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寒雪暮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寒雪暮日 辰新 2883 2020.06.21 14:33

  龙雀刀法讲究一个势,却正好和夜沐雨练习时所想的一样。刀法讲究直来直去,如果没了气势那和咸鱼便没什么区别了。

  饭堂后的一处空地处,每日便多了一个身影。手中依旧是木刀,可此时在夜沐雨手中却好似多了一种灵动与气势。

  早已经湿透的衣袍被丢在了一边,赤裸的上身在阳光照耀下已经有些黝黑,不过却是让夜沐雨看上去多了几分坚毅,那本有稚气少了许多。

  兴许是自己对于刀法的领悟力超强,仅仅一个月的时间,夜沐雨便已经将龙雀刀法练习到了第三重,黄色刀芒即便是在木刀上也隐隐有之。

  徐世尧饶有兴趣地看着夜沐雨,这一个月他一直观察着夜沐雨,见那木刀上的黄色光芒闪现,他也是万分好奇,毕竟在他的印象中体术能发散出光芒那必须是玄阶武者方能做到。如果说眼前这小子能在这样的年级到达那种地步自己是绝对不相信的,即便是当初的月倾平也没做到过。

  夜沐雨一屁股坐在地上,刚才挥出的一刀似乎耗尽了身体所有的力量。木刀落在地上,瞬间便化作糜粉,这刀法太过霸道了些,这样的木刀是肯定承受不住的。

  徐世尧暗自点头,原来自己这个兄弟还学了如此霸道的刀法,以前还真没看出来。只可惜了这小子魂灵实在太弱了些,和没有几乎没多大的区别。

  “谁?!”夜沐雨突然叫道,刚才他突然感觉到不远处有一个气息。

  “我!”徐世尧笑嘻嘻地走了过去,本来以他的修为,夜沐雨是怎么都不可能发现的,可刚才他一走神便有一缕气息外散,没想到夜沐雨如此敏感瞬间便发现了。

  “哦,大哥呀!好久都没见了,这段时间你是不是一个人偷酒去了?”夜沐雨见到来人是徐世尧便又坐了下去,身体实在有些累了。

  “切,偷个屁啊,只从你们这些小家伙进来之后,这小白就没时间酿酒了。那库房里的酒早就被我喝完了。”徐世尧嘴以瘪,他说的是实话,话里还带着些抱怨。

  夜沐雨对于他还是很感激的,帮了蒋小虎也帮过自己,自己和他相交本就没在意过他是什么身份,对于他的欺瞒倒也不在意。而且,有这样一个人在千叶宗,对于自己来说可是一件好事。

  “大哥,您老贵人至于如此吗?哪里不是酒,非得喝那里的酒?”

  “哼,你懂个什么,那灵果酒可不一般......”徐世尧说到这里突然停了下来,他突然想到眼前这小家伙能喝下一壶的灵果酒还不醉,这可一般乾灵境都无法做到的。

  可是,眼前的夜沐雨连魂灵之力都如此之弱,又哪里来的乾灵境以上的修为?

  “有啥不一样?不就是劲大一点嘛,当初我可偷过我师父的酒喝,虽然比不上这什么灵果酒,但是也差不了太多。”夜沐雨见徐世尧闭上嘴巴,似乎在想着什么。

  徐世尧捋了捋自己那发白的胡须,一步便来到夜沐雨面前,那笑容让他脸上布起了更多的褶皱。“老弟,把手给我,我帮你看看。”

  夜沐雨被他吓了一跳,听到徐世尧这样说,手赶紧缩到了身后。有了小白的话,他可不想再去死亡边上走上一圈,而且自己没猜错的话,眼前这个结拜大哥可比白叔要强许多,鬼知道小白能不能扛得住。

  见夜沐雨的动作,徐世尧赶紧补充道:“放心,我只是查看一下。”他还以为夜沐雨是害怕那日经历的痛苦。

  “您确定?!”夜沐雨用怀疑的目光看着徐世尧。

  “当然。”

  没有丝毫的异样感觉,只是徐世尧的双指搭在自己的手腕处已经有半个时辰了。

  “大哥,您到底在干什么?”夜沐雨实在有些忍不住了,半个时辰就听到了呼吸声,这位结拜大哥什么话都没说。

  徐世尧眉头紧紧邹在一起,心中无数个问号交织,即便他见多识广也解释不了夜沐雨能喝下那样多灵果酒的原因。

  三重的状态已经能够维持许久,而且手中的木刀也不会再因为这三重的力量而粉粹。夜沐雨松了一口气,自己应该已经稳定在了三重的实力,只是无论他怎么呼唤小白,都没有任何回应。

  北院中已经有人成功达到了黄灵境,木凝平。有天元殿的刻意栽培和丰厚的资源,这家伙居然只用了一个半月的时间便成功将身体的经脉打通,并没有任何的阻碍便进入了黄灵境。

  林玄站在夜幕雨跟前,这家伙脸上一如既往的傲气。

  “怎么?还想打一架?”夜沐雨身体结实了许多,只不过从外表上看去还是和修行者的身体没多大的区别。

  林玄摇了摇头,说道:“方鸿剑最多还有半月便能到达黄灵境。如果你还是继续修行体术怕是没机会战胜他。”

  夜沐雨没想到林玄会和他说这些,在他看来自己和林玄即便是无仇那也不可能算得上朋友,倒是那方鸿剑与林玄一同长大,应该关系不会太差才是。

  “放心,我只是想亲手打败你,不过现在看来是我多想了,体术毕竟是不可能战胜法术的。”林玄看出了夜沐雨心中所想。

  夜沐雨笑了笑,看了一眼手中那把木刀,说道:“不管怎样,还是谢谢你,不过我对自己还是有信心的,当然即便是面对你我也不会败的。”

  夜沐雨也不知道这股信心来自于何处,或许这龙雀刀法改变的不仅是他的身体,还有他的内心。

  林玄没再说话,转身便离去。

  “这千叶宗的人都这么怪的吗?”夜沐雨心想,自己那位结拜大哥那日也是一句话也不说便离开,林玄亦是如此。

  时间永远不是停止脚步,那东起西落的太阳总是不经意地重复着。时间拨回几个月前。

  余念雪和紫菱在那山洞之中已经完全恢复,而外面已经有很多天没听到过脚步声了。这岐山附近自是有结界的存在,若是想出这岐山的范围,先得过了这一层结界。

  两人自小便再岐山长大,对于结界的情况自是熟悉,可就在两人法诀落在结界上之时,一股巨大的力量将两人直接震退。结界上一股如同水波一样的波纹朝着空中而去。

  “不好,结界被人改动了。”余念雪最先反应过来,刚才那道波纹便是一种信号的传递,想来很快便会有人前来查看。

  就在两人准备起身返回那山洞之时,一个声音在头顶响起:“两个丫头,这是要到哪里去啊?”

  一身红色装扮,不正是那日在夜华殿中的女子。

  “灵长老”对于眼前这个女子她也只见过一次,不过却记得很是深刻,在夜殇中也只有她穿着一身红衣。

  代灵溪点了点头,她也是有些意外,没想到这两个丫头居然能认识自己。“跟我回夜华殿吧。”

  “等等,灵长老能否告诉我,我爹和紫云长老去了哪里?夜殇到底发生了什么?”余念雪没动,经历了上次的事情之后,她相信一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在夜殇发生。

  代灵溪回头看了两人一眼:“陌千言长老自会告诉你们。”

  余念雪和紫菱对视一眼,有陌千言在应该没什么问题,两人打小便和陌千言亲近。而且这结界被人改了两人一时半会也没法破解。

  夜华殿,陌千言坐在主座之上,见余念雪和紫菱进来脸上露出笑容:“来来来,你两个小丫头怎么这么久才回来?”

  陌千言示意两人到自己身边,此时大殿之内也就只有他们四人而已,便没了那么多的规矩。

  “祖爷爷,到底怎么回事呀?”紫菱见到陌千言心中大定,此时也撒起娇来。

  陌千言的眼角不经意的看了一眼代灵溪,收敛了笑容说道:“还没查清楚,余家小子和紫丫头不知所踪......不过你俩放心,两人都还活着。”

  陌千言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一遍,只是具体的原因到现在还没有查清。

  余念雪和紫菱双眼通红,从两人出生开始便在长辈的羽翼下长大,可如今......

  只是三人对话很快便被人打断,站在大殿中央的代灵溪淡淡地说道:“两个丫头,莫作女儿态,还是说说你们从千叶宗带回来的消息吧。”

  陌千言也是轻叹一口气:“天有异象,此次想来千叶宗也是因此才会召集几大门派,你俩还是先说说吧。”

  对于代灵溪,陌千言也只是在怀疑而已,如果是她干的那现在余牧然和紫若安应该在她得掌控之中,至少两人现在在何处她是知晓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