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寒雪暮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寒雪暮日 辰新 2841 2020.06.17 14:11

  被一只兔子玩了,这是夜沐雨脑海中的第一个反应。紧跑两步上前查看,才发现兔子消失的地方居然有一个朝下的洞口,四周分别布着四个石凳,而一个石桌歪倒在一边。

  夜沐雨借着阳光朝洞里看去,这洞口大小刚好能容下一个人,只能看到外面的一点,至于里面有什么就完全看不到了,夜沐雨可还没傻到在这种情况下跟着跳下去。鬼知道里面会有什么。

  “靠!”夜沐雨怒骂一声,吐了一口唾沫转身便往刚才来的方向走去。

  这该死的兔子,居然恩将仇报。也只能自认倒霉,毕竟这事情也是自己自愿的。

  虽然没有刺,但是花径和花瓣上却是带着很多的露出,等到他走出花丛,已经全身湿透,如同在河里游了一圈。

  又在心中将那该死的兔子骂了一遍,这才愤懑地走了。赶紧到白叔那里洗个澡,他那里有现成的热水。

  祁山,绝情崖。此时余念雪和紫菱相互搀扶着,衣袍到处都是鲜血,两人时不时在往外咳着鲜血。

  “两位师妹,还是乖乖投降吧,现在夜殇已经不是以前的夜殇了。”在两人对面站着一位黑衣男子,双手各持一柄软剑,双眼阴冷。

  “寒师兄,你到底怎么了?我父亲和几位长老到底怎么了?”余念雪有些不甘地问道。

  两人进了夜殇之后便遇到了袭击,而袭击者便是眼前的这位寒师兄,父亲最为信任的弟子。

  寒陌使劲摇了摇头,似乎在挣扎,软剑丢在了地上,双手抱头很是痛苦,随后便是一声大吼:“走,赶紧走!”

  余念雪和紫菱对视一眼,同时点了点头,也不再管寒陌,转身便从绝情崖上跳了下去。

  “啊~~~~!!!!”祁山上,一阵凄厉的惨叫响彻云霄。

  “草,又是你,你居然还敢来,老子不把你烧烤了我名字倒过来写。”夜沐雨从池子里跳了起来。“我去,我的衣服。”夜沐雨想哭了,这兔子已经骚扰了自己不知多少次了,这次居然把自己的衣服都给偷了。

  “嗯!?”等夜沐雨骂完,眼角的余光看到地上似乎有东西在反光。

  捡起来才看到居然是一张玉,是的,确实是一张,这玉薄薄一片,和书页一般大小。

  夜沐雨反复看了这张玉,也没发现有什么异常,突然想到了什么:“大哥,你丫偷衣服也就算了,能不能留个裤子,我咋回去啊。”

  在白叔的那个藏酒屋,夜沐雨又认识了一个白发老头,和自己一样也是来偷酒喝的。那老头说话很是风趣,两人很快就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在一次醉酒之后,夜沐雨被这老头拉着结拜为了兄弟。只是老头从来都不告诉自己他的名字。

  “大哥,能不能帮我看看这东西。”两人又一次蹲在房梁上,推杯换盏之后夜沐雨拿出了那张玉片,递了过去。

  “别忙,说说今天是不是又被那兔子调戏了?别告诉我没有,我可是看到你光着屁股回的屋子。”老头放下酒杯笑嘻嘻地问道。

  夜沐雨也是郁闷,本来这事情他打算烂在肚子里的,可好死不死地一次醉酒后就告诉了老头,这之后自己就惨了,每次自己被兔子戏耍之后这老头就要嘲笑自己,而且即便自己不说这老头就好像亲眼看到的一般。

  “大哥,咱能不能做事光明些,你这样跟踪我可不算什么英雄啊。”

  “切~你也好意思提英雄两个字,你看看我俩这位置,最多也只能算梁上君子吧。还有我可没那么多时间跟踪你,只是偶然路过而已。”

  “我信你个鬼......你个老头子坏滴很。”

  两人又是一番相互嘲讽,这时候酒也喝得差不多了。最近夜沐雨感觉酒量长进了不少,至少和面前这老头五五开。

  老头这才拿起玉片,良久方才方才轻“咦”一声。

  夜沐雨也不知这老头的底细,不过看他模样应该也没怎么见过世面。

  “骨玉。”就在夜沐雨准备收回玉片之时,老头嘴里蹦出了两个字。而且脸上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庄重。

  “骨玉是什么?”夜沐雨见状就更加好奇了,没想到这老头居然还真知道这东西。

  老头将骨玉在手中反复摩挲,没放过玉片上的每一个细节。

  过了许久老头才叹了一口气,将骨玉递给了夜沐雨:“哎~这骨玉即便是千叶宗也没有几片,你小子倒是有些机缘,如果有一天你能够参悟其中的秘密,或许会有很大的收获,当然你可把这东西收好,小心别因为它而招来杀身之祸,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啊。”

  “额,这么说这东西很珍贵?那就送给大哥了,反正我拿着也没什么用,大哥既然有了解,这东西在你手中自然比在我手中要强上许多。大哥,你也别拒绝,就当我借给你的,好东西就别让它埋没了。”夜沐雨没有接过骨玉,而是将老头的手给推了回去。

  老头有些诧异,他不是没想过将骨玉占有,要知道这骨玉对于一个修行者来说无异于一个天材地宝,兑魂境以下提升一个境界。

  只是他没办法做到直接强别人的东西,而且这还是自己的小兄弟,虽然是自己醉酒后的无意之举。

  “大哥,你咋了?”

  “被酒呛的......那我就却之不恭了,以后咱俩就是亲兄弟了。”老头突然来了兴致,又调下房梁拧了一壶酒上来。

  “别介呀,一会白叔就该回来了,看到不好.......”

  房梁上鼾声大作,白叔有些郁闷地看着躺在地上的夜沐雨,也不知这家伙这次喝了多少,怎么踢都没有半点反应。

  一人一兔四目相对,那兔子双眼血红,如果眼神能杀人估计夜沐雨已经尸骨无存了。

  “哎呀,别这么小气嘛,给我大哥和给我一样,以前我错怪你了,没想到你还是知恩图报的嘛。”夜沐雨倒是无所谓样子,笑嘻嘻地看着兔子,嗯~好像这家伙就不是兔子,这耳朵已经差不多和脑袋平齐了,完全就没有了兔子该有的特征。

  兔子却是更加不爽了,将头狠狠地扭向一边,不再看夜沐雨。

  夜沐雨摇了摇头,看来这只兔子脾气还不小。

  “得,你看这样好不好?以后我就不叫你兔子总可以了吧?”夜沐雨也有些过意不去,一屁股坐到了它的身边,在它的脑袋上摸了两下。

  这小东西听到这话,双眼一下清明了许多,夜沐雨似乎看到了它脸上居然露出了笑容,那是算计别人之后得手才应该有的笑容。

  “得!缘由因起,果由天定。以后咱俩就是朋友,以后可不要再偷我衣服了,我就那么几套衣衫,你这一个月下来,我就剩两套了。”夜沐雨算是看出来了,这小家伙就是兔子成精。

  兔子很人性的点了点头,喉咙里居然才出了类似于狼嚎般的声音。

  木刀早已经被夜沐雨弄坏了几个,以至于白叔已经拒绝为其提供刀具制作了,谁让这家伙一天坏一把。

  力量上的增加夜沐雨感受很是明显,现在这里的手臂粗的树干已经经不起自己一拳了,可惜没有人或者什么动物能让自己实践一下。

  至于小白,那还是算了,上次自己想要试试自己的力量,把这家伙拿来当陪练,可惜连人家一根毛都没碰到,那速度快得有些离谱了。自己那位结拜大哥,只从拿了自己的礼物便没再出现过,如果不是见财忘义,那便是躲在哪里研究那片骨玉去了吧。

  夜沐雨垂头丧气地靠在凉亭,小白刚才还在身边,这时候又不知去了哪里。白叔已经告诉了自己,千叶宗的弟子选拔还需要等上三个月的时间,他很想早些拜入千叶宗,毕竟那里才能让自己快速地强大起来。

  就在夜沐雨胡思乱想的时候,一个略有些熟悉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夜沐雨,你在哪里?给老子滚出来。”

  只是稍一思考,夜沐雨便知道来人是谁了,毕竟自己在这千叶宗就认识那么几个人—林玄。

  夜沐雨瞬间就来了精神,林玄真的很懂自己啊,每次出现的时机掌握得不要太好。

  “哟!林家小少爷出关了,你这关可闭得有点久啊!”夜沐雨看着一脸杀气的林玄,笑嘻嘻地说道。这林玄便是三长老林邦彦的孙子,这是老头在一次喝醉的时候告诉自己的。

  林玄双眼圆瞪,夜沐雨能感觉到他身上有一股无明业火在熊熊燃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