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我住在乌托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信条

我住在乌托邦 岚烟一七七 2097 2019.07.12 23:49

  “长点记性,你还有一次犯错的机会。”老宋瞅着地上的手指头,毫不客气的说道:“扑街仔,带着你的手指滚。”

  江巽弯腰捡起地上的手指头,死死地按住切口处,痛得绷紧牙关。

  “王总交代的那个人做掉了吗?”老宋隐隐有点打盹,平淡的问道。

  “出了点情况,手下的小弟把事搞砸了。”江巽偷瞟了眼老头子,小声的回答。

  老宋盯着江巽看了很久后,嘶哑的说道:“你不该搞砸这种小事,去做掉他。”

  “我明白该怎么做。”江巽点点头,歪着嘴说道。

  老宋看了看满头大汗的江巽,支起手晃了晃:“那你下去做事吧,近段时间风声紧,不要私自跑货。”

  江巽点点头,转身走出光线不明的小屋。

  外面的黑衣男子撑开伞,紧跟在江巽的后面走远。

  老宋盯着外面看了很久后,沉沉的叹口气。

  江巽是他的孩子,通过克隆技术诞生的孩子。

  他出生于1994年11月,二十多岁就有了孩子,算算时间,江巽也该七十多岁了。

  可事情总有些变化,四十多年前,年迈的他通过关系找到了一个处于植物状态的克隆人,打算将自我的记忆全部拷贝下来,获取新的身份,依靠着克隆人重新开始。

  瑞尔顿科技公司的暗哨答应给他一个身份,不过价格十分昂贵。

  老宋将自己的大部分积蓄拿出来,打通各大公司的关系,在崭新的肉体中重获年少。

  这种东西,只要有足够的钱并不是问题。

  不过他的新生也引起了一系列多米诺骨牌效应,先乱的伦理让他的家庭变得支离破碎。

  他的妻子无法接受一个素未谋面的青年睡在自己的枕边,一个20岁左右的青年也不知该以怎样的态度对待一个半老婆子。

  最后,老宋另结新欢,又有了新的家庭。

  他的妻子最终吞枪自杀,自始自终都觉得是一场噩梦。

  江巽对于自己母亲的死耿耿于怀,他野心勃勃的幻想成为新的教父,用自己母亲自杀的那把枪杀掉了同他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弟弟。

  他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孩童,忽想起比自己还年轻的老宋带着孩子,曾他说一家同乐的画面,蓦然觉得讽刺。

  去他娘的一家同乐,他们之间毫无血缘关系,错乱的关系甚至让他的母亲精神恍惚,最后吞枪自尽。

  随着一声枪响,他名义上的后妈也随即倒在血泊之中。

  江巽并没有坐稳帮派的首位,老宋就又给他上了一课。

  老教父重新掌握了实权,江巽临死前冲着老宋笑:“我的父亲,你说得很对,我不该憎恨自己的敌人,那会影向我的判断力。你赢了,可我们之间真的还是父子吗?

  你教过我的,干我们这一行的,要全力的照顾自己的家人....你花了大半辈子教我小心,可是杀掉我的却是你,呵...呵...呵呵...一个人只有一个命运...我们都一样的,这是我要告诉你的.....”

  面对着自己孩子的质问,老宋不知该如何开口。

  在血泊中,他握着自己前妻自尽的枪支,对准自己的眉心,闭眼的那一刻又是仰天恸哭,慢慢的将枪放下。

  他不想死,哪怕一直假借着‘宋义’这个身份孤独的活下去。

  随着时间的更迭,他又是逐渐变老,可他再也没有重组家庭。

  老宋觉得自己不行了,又靠着克隆技术有了孩子。

  可他们已经没有了任何血缘,重新出生的江巽也有了新的自我意识。

  他们两个从此陌生,不再是父子。

  老宋也从来没挑明江巽是一个克隆人,对过往的事情从来不提。

  老宋很疲惫的站起来,瞅见门口出现一道被拉长的影子。

  他递给身后之人一个眼神,暗暗握住枪。

  屋外面没有枪声,可他的手下一个个的倒下。

  身影挡住门口,大步往内走去。

  老宋拔出枪,向着黑影开枪。

  膛线在瞬间炸裂,他也是踉踉跄跄的向后退了几步,瞅见瞬间靠拢的黑影,瞪大了眼睛。

  屋内的灯光忽暗忽明,在灯光下,老宋看清用刀将枪管切开的李龙:

  “龙仔,你怎么在这里?”

  “老头子,你不是正在找我吗?”

  李龙站在老宋的面前,平静的说道:“别忙着联系那些下属,想想你的孩子。”

  “你...”

  老宋瞳孔一缩,盯着李龙声寒的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从孤儿院带回来的孩子,干我们这一行的不会轻易接收门徒。你对过去的忏悔让自己的行为出现了一点儿不合理,我跟你合作十几年了,老宋....”

  李龙弯腰,从身侧的尸体口袋中掏出烟,亲自为老宋点燃:“各大公司都有你的人,署案局里也有你送进去的人,我都知道。”

  老宋凝视着李龙,沉默很久后忽然笑了,平静的坐在沙发上:“扑街仔,说吧,你想要什么?哼,不直接开枪杀我总需要理由。

  我想看看自己还有没有活下去的机会。”

  “名单,组织中不露头的人员。”李龙直接开口说道。

  “呵,你想杀他们?”

  老宋低着头,冷笑道。

  “你猜得没错。”李龙点头。

  老宋缓缓地抽着烟,惆怅的苦笑道:“那这样子看来,你也不会放过我。

  拿我孩子作为要挟,你会信守自己即将许下的誓言,放过我的孩子吗?”

  “我不会杀他,说实话,他不是一个合格的门徒。”

  李龙平静的点头,缓缓道:“你给出的名单,我也不会将人杀完,任何事都需要均衡,你死后,他们会忙着抢夺你的帮派资源。”

  “那我给你提示一个人吧,做掉乌鸦,他明面上是地下拳击馆的老板,可私底下还是我最放心的兄弟。

  我死后,其他人都不可能是他的对手,他在短世间就可以稳定大局。你去做掉他,帮派就会陷入混乱。”

  老宋说着说着嘶哑的笑了起来:“其余人员,你想要总该付出一点儿东西。”

  “你觉得自己有资格同我谈条件?”李龙冷笑道。

  “扑街仔,你也可以去杀掉我的孩子,我如果不能替他铺好路,那么他哪有机会成长起来。”老宋冷笑,弹开烟头,吐出烟圈:“我可不会轻易的接受你的威胁,你应该知道我对什么事情感兴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