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我住在乌托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相同的套路

我住在乌托邦 岚烟一七七 2201 2019.06.17 20:46

  “你有关系?”

  易小景瞪大了眼睛,主动向李龙靠拢,紧张的问道:“别开玩笑,克隆工厂直接和希维尔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挂钩,你能有渠道弄到克隆器官?”

  “能,只要有钱。”李龙点点头:“关于钱这一方面,我可以帮你预先支付。”

  易小景口干舌燥,希维尔公司的克隆工厂同瑞尔顿科技公司合作,关于克隆脏器都是有着严格的把控,一般人是不可能弄到资源。

  这是两家大公司,基因筛选使试管婴儿彻底商业化正是希维尔公司好几十年的努力成果。

  早在几十年,这个公司的技术人员就已经让胚胎干细胞诱导技术和器官体外维持技术走向成熟,目前正在攻克器官各组织细胞分化等技术。

  由于对细胞定向诱导太过复杂,关于器官克隆迟迟没有成功。

  他们建议大众直接采用克隆人的器官,凡是克隆人都只保存一些本能性的神经反射和进行物质及能量的代谢能力,没有任何的认知力,保持植物状态。

  不过希维尔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的提议遭到了大部分人的抵抗。

  这是毫无人道的事情,哪怕克隆人保持着植物状态,没有任何自我意识。

  不过由于环境的持续恶化,人体的健康逐渐受到更加严重的威胁。

  恶化的环境给了希维尔生物技术科技公司一个契机,不用等定向诱导细胞分化等技术的成熟,大众就逐渐接受了希维尔科技公司以前的提议。

  在现实面前,率先有一批人放弃了坚持的良知,后面的人也不再有心理负担。

  他们在内疚中塑造了新的良知道德,从而能够不受自我谴责的活下去。

  每个人都是这样想,符合大众利益的事情最终成为了一件好事。

  后几十年,克隆工厂如雨后春笋,这个世界上也不再有植物人,

  新生代的人类被灌输了崭新的价值观,在他们眼中,希维尔生物技术公司拯救了无数人的性命,并一直在自我反思,希冀着早日攻克器官各组织细胞分化等技术,从克隆人过渡到克隆器官。

  不过对于新生代而言,那些技术可有可无,在他们的价值观中,工厂中处于植物状态的克隆人本就是服务于大众的商用品。

  希维尔生物技术公司在使全世界变得更好,哪怕这些技术对大众而言已经没有多大的用处,可希维尔公司的创办者依旧秉持着超越大众的道德价值观。

  易小景很尊敬希维尔生物技术公司的所有工作人员,希维尔公司采取了大部分精英人员的DNA,他以前也是一个精英人员,曾向希维尔公司提交过申请。

  希维尔公司的工作人员采取了他的DNA。

  易小景为此感到无比的自豪,通过属于他的基因克隆的人能够挽救部分群众的性命。

  没有一个人会去质疑献血者的伟大,也不会有一个人会去否定无偿献出自我基因者的付出。

  和谐互爱是维系这个世界运转的基石。

  “我换取克隆脏器并不需要多少钱,在市中心工作的人都有可能被认定为精英,我献出了自己的基因,这是我的荣誉。

  希维尔公司对于我这样的人有一定的减免优惠,我凭什么和你合作。”

  易小景摇摇头,笑着道:“也就半天的功夫,我就可以从希维尔公司手中得到合适的脏器。”

  “是的,可哪怕希维尔对你有减免优惠,现在的你也无法承担这一笔钱。我们的克隆脏器更加便宜,手术费也非常低廉。

  你难道一点儿也不考虑嘛?”

  易小景陷入了沉思,算了一下自己的个人账户中的余额。

  通过优惠后,他至少还要支付4369h的费用,但这个费用可以采取贷款的方式支付。

  希维尔公司是一个好公司,给了大众创造财富的机会,正如几个大公司所宣传的那样:“我们创造财富,也在创造自我。”

  “我替你支付钱,利息按照希维尔公司的规定收取。”

  李龙注视着易小景,再次重复:“换取克隆器官的费用不高,相同的利息下,你可以审下一大笔钱,通过省下的这一笔钱,你可以更换体内的各类芯片,这岂不更好?”

  李龙的话诱惑着易小景,听起来似乎很不错。

  “你们收取多少钱?”他终于在思考一会儿后,轻声的向李龙问道。

  “不多,1060h的费用。”李龙想了片刻后,接着说道:“不瞒你,这还是我两头赚取一定介绍费后的价钱,实际上更低。”

  “1060h?”易小景怔在原地,有点儿发懵,他可是有优惠的奉献人士,可李龙收取的费用只有这个费用的1/4不到,并且还是以相同的利息贷款给他。

  这简直是在放屁,天底下还有如此好的事情。

  他不太相信。

  “时间就是生命,怎么样?还要继续想下去嘛?”李龙凝视着易小景的双眼,慢悠悠的说道:“我不着急,你慢慢的想。”

  他抬起手,拍了拍易小景的肩膀。

  易小景呆在原地,半晌说不出话。

  不远处的冯永默默的看着,相似的话,相似的懵比状态。

  他太熟悉不过。

  李龙慢慢的向冯永走过去,观察易小景看手表的频率。

  “老兄,你的话在冲击着他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市中心有序而又和谐,他啥都不知道。”

  冯永凑到李龙身边,偷偷的看着易小景说道。

  “哦,可那些公司的总部不都是在各大市中心嘛?让他看见繁华背后的东西也不是很坏。”

  李龙哼哼两句。

  “拜托,坏透了。”冯永怪笑,轻声道:“人家看着餐盘里的肉怀揣着美好,你却要拉着别人去屠宰场,指着被屠夫割下的一块肉对他说这是从他身上割下来的。

  美好破碎了,然后他发现自己吃的肉还远远少于被割下的肉,这个现实还不坏嘛?”

  李龙瞅着正抬起手看时间的易小景,低喃一句:“你不能这样想,也许餐盘里的肉不是从他身上割下来的。他回去吃得津津有味,要把被割下来的补回来。”

  “呵,嗯,龙哥说得对。”冯永耸耸肩,嘶哑道:“你这个想法坏透了,还是我单纯一些。”

  李龙没有吭声,冯永的确比他单纯,比他仗义。

  “嘿,他朝我们走过来了,看来是经受不住诱惑了,他慢点一定会问你很多细节问题,你丫的是不是又要拿出当年对付我的那一套?”

  冯永用手肘撞了一下李龙,压低嗓音问道。

  李龙侧转身子,看着逐渐走向自己的易小景,平缓的回答:“是的,相同的那一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