也不理会半分。

  每日除了练习秦云之前所教的刀法,他便无事可做了。只是每次练习之时,总感觉有一双眼睛在看着自己。

  这怪异的感觉从自己第一次练习之时便有了,起初他还以为是那个老叟,可后来他去查看过着老叟每次送了饭之后便不会再留在这山谷中,背着一个背篓便不知所踪了。

  好在似乎对方也没恶意,索性也不再理会,在这千叶宗之内应该没什么危险才是的。

  没有刀,每次也只能用木棍替代,这用刀讲究一个势,与剑却有很大的不同,刀法并不占主要的地位,而气势才是使刀最关键之所在。这是秦云所讲,只是他也只是每次让夜沐雨练习势,至于刀法还没有教上分毫。

  木棍在手中呼呼作响,“咔!”猛的一声响,那手臂粗的木棍居然断裂开来,夜沐雨全身都是汗水,将手中的断棍一丢,一屁股坐在地上喘着粗气。

  实在太累了,以前即便有秦云在他身边督促,也从来没有如此刻苦过。

  就在他准备躺下准备迷瞪一会的时候,花丛里一阵骚动,一道白色的身影快速蹿了出来。

  “嘭!”这白影来势极快,直接撞到了夜沐雨身上,还没等夜沐雨有任何反应便直接钻进了他的衣袍之中,这衣袍是汐瑶给他的,略微有些大了些,练习之时脱了丢在了地上。

  “咦?这里怎么有人?你看到一只兔子没有?”花丛内又是一阵晃动,一个白袍少年拧着一张弓钻了出来。语气之中带着高人一等的傲气。

  “喂!问你话没听到吗?”那白袍少年见夜沐雨没回答自己,似乎有些恼了。

  本来已经打算将自己衣袍中的那东西交给那少年的夜沐雨,见他盛气凌然的模样此时却又改了主意,斜视着白袍少年很淡定地摇了摇头,随后手指向了另一个方向。

  白袍少年疑惑地看了一眼夜沐雨,扭头便迅速地钻进了那堆草丛。

  “切,任你千叶宗弟子又如何,还不是一样被窝骗。”夜沐雨见草丛里没了动静,忍不住嘟囔道,那白袍少年衣袍上的标准和汐瑶身上的一般无二,想来也是千叶宗的弟子才是。

  “喂,我说你也该出啦了吧?你就不怕我把你也炖了吃了?”夜沐雨看向地上鼓起的那一团说道。

  那小东西在衣袍里动了动,发出一阵类似鹿鸣的声音,以前跟着秦云也没少去打猎,夜沐雨倒是对很多动物有些了解的。

  等到那小东西从衣袍中露出一个脑袋,夜沐雨才看清楚,这不是兔子又是什么,不过从那对不大的耳朵判断应该才出生没多久。

  那小脑袋警惕地四处张望,似乎还有些害怕。

  “已经走了。”夜沐雨朝白袍少年消失的地方点了点头。

  那小兔子似乎能听懂夜沐雨说的话,也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不过就在此时那花丛居然动了起来,白袍少年居然从花丛里走了出来,那弓箭已经张开。

  “哼!我就知道你这小子在骗我。”白袍少年轻蔑地看向夜沐雨。

  那兔子反应极快,快速地钻到了夜沐雨的身后。此时夜沐雨还是坐在地上的,正面面对着那白袍少年。

  “让开!”白袍少年冷冷地说道,倒像是命令一般。那弓箭的箭尖带着一丝寒光。

  夜沐雨本就是吃软不吃硬的主,此时也是冷冷地看着那白袍少年。如果他好好说话,自己又不是什么悲天悯人的性格,再说了自己杀的兔子可不是少数。抓了这兔子送给他也不是不可以。可这家伙如此态度就让人不爽了。

  本来内心中的压抑无处发泄,这时候正好找到了一个出口。

  缓缓地站了起来,顺手还捡起了那截断棍,手中有些东西比没有要好多了。

  “就凭你?”夜沐雨傲然说道,此刻他将气势提到了极致,倒有几分豪气。

  白袍少年一愣,他在这千叶宗还是第一次遇到敢如此和自己说话的人,当然那些老头子除外。“找死!”怒吼一声,右手一送,弓弦声起,那弓箭便如同出笼的猛虎朝着夜沐雨的面门而来。

  夜沐雨早有准备,身体不动,算准弓箭的来势一棍便打在箭身之上。

  梆的一声轻响,夜沐雨身体微微一晃,手臂感觉一阵酸麻。

  “好大的力道。”两人同时暗道。与此同时两人却是同时动了起来。

  少年快速后退,右手快速从后背在箭囊里取出一只箭;而夜沐雨吃了刚才一亏,此时哪里还会给他机会,携着木棍快速靠近那少年。

  夜沐雨终究还是慢了一些,那少年又一箭射了过来,夜沐雨反应也是极快,眼见箭已贴近,身体往边上一扭,那箭贴着右臂穿了过去。

  刺痛传来,夜沐雨却没有丝毫停留,他知道不能再给对方机会了。

  身体只是轻微晃了晃,手掌却将断棍握得更紧了些,双脚再次发力,已经离少年只不过两步的距离。

  “杀!”夜沐雨双眼似乎有些泛红,怒吼一声。双脚一磴,身体已然跃起,断棍如刀,直直劈向了少年的脖颈。

  少年也是短暂地楞了一会,他可没见过如此的场面。不过很快他左手握着的弓居然全身发出光晕,片刻便光芒大盛,就看见少年左手抬起,正好挡住了夜沐雨的断棍。

  夜沐雨只感觉右臂传来一阵巨力,身体直接飞了出去。一口鲜血直接吐在了地上。而右臂本就有些淌血的伤口此时更大了些,已经将那薄薄的短打染成了红色。

  断棍此时却依旧握在手中。武器是一个武者的一切,任何时候都不能丢。秦云的话此时在耳边回荡。

  “你不是我的对手,你将棍子丢了,我便饶你不死。”少年弓箭上弦再次对准了夜沐雨。

  “切~”夜沐雨单膝跪在地上,很不屑地吐了口带血的唾沫。

  本来已经无力的身体突然一股燥热从右臂开始蔓延全身,片刻夜沐雨便感觉身体内仿佛有了用不尽的力量。

  跪地的左膝处突然一阵烟尘起,夜沐雨的身体如同一柄利箭,眨眼便到了少年的身边,这一次还没等少年反应过来,断棍已经狠狠地打在了他的后背。

  少年轻哼一声,后背却又是一阵白芒起,那准备再次落下的断棍却如同打在空气中一般。

  夜沐雨哪里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等他准备收回断棍之时,一道寒光从眼角处传来,好在此时的他似乎反应也快了几分,头往后一仰,那道寒光从眼前直直划过。

  “老子今天杀了你!”少年已经转过身,双眼也是通红,直勾勾地看着夜沐雨,此刻他的手中一柄长剑正发着微光。

  “来,来,来!怕你老子跟你姓!”夜沐雨擦了嘴角的鲜血,左手中指竖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