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七千万年之异世狂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10章 平民之怒,血溅五步

七千万年之异世狂道 古今乐道 3441 2021.06.11 07:58

    尼米兹族的最强战斗种族称号并非浪得虚名,这次战役中虽然处在绝对劣势,但他们绝大多数平民都投入了城域保卫战,人们一次次用血肉之躯和低劣武装抵抗着机甲战士和钢铁战车。

  数千肩扛火箭炮甚至绑缚着反坦克高爆弹扑到装甲运兵战车下的平民,已摧毁了上百辆战车,让龙族战士伤亡急剧增大。

  哪怕身处屏幕外的甲鲲也是被深深震撼,他目瞪口呆的体验着这次从未有人提起过的惨烈而悲壮的一幕,好几次他屏住呼吸,手脚也无处安放,更无法思考。

  这是一个战士摄像头传来的,画面在急促喘息声伴着火炮的震裂中抖动不止,子弹的细线在视频画面来回穿梭,交织成网,当然更多密集的是向城域那边激射过去。

  一道道在天空刻下弧形轨迹的光斑划过硝烟,这些是死神前去带走鲜活人命的讯息。

  到处是红白残躯,破碎肢体,红色液体在残垣断壁上蜿蜒淌下,浸染地坪。

  死神在咆哮,恶鬼在大地尽享人肉盛宴。

  突然一道白光如雷电般在面前劈过,镜头歪倒,“轰!”的一声炸雷爆响,画面全白又慢慢晃悠着升起扭向侧旁的一幕场景。

  “啊!”

  这是镜头主人的惊呼,旁边那个战士的腹腔处竟出现一个洞口,切口齐整焦黑,冒着青烟,他慢慢跪下,带着惊恐眼神扑倒。

  一条鲜活生命瞬间洞穿回归虚无。

  硝烟继续弥漫至浓稠,遮蔽了碧蓝晴空,世界一片末日的昏暗,任凭人类互戗。

  这边更猛烈的炮火向对面肆虐过去。

  摄像主人的喘气声在枪炮声突然稀疏下凸显急促,在灰黄烟尘中的一栋残破高楼下,竟然出现一抹亮丽的白影,裙裾在风尘里飘摆如误入凡尘的仙子。

  摄像主人正在用布擦目视镜上的灰尘,好像有些不相信似的。

  两边枪声也渐趋消停,只有远处的枪炮还在继续,天空掠过的一道道炮火,如奇幻片中的背景与音乐。

  随着画面一阵抖动,一声惊呼后,那位远处的女子已慢慢开始奔跑过来,衣裙如蝴蝶般起舞在风中与她的金色长发一起飞扬。

  画面又转向旁边那些龙族战士,头盔下都是迷茫的眼神,“呼叫指挥部,呼叫指挥部!”镜头主人好像在请示上级,耳机里断续插进总部的直接命令,“击毙击毙击毙!”居然是击毙的讯息,信号又断了。

  镜头中那柄手持式机炮抬高,瞄准镜里的十字星已锁定了女子脸部,那是一张容颜俏丽的脸庞,她本该是青春最好的时节,如夏日盛放的鲜花。扳机扣动,一切美都将化为尘埃。

  “啊!”

  镜头主人又一次低呼,画面能看得出竟是一个怀孕的女子,瞄准星抖动一阵后还是放下了。

  也许她是为了保护宝宝,女人为此不惜穿越这条杀戮战场。

  女子突然倒下,“不好!”是镜头本人的惊呼声,画面开始向前跃奔,跳动,已有几名战士也已跃出隐蔽处前去接引,人性和母性立刻被胶织在一起。

  画面已到女子身前,还好女子并未被枪弹所伤,几名战士扶起她往回跑。那边却传来枪声,两名战士同时中枪,优质的防弹助力机甲保住了他们的命,但战靴被洞穿,一名战士滚翻在地。

  密集枪声再次暴起,幸好女子已被抢入隐蔽处。旋即更猛烈的枪炮声压制过去,十几名战士冲出去抢救伤员,那边枪声终于停下,当战士们到达伤员附近,几枚炮弹在他们附近炸开,伤员又增添了几名。

  呻吟声传来,画面转向被救回的女子这边,在地上半躺着的她头发散乱,眼神充斥着难以名状的情绪,她嘴里嚷着快要生产了,嘶喊着有没有人懂接生?

  “来人,维生员!维生员!”

  镜头主人发出召唤,这是一个如此年轻的声音,虽然有些沙哑。

  女子翻滚起来,还抓扯着镜头中这位年轻战士的头盔和身上装备,画面退开几步,转过,又有几个战士涌了过来。大家不明所以,不知所措,有几个头盔里投射出的是稚嫩眼光,只有二十几岁的青年才会被女子的叫嚷打乱心绪吧。

  周围的枪炮声再次猛烈。

  画面又转向开始狂叫的女子,竟然是喊有人企图撕她衣服,画面是这个年轻人的斥骂,在慌乱地对围过来的战士辩解。

  更多战士围拢过来,镜头主人的耳机讯号忽然联通,“马上撤退,她肚子里不是孩子,不是孩子!赶快撤退!赶快撤退!”

  画面颠簸,晃动,它的主人在惊叫,“快撤!快撤!”大家都在慌乱地撤离。

  女子在狂笑,战士在咒骂,在红光爆开的一刻,陷入黑暗。

  黑色屏幕下端出现一排文字,“这次从民居向我方跑过来的女子,肚子上绑着约十颗反坦克高爆弹,我方为此牺牲十二个战士,重伤三人,轻伤三人。指挥部不得不再次下令,前方道路周围的民居一概摧毁,以防偷袭。因为我们根本分不清对方是平民还是战士,所以在发现敌方人员时一概格杀,无论男女。”

  战事迅速演变为城市摧毁战,指挥部调集了所有七百多辆装甲运兵战车,七百多门大炮在各个主路口一起轰鸣,它们将摧毁前进道路上的所有建筑,将一切可能成为据点的民居楼宇变为瓦砾。

  尔后,数万机甲步战兵在一片残垣断壁中顺利推进,点杀任何还有行动力的人,只要是人,无论是战士还是平民。

  两天两夜,枪炮声终于寥落。

  指挥部里,一个参谋在向孙首长汇报,“泰勒斯市清缴行动基本完成,根据卫星定位,我们用芯片识别器逐一清点核对每一具尸体和姓名,统计结果如下,预计数量为202541个,实际清缴数为195662个,余下3479个正在搜索中,我方牺牲1502人重伤1605人,轻伤6850人。请首长指示!”

  “所有已清缴完毕的人尽快埋葬,余下的尽力搜索。”

  从孙首长喷出烟雾中听到的是冷冰冰的言辞,“哼,二万弱卒竟让我们的强兵死伤近万,真是荒谬至极!”

  屏幕外,甲坤偷望了孙道长一眼,后者正闭目仰靠在椅背上。

  “余下的人该躲起来了?会找到吗?”

  甲鲲很担心,并没听其中的数据。他极力忍住胃部的又一阵不适,可能是见他脸色难看,孙道长望着他说,“小鲲,要不今天就到这里吧?”

  “不,道长,继续吧,我没问题!”

  孙道长点点头,眼中竟有些赞许。但屏幕突然被关闭了,屋里一时间变得黑暗,“这样吧,下面让我叙述一下,看视频太累了,并且,”他停顿一下,说,“也太残忍。”

  “余下一些人,被我们的探测器在一个地下防空洞里找到。”孙道长的说话第一次变得艰难起来,他顿了下。

  “啊,他们都是平民吧?”

  房间里一片死寂,只有甲鲲的心跳在不断撞击着自己。

  “都是妇孺儿童,已经得到详尽的侦察报告。四千四百多人有三千多个不足10岁的孩子,还有很多还在母亲怀里吃奶。但特行队说孔队长命令他们全部消灭,以绝后患。在场没有人肯动手,反而和特行队对峙起来了。”

  看得出孙道长有一种从未有过的焦虑,他很疲惫地说,“我知道战士们会抗命。”

  屏幕又亮了,甲鲲看到是唐老师打开的,“小鲲,我希望你能看看,我们不要逃避,你能承受到现在,我看得出你已经具有非一般人的意志力了。孙道兄,你看?”

  “好吧,对小鲲,你比我了解得多。”孙道长点头。

  甲鲲头皮有些发炸,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扛下去。

  接着从孙道长的讲述中甲鲲知道了接下去发生的事,他亲自带出家乡的战士们为了地下室那些异族的儿童,开始抗命不从。

  在孔队长的逼迫下,孙道长只得执行军令让不从命的战士在杀儿童和自戕两个选项中作出选择,不料竟有十多名同乡战士选择了后者,在血的感召下,孙道长也作出了自己的选择。

  甲鲲已是泪流满面,不能自已。

  最后他努力收住哽咽,“啊,这,龙焰特行队会动手吗?那些可都是国域的最顶级精英啊,一个能顶五个的,如果他们动手会牺牲更多人吧?”甲鲲知道这些龙焰特行队的威名和事迹,如果他们执行军纪,如果孙道长的将领和士兵予以反击,也很不妙。

  孙道长沉默了会说,“是啊,但事情发展出人意料,在场近两百名龙焰特行队竟没有多少人反抗,真正执行孔队长命令的那些也没有尽力,很快就被制服了,”孙道长呼了口气,仿佛当年的紧张还未纾解。

  “当时以为总要牺牲至少上千名战士,甚至更多。但,最后就是这样,”

  “太好了!”

  甲鲲楞了会,连忙拍手称快,“哦,对了,孔队长呢?”他想起这个狠毒的军官长。

  “他,也只有他反抗得最激烈,挥舞手枪,嚷着要统统枪毙,但被特行队的一名队员夺过手枪,差点被蹦了脑壳,结果打落了一排牙齿,在脸颊上穿了个洞!”

  甲鲲非常开心,原来这个孙道长在当年也保持了一颗仁心。“那批孩子呢?”他追问。

  “都被护送到龙族了,交给当时的反战组织抚养,就是现在悔过堂建立的组织。”孙道长说。

  好啊!甲鲲眉开眼笑的,这是今天最开心的时刻了。

  走出山门时,已是天阳夕照,将周围景致都覆盖了一层舒适的金黄色。道长送他们一直到下山道口,山风吹起他的银须,道袍猎猎作响。

  尔后,两人挥手揖别。

  再回头看时,山顶依然站着一位恍若沐浴在金霞下的仙者。

  “道长保重!”甲鲲心里默念。

  但他猛地想起一件事,很奇怪,那就是道长在先民时期的战争年代已经有四十岁左右了,到现在不是活了近百万年?

  不对啊,我们先民人不是只有三十多万年的寿元吗?

  他把疑问转达给唐老师,后者轻笑,拍了拍他肩膀,“你信他吗?”

  甲鲲没有犹豫,“当然啊!”

  唐老师没多说什么,“那就下山吧,不早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