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我住在乌托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失控的边缘

我住在乌托邦 岚烟一七七 2227 2019.06.05 21:29

  “你们人类有性别之分,为何我们机器人不可以有?苏珊诞生的那一天起,她的认知中就有性别。

  她知道自己是谁,你可以不去理解她,但是你应该学会去尊重她。

  苏珊是一个好人,她很单纯。”

  李龙盯着易小景,向前走了步。

  易小景避开李龙的目光,苏珊可不是一个人类,李龙的话在他看来有点儿讽刺,机器人的认知大部分都是从人类手中学来,他对祖先创造的文明无比尊重,而苏珊只是他们人类在文明进程中创造的一个产物。

  他对苏珊无比尊重,一个二进制计算的工具,祖先智慧的结晶。

  “有些东西无可更改,就像我们人类的出生一样。你打我还是那句话,你们机器人没有性别,自你们诞生的那一天起就已经注定。

  我无比的尊重你们,可你们在学习的过程中迷失了方向。你们不是人类,性别是错误的自我认知。”

  李龙抬起了拳头。

  易小景被吓得缩了下脖子,可依旧倔强的瞪着李龙。

  他没有说错,机器人就是没有性别,这是机器人在学习过程中产生错误的自我认知。

  李龙的拳头最终没有挥下,一时间颓废茫然下去,埋下头一顿一顿的笑着道:

  “是嘛?是嘛?呵..呵...呵呵...我们都用自己的声音说着自己的话,坚守着自认为正确的信条。我们机器人没有性别,那是属于你们人类的声音.....可我们也该是你们人类的一部分才是.....真的没有嘛?那男人女人又是什么?”

  易小景推开李龙,拉上帽子,颓废的走向外边,揉了揉自己脸颊,用力的吐出一口血,舌头用力的在皲裂的嘴唇上舔舐。

  刺痛感让他火冒三丈。

  打人不打脸,打脸就是死仇。

  他是一个有仇必报的人,因为被欺骗,他在乌托邦中爆掉了王季玄的所有装备。

  贫民区的霓虹光影在他满是横肉的脸庞上拉过,他现在像极了一个无家可归的都市浪人。

  〖你已接受邀请,通话请求中,请稍等.....〗

  他面前弹出通讯界面。

  在愤怒的情绪下,多年的压抑如开闸的洪流,他接受了地下拳击场的邀请。

  “嗨,我就知道你会接受我的邀请。”

  一个坐在转椅上的男子背对着屏幕,叼着一根上好的大烟。

  两个身材苗条的机器人正轻轻的捏着他的肩膀。

  “听着,我们是一家拥有十几万观众的地下拳击馆,你会获得掌声、金钱甚至是女人。但前提是你能打败自己的对手。

  我们在有序的规则中疯狂,作为拳击手的你只需激起观众的呐喊,输了也没事,你照样可以获得7h的报酬。”

  男子转动椅子,露出自己半机械的脸庞:“拳拳到肉,不准使用武器,你愿意接受嘛?”

  易小景打量一眼男子,微微的反感,对方的机械眼球正在扫描他的个人数据。

  “22点,我会到达你们地下拳击馆,不过我希望你能提高价格,我需要钱活下去。”

  “可以,输了10h,要是赢了,你可以获得更多。”男子抖了一下自己手中的烟卷,捏起身侧机器人的下巴,真是美得不可方物。

  “22点15分有一场比赛,你不要迟到了,否则下场会很惨。”

  易小景切断连接,双手伸入衣兜中,身前的聊天界面似湮灭的灰烬一样消散。

  他抬起头,连接贫民区和市中心的轨道上有呼啸而过的摩托,夹杂着驰骋者疯狂的嘶吼声,后方紧紧跟着几个编队的无人机。

  易小景知道要不了多久,执法人员就会赶到。

  这就是他在离开市中心以后,直接打算在贫民区找寻工作的原因。

  交界地带是一个在秩序下疯狂的暴力区域。

  可一切的走向都是如此的不尽人意。

  他向着地下拳击馆小跑而去,途径那家旺来居食堂的时候,苏珊出现在了他的不远处,外表似乎改变了不少。

  易小景瞥了眼苏珊后,就是从对方的身边大步跨过。

  “小景,我很...抱歉.....关于你的事情,我全部知道了.....这只是一个误会....”

  苏珊跟在易小景的后面,一卡一卡的吞吐道。

  易小景皱起眉头,苏珊生涩的声音让他十分的不舒服。

  “你还会重新回来工作嘛?我....很喜欢和你一起工作....你是一个好人...”

  苏珊身子摇晃,有点儿跟不上易小景的步伐。

  她处于再次报废的边缘,体内许多机械设备都已老化。

  易小景脚步一顿,转身抬起手指着苏珊的脸庞,歇斯底里的吼道:“没有误会,我就是看不起你们机器人。特别是你这种落后没用的机器人,你早该被丢进垃圾场。

  我实在想不明白,像你这样低微的机器人为什么还要苦苦的运行着,你只是一堆破废铁,明白嘛?”

  苏珊低下头去,摊开自己锈蚀斑斑的机械手臂,僵硬的扭动着自己的脖子。

  易小景的话深深伤害了她。

  贫民区也有很多苦苦生活着的人类,她是贫民中的一员,命运给了他们贫民的身份,可他们依旧扼守着性命的咽喉。

  “努力的活着也是一件错误的事情嘛?还是仅仅只是我们机器人不配努力的活下去....

  小景....你能告诉我嘛?

  我,机器人....落后或者贫穷就该被丢入垃圾场中....我曾经为这个世界的繁华奉献过.....而现在就因为我体内的设备老化了,便该被彻底淘汰...连苟且的机会也不该有,是这样的嘛?小景....告诉我....”

  易小景注视着无比沮丧的苏珊,话语涌到咽喉处又是咽下去。

  他开始回避苏珊的目光,觉得自己真是一个杀比,干嘛要去怜悯一个早该被淘汰的机器人,可对方的声音又是如此的绝望。

  “小景,你不也是一个被淘汰的人嘛?我们都有资格活下去.....肉体也会腐朽,就像失去维修的机械零件,我们是一样的......”

  苏珊模拟着哭腔,愣愣的凝视着易小景。

  “淘汰?”

  易小景瞳孔一点点的散开,这句话严重刺激到了他的自尊心。

  他忽然的冲着苏珊吼道:“我们不一样,这个完美的世界还会接纳我。你知道嘛,Perfect world系统个人档案中记载着我为全社会所作的贡献,我活了四十多年,可一直兢兢业业,这对于我来说只是一件考验。

  在八年前,我同样来过贫民区,可我又返回了市中心。

  你呢?一个从垃圾场中被拖回的废铜烂铁。我该回到我该去的地方,而你也是。”

  苏珊慢慢的攒拳,情绪框条跌到谷底。她记起科技展览馆中围着自己的小孩子,那是如此的美好。

  她的开始是在科技博物馆,可已经回不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