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寒雪暮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寒雪暮日 辰新 4481 2020.06.15 19:35

  夜色将整片大地吞没,最后一抹光亮也被那云层所遮掩。

  “宗主?”千叶宗观星台上,两人并肩而立。一人白色长袍,胸口处绣着一片针叶,其势如剑;而在他的身边则是一位身着紫色长袍的女子,正是当今千叶门宗主沐星云。

  柳眉紧锁,目光中带着浓浓的忧色,许久沐星云方才开口说道:“红云遮日,虽无邪祟但……”话到嘴边却又没再说下去,反而开口询问道:“都到了吗?”

  白袍男子反应极快,说道:“明日应该都能到达,只是这夜殇只有余念雪前来。”

  沐星云淡淡一笑,那明丽的双眸让人心旷神怡,只是这世间怕是没几人敢直视这对眸子。

  “无妨,那丫头我也许久未见了,不知如今到了何种境界,想来该不会太差才对。师兄,最近你还得辛苦一下,这次议事关系太大了,不能有半分的差错。”星云醉说话间微微向那白袍男子施礼。

  “宗主,这可使不得,无尘尽力便是。”男子迅速侧过身去。

  望着男子离去,沐星云再次抬头,双眼泛起淡淡青光,手指迅速地点向观星台的五处方位,地面缓缓浮现处一个金色的五角星。

  十指极速变换,五角星光芒大盛,直入那空中厚厚的云层。

  “大爷~慢些走,下次记得再来哟~”千叶镇中一处风月所在,一个嗲声嗲气的女人让已经晕乎乎的贾文人留恋万分。

  刚才的一翻云雨……额~虽然他记不清楚是否有过,但感觉真是让人舒坦。

  不是贾文人想走,而是那十两银子已经用得差不多了,如果继续待下去他该是不能完好地走出来了,对于名声他不太在意,但是缺胳膊少腿就太不值当了。

  千叶镇本就不算大,对于土生土长的贾文人来说,闭着眼睛都能找到回家的路。虽然头还有点晕,但是这风一吹酒也醒了大半。

  “哎哟!”头突然撞到了什么东西,疼得他眼泪直流。

  借着远处那微柔的光芒,一个狰狞的头颅正在自己身前,那上面的一对巨大的眼睛正注视着自己。

  寂静被一声凄厉的叫声所打破,只是很快便又安静了下来,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千叶镇不远的一处山道,一辆牛车正缓缓向前,看方向应该是前往千叶镇的,车上只有两人。驾车的是一个中年汉子,一身短打将结实的双臂露在外面,一看便是有些功夫在身的。而坐在牛车后的是一个孩童,八九岁的模样,一脸的稚嫩。

  “师父,城里可真好玩。”孩子将最后一个糖葫芦含在嘴里,含糊地说道。

  “你啊,就知道玩,你看看本想让你拜在尊武殿,可你却连第一关都没通过。看来我对你的要求还是不够严格啊。”那中年汉子扭头斜了一眼身后的孩童,恶狠狠地说道。

  孩童倒也不怕,将嘴里的物事咽了下去,调皮地朝汉子吐了吐舌头。

  牛车行的本就不快,待得转过山头,千叶镇已经映入眼帘。

  可就在此时那本来安分的牛突然叫了一声,便停下了脚步,任中年汉子如何抽打就是不前进一步。

  就在两人愣神的时候,黄牛仿佛受到了某种刺激,向前狂奔起来。好在中年汉子反应极快,一手抓住缰绳,一手将后仰的孩童抓住。

  牛车速度极快,直直地往前方的悬崖处奔去。

  中年汉子看得真切,急道:“沐雨,抓紧我。”

  缰绳已经拉到了极限。“嘭!”一声清脆的响声,缰绳断成了两截。

  “抓好我!”中年汉子再次吼道,那孩童也已经缓过神来,紧紧地抓住了他的胳膊。

  眼看着牛车距离悬崖仅仅一步之遥,中年汉子双脚在车上一跺,两人便跃起了一人来高。

  “哐!哐!哐……”牛车在两人的注视下直接掉下了悬崖。

  “师父,怎么回事?”夜沐雨拉着中年汉子的衣角,脸色有些惨白。

  中年汉子回头看了看,忍不住点了点头,这小家伙底子还真不错,就刚才那一下换做任何一个孩子怕早已经哭得不成人样了。

  “不知道,不过事出异常必有妖,我们还是小心一些吧。”这千叶山脉广大之极,所以常有野兽出没,至于老人们说的妖兽还真没人看到过。

  没了代步的牛车,两人也就只能步行回镇了,两人都是土生土长的千叶镇人,中年汉子名叫秦云,乃是千叶镇武学馆的教习,御魂洲尚武,几乎每个镇都有武学馆。而夜沐雨正是这武学馆的学员。

  望山跑死马,看着很近却要走许久方才能到。行进到日暮两人方才到得村口,只是往日本该热闹的地方此时却是空无一人。

  “不对!”出于武者的敏感,秦云感觉到了危险。

  一路行来,秦云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跟着。

  街上依旧无人,除了招帛在风中轻摇,连一丝动静都没有。

  两人缓步向前,秦云精神高度集中,时刻注意着周遭的一切。

  “师父,人都到哪去了?”夜沐雨不无担忧地问道。

  秦云没说话,手掌中多了一柄短剑。

  一道粗重的喘息声在旁边的商铺里传来。那淡淡的血腥气也随之而来。

  “谁?!”秦云迅速转身,将夜沐雨拉到了身后,双眼紧紧注视着那声音传来的地方。

  “嗷~”如同野兽般的轻吼传来,那木质的大门渐渐打开。

  在那木门打开的瞬间,秦云已经动了,手一挥短剑已经朝着门口的那东西技疾射而去。

  只是那东西却比剑更快些,一个闪身便躲开了秦云的攻击。

  此时两人方才看清楚,黑色的豹子,只是眼前这豹子却有些不同,双眼泛白,额头上隐约能看到一个“日”字。

  秦云面色凝重,刚才自己可是全力而发,这畜生居然能轻松避过。

  那豹子只是看着两人,前爪在地面摸索着,那声音让人头皮发麻。

  “你躲好。”秦云低声吩咐到。

  夜沐雨点了点头,目光中居然有些许的兴奋。

  也不见秦云有多大动作,一道银色的光芒带着些许寒气朝着那黑豹面门而去。

  黑豹似乎感觉到了危险,身体一跃而起,堪堪避开了寒芒,只是它身侧的一座石台却被劈成了两半。

  秦云可没想过就如此轻松便将其解决,见其跃起心中一喜,身体以极快的速度冲向黑豹所在的位置,与此同时那链刀也朝着黑豹身体砍去。

  黑豹身体还在空中,此刻去势已老,又无处可以借力。此刻它如同待宰的羔羊。

  就在链刀接触到黑豹身体的瞬间,黑豹额头的“月”字突然亮了许多,就在秦云的注视下那黑色的身影消失不见。

  “啪啪啪啪……”一阵掌声响起,秦云迅速回头。就看见一个身着月白长袍的青年正微笑着望着自己,而在他身侧正是刚才本该死在自己倒下的黑豹。

  黑豹龇牙咧嘴,眼睛血红。

  “没想到,这千叶镇居然还有三阶武者,可惜……”那俊美得有些不像样的男子摇了摇头,居然蹲了下去轻轻抚摸着黑豹的头颅。

  “阁下何人?”秦云这次是真正地感受到了危险,这感觉只在二十年前遇到过。

  青年男子见黑豹安静下来,这才重新站了起来,指了指身边的黑豹淡淡地说道:“你不是它的对手,所以你还没资格知道我是谁。不过~你是我出关遇见的第一个武者,我可以告诉你……我叫月倾平。”

  秦云眉头紧锁,努力回忆着自己以往所知,突然神色大变:“月倾平?!两百年前月兽城城主?”不过随后便又摇了摇头:“不可能!即便是他活着也有两百多岁了,而且两百年前他和他的家族一同神秘失踪了。”

  不怪秦云如此失态,当初他也是听自己老师提到过,这月家两百年出了一位绝世天才,仅仅而立便已经达到了武学的巅峰—天阶武者。要知道近五百年来这御魂洲还没有一位天阶武者出现。月家因此名声大噪,从一个默默无名的家族成为了御魂洲十大家族之一。

  只是这月倾平性格极为怪异,他到达天阶之后便寻遍整个大陆,挑战每一个成名已久的高手。其出手极其狠辣,无一人能够幸存。故而月家也成为了整个御魂洲的公敌。

  神武历一千四百二十年,由近百个大小家族组成,一千人的队伍杀向了月兽城。其中地阶武者五十人、玄阶武者二百零一人,黄阶武者三百二十一人,其余人等皆达到了四阶以上。

  这样的队伍可以说能够灭掉这御魂洲的任何势力,可是这一千人在月兽城却是惨败,据说当日活着离开的不足百人,而月家仅仅付出了不过百人的伤亡。

  可就在这个消息传遍御魂洲之时,接着一个消息却让人们更加震惊。月家从月兽城消失了!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因为连月兽城的居民也没发现任何异常,可这个风头正盛的月家一夜之间便没了丝毫踪迹。

  月家虽然消失,可月倾平的名字却深深地刻在了御魂洲的历史之上。

  对于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秦云是打死都不会相信他是月倾平的。

  “嘿嘿,没想到还有人记得,看来这御魂洲还没忘了我啊。”月倾平笑容有些阴郁,眼睛却是看向了那高耸的千叶峰。

  良久,月倾平方才轻叹一声:“能死在我手中也算是你的荣幸!”

  话音刚落,就见他手掌微握,秦云感觉自己的脖子如同被人掐住一般,任他如何挣扎却怎么也拜托不了。身体也随着月倾平的手抬起而脱离了地面。

  “住手!”夜沐雨突然从角落里钻了出来,大吼一声。快步跑到了秦云身前,双眼怒视着月倾平。

  月倾平淡淡一笑,拇指在空中一弯,夜沐雨就停身后一阵骨头断裂的声音,扭头看去,却是秦云的头已经耷拉下来,似乎已经没了呼吸。

  夜沐雨自小便没了父母,是秦云将他带大,所以心中早已经将秦云当成了自己的父亲,此时见秦云如此模样,哪里还能有丝毫冷静。

  大叫一声便打向了月倾平。

  “咦?!”月倾平轻咦一声,戏谑的目光中突然多了一些别样的光芒。

  后颈的疼痛让夜沐雨眼前一黑,整个人便昏死了过去。在他倒地之前他仿佛听到了月倾平无比得意的笑声。

  千叶峰云极殿,此处便是千叶宗最为神圣之所在,只因这云极殿乃是第一任宗主亲手所建。

  此时大殿安静至极,夜沐雨正端端地躺在大殿的正中。

  而殿内诸人皆是看向主座的沐星云。

  “汐瑶,千叶镇再无其他活人?”沐星云的话是对站在夜沐雨身边的女子说的。邻家女孩般模样,身材娇小,让人一见便有无比亲切的感觉,而一袭白色流仙裙让她更显乖巧。

  只是此刻汐瑶面色有些凝重,脸上满是忧伤。

  听到沐星云的问话方才回过神来:“师父,我认真查看过,就只有这孩子活着……”风铃般的声音,却带着些许的伤感。

  “嗯。”沐星云点了点头,目光扫过场中诸人最后落到了夜沐雨的身上。

  殿内所有人都齐齐地看向夜沐雨,现在或许只有这个少年才能解答他们内心的疑问了。

  能够在千叶宗门前干出如此伤天害理之事,而且能让这千叶宗毫无察觉,显然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沐宗主,可有什么注意?”殿内坐在第一位的白发老者开口问道。

  “唐师兄,此事不敢胡乱猜测,全镇接近千人皆在一夜之间无声无息被杀,而且每个人身体均没有明显伤口……且问问这少年再说吧。”沐星云回答道,那老者是玄天门门主唐天海。

  唐天海点头称是,缓缓的站起身来,玄天门传承比千叶宗只长不短,只是这一门长于修行精神念力,对于战斗却是要弱一些。

  见唐天海起身,所有人都没感到惊讶,要知道场中诸人可没人敢说精神修为能在他之上。

  唐天海朝沐星云点了点头,来到了夜沐雨身边,十指相抵,掌心相对。片刻功夫一道光幕便出现在空中,夜沐雨的身体也缓缓的漂浮起来。

  白日里夜沐雨所见的一幕幕在这光幕中再次呈现,只是这光幕里却没有月倾平的身影,有的只是那只黑豹。

  唐天海身体突然一阵颤抖,一口鲜血吐出,光幕瞬间消失。好在汐瑶反应不慢,堪堪将夜沐雨的身体接住。

  “不对!这不是真实的,有一股强大的精神力将这画面强行修改过。”唐天海擦了擦嘴角的鲜血,一脸不可置信的模样。

  即便是他也不敢轻易尝试修改别人的记忆,要知道一个人的精神乃是一个人的根本,改变根本与直接杀了他没多大的区别,而眼前这个少年仅仅只是昏过去而已,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办到的。

  就在众人惊讶之时,汐瑶怀中的夜沐雨突然动了一下,双眼也随之缓缓睁开。

  “师父!”夜沐雨眼中满是泪水,此刻身体没有一丝气力,唯一能做的便是流泪。

  那一阵骨头碎裂的声音在他耳边萦绕,秦云低垂的头如同一根针深深地刺在他的心中。

  汐瑶能够感受到他内心的不甘和痛苦,灵力运转缓缓注入夜沐雨的身体。

  体内一股温润之气流转开来,夜沐雨感觉身体一松,再次昏睡了过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