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寒雪暮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寒雪暮日 辰新 2886 2020.06.18 14:16

  白叔已经有几天没见到了,不知道他去了哪里,那可恶的小白也没再出现,甚至连看自己练功都没有来参观,看来这小家伙也知道自己心中的想法。

  双拳在一株巨大树干上来回撞击,嘭嘭之声在花幽谷中格外清晰。这是夜沐雨最近才开始的练习,木棍太轻了些,已经不太适合自己了。

  树干纹丝不动,连它枝头的树叶都没有动弹分毫。如果陈星舒在这里怕是要直接杀了夜沐雨,要知道这树从千叶宗建立起便存在了,千叶宗魂灵力充盈有两成的功劳便在这株千魂木之上。

  千魂木树干坚硬如铁,寻常刀剑很难伤其分毫,可它地下的根部却是极易被破坏。而这花幽谷外的结界便是为了保护着株千魂木。

  千叶宗英魂殿,盘膝静坐的陈星舒突然睁开双眼,宗门内的魂灵力似乎在轻微地波动。

  “悟尘!”

  门外一个中年男子迈步进入殿内:“师父,有何吩咐?”

  “魂灵波动,想来应该是千魂木有异常,你且去查看一下。”

  “是!”悟尘应了一声便缓缓退了出去。

  花幽谷结界轻微波动,悟尘已经出现在了花幽谷中,而他所在的位置正是千魂木顶端,而此刻树下的夜沐雨的一举一动尽入眼帘。

  悟尘右手在空中一挥,夜沐雨感觉到了一股无形的力量钳制住了自己的身体。身体动弹不了分毫。

  悟尘的身形已然消失,再次出现已经是在英魂殿门口。

  “师父,是花幽谷中有人在用千魂木练功。”

  悟尘是陈星舒的关门弟子,乾灵境的修为,性格极为沉稳,做事倒和陈星舒极为相似。故而也是陈星舒心中最为器重的弟子。

  “练功?!”陈星舒有些不解地问道,用千魂木练功他还是第一次听说。

  “是,千叶镇幸存的那个孩子应该在练习体术。”悟尘回答道。

  体术算是修真界对于炼体功法的一种称呼,几乎所有修真门派对于体术有一种莫名的偏见。

  “哼!花幽谷本就不该有外人的存在。你且去教育一番便是了。”陈星舒轻哼一声,略有些不满。

  还未等悟尘退出大殿,陈星舒又道:“说说便是了,我自有计较。”

  陈星舒已经打定了主意,这千叶宗可没有这小子的存身之处。作为执法长老他自然是知道夜沐雨的一切。夜沐雨没有修行可能他自然也是知道的。

  千叶宗可不允许有来历不明之人,即使是宗主也不能坏了这个规矩。

  夜沐雨已经放弃了挣扎,不是他不想而是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挣扎,盲目的冲动可换不来什么好的结果。好在悟尘回来的很快。

  青衣飘然,缓缓地落在了夜沐雨身边,手指轻响。夜沐雨身上的禁锢瞬间便消失。

  本就微微前倾的身体差一点就扑到千魂木上。

  扭头警惕地看着悟尘:“大哥,你谁啊?”

  “这树乃是我千叶宗的宝物,往后就不要再在这里练功了。”悟尘指了指千魂木,并没有回答夜沐雨的问题。

  夜沐雨随着他的手指看向了千魂木,心中暗道:“不就是一株大一点的树吗?宝物个鬼哟。”不过脸上却是布满了微笑。

  “好的。”没办法,就刚才这人禁锢自己的那一手,十个自己怕也不是他的对手。好汉不吃眼前亏。

  悟尘一脸平静,见夜沐雨如此便点了点头,也便选择了离开。对于陈星舒的命令他都会一一执行。

  看着消失在空中的悟尘,夜沐雨满眼都是羡慕和渴望,也不知自己什么时候也可以这样,那时候自己应该就能替师父报仇了。

  良久,夜沐雨才缓过神来,看了看身边的这株大树,这东西除了坚硬一些,也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

  祁山山脉深处,一个被杂草掩盖的山洞中,余念雪和紫菱盘膝而坐,身体隐隐有白雾升起。

  回灵术,修真界最基本的法术,却是最实用的一种法术,在没有灵丹的情况下是治愈身体和恢复魂灵力的最好方法。

  余念雪率先睁开眼睛,低声说道:“有人来,闭息。”

  紫菱也是睁开眼睛,两人将气息降到了最低。这已经是今日第五波人了,他们的目的应该就是搜寻自己两人。

  好在这山洞本就被杂草所掩盖,如果不是提前知晓很难会有人能想到这里会存在一个山洞。

  外面已经没有了脚步声,可两人却没有大意,毕竟夜殇在寻人踪迹方面可不一般,即便是在运功疗伤的时候两人也是尽量降低气息,自然恢复的时间便要长一些。

  夜殇到底发生了什么,两人一点都不知道,现在能做的就是从祁山山脉中出去,到千叶宗求援。

  夜色之下的祁山,夜华殿内一副肃杀之气萦绕,即便是黑夜大殿之中也是光亮之极,大殿四周依次排列着九只龙形雕塑,而九龙嘴里都含着一颗硕大的夜明珠。九龙之下便有九张石椅,皆为玉制。

  而此时九张石椅上有八张已经有人做着,而大殿的主座和最为临近的一张石椅却是空着的。

  大殿最中央一个红袍女子悄然而立,那红色的衣袍如同被鲜血染过,在夜明珠的光芒下异常鲜红。女自己面色冷峻,那美艳和冷峻让人有些不敢直视。

  “掌门师兄和紫云真人不知了去向,如今却不知那千叶宗会有何消息传回,夜殇不可一日无人主持,诸位可有人愿意上去一坐?”女子说话间从众人脸上扫视而过。

  每一个人都纷纷避开她的眼睛,其实有些事情众人心中是明白的,如果说掌门和紫云道人不知所踪那其中的蹊跷必然和眼前这女子有莫大的关系。

  掌门座下的那几位弟子最近的反常行为便能猜到此事不可能如此简单。而眼前这位女子便是夜殇最为恐怖的存在,五十年前女子因为感情而屠尽一城之人,还是掌门和紫云真人联手方才将其控制。而这五十年来她便是在万劫谷之中闭门思过。

  “既然没有.......”女子眼神冰冷,声音拖得很长:“那我就......”

  “那可不行!”

  女子的话没说话,大殿外一个苍老的声音生生将其打断。

  “陌长老!”

  那坐着的七人此时都站了起来,这声音他们都是知道的,如果连这个声音都听不出来那这夜殇的堂主可真就白当了。陌千言,夜殇最长之人,他到底是何种修为没人知道,但是这夜殇能在修真界稳立和他的存在有莫大的关系。

  一副白玉拐先伸了进来,在地面轻轻一点,只是轻微的接触地面,声音不大却在整个大殿回响。一个佝偻的身影缓缓走了进来,皱纹让他显得更加苍老许多。

  大殿中的红衣女子脸更加阴沉,对于这个老头她还是忌讳的,她可是知道这老头至少是兑魂境的修为。

  “陌老,您这是?”女子没有称呼他为长老,只是在提醒老头这夜殇的事情他没资格来管。

  “小丫头,艮魂境倒是不错,可有些事情可不能由你来决定。现在余小子不知去向,那就该由大长老暂代掌门之职,这!是规矩!”陌千言中气十足,和他那苍老的身形很是不符。

  女子嘴角轻扬,也不作争辩,退到了一边。

  为了抓住小白,夜沐雨想了许多的办法,只是每一次都以失败告终,没办法这小东西不仅速度奇快,而且智商应该不在夜沐雨之下。这是夜沐雨很不愿承认的,但又不得不承认。

  花丛里又是一阵晃动,夜沐雨无奈地停下脚步,这追到死估计都碰不到它一根毛。

  “小白,不玩了,你过来~”声音很是温柔,听上去倒没有办法的恶意。

  小白站在夜沐雨的不远处,那前爪居然伸出,朝着夜沐雨招了招,双眼鄙视地看着夜沐雨。

  泥人还有三分土性,这哪里能忍。随手捡起身边的一颗石子丢了过去:“有本事你丫别跑。”

  追逐再次在花幽谷上演。

  “啊~!”夜沐雨感觉脚下一空,身体直直往下落去。

  上当了,夜沐雨想要抓住墙面,可四周居然光滑如镜,手在上面根本就抓不住。

  通的一声,夜沐雨整个人落到了水中,刺骨的冰凉。好在水性本就不错,缓了缓便从水中游了上来。

  四周漆黑一片,根本就看不到周围是何种情况。

  “小白,不带这么玩的。”夜沐雨脱下了身上已经湿透的衣袍,精神高度集中。虽然知道小白应该不会有恶意,但黑暗还是让他不敢有丝毫的放松。

  就在夜沐雨准备摸索道路的时候,一道微弱的光芒出现在了对面墙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