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我住在乌托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五章 God is dead!

我住在乌托邦 岚烟一七七 2115 2019.07.29 23:26

  奥库斯脸涨得通红,一时间没有摆脱易小景的锁喉以后,他逐渐感觉到眩晕并伴随着一股恶心感,耳朵嗡嗡作响间,他的视线逐渐模糊。

  易小景同样脸庞通红,察觉到奥库斯靠着左手屈肘顶击他心窝的力度愈来愈小,松了口气,严重缺氧的情况下,对方会越来越没力气挣扎。

  他攒拳狠狠地朝着奥库斯的太阳穴砸去,席位的部分观众在哀嚎中发出兴奋的狂嗥。

  “猛兽食铁,弄死它!”

  “站起来,别这样,我买了你!”

  ......

  奥库斯身躯抽搐,脸颊血肉模糊,T-89造成的亢奋在撕心裂肺般的痛楚中变得愈加飘渺,严重的耳鸣导致它听不太清楚观众们的欢呼。

  “奥库斯....”它叫着自己的名字,凤凰涅槃的名字会成为荣耀,这是韩彪告诉它的话。

  很多年了,它一直都还记得,在奥库斯看来韩彪就像自己的父亲一样。

  奥库斯第一次明白种族之间的界限时,曾无比的沮丧过,换头手术让它感觉自己就像一个人,

  奥库斯觉得韩彪没有说错,换头手术就是凤凰涅槃,它本该沐浴在荣耀之下,可身侧的人从来没将它当作同伴。

  它一直觉得孤独,不过孤独只是短暂的感知,酒精消减了这份飘渺的痛楚。

  易小景用力的锁住奥库斯的脖子,当奥库斯奄奄一息的时候,他站了起来,面对着席位上的所有人。

  全息投影的弹幕界面瞬间出现无数道光感裂隙,最后投影界面裂成一块块,宛如白色的羽毛一般纷纷扬扬坠落,颜色逐渐变成淡金色。

  远远看去,仿佛白色的雨。

  易小景沐浴在‘金色的雨’下,每一块投影碎片上都有猩红色的字幕滚动而过:

  “哈哈哈,老子赌对了,我要大宝剑,哈哈哈.....”

  “大佬,我要买对了,不过买的少~”

  “唔,吃瓜的表示好后悔,我也该买一点的。”

  “吃瓜的****.....”

  “复仇成功,新王踩着血与骨登基,跳楼的人应该也很多嗷。”

  ........

  易小景扫视了眼弹幕,再看着席位上通过虚拟近距离投影的观看人员,或兴奋或痛苦的发出吼声,炽焰色和冰蓝色的光晕交叉而过,汇成极端中的一死一生。

  易小景感觉到天旋地转,耳畔嗡嗡作响。他太熟悉眼前的光景,虽说没接触过暗网中的直播,但他也时常躺在床上浏览各式各样的娱乐八卦周边、实时各企业新闻以及民间糗事。

  现实生活中,他面对着大部分人都保持着微笑,小心翼翼的做人,可在网络上,他的角色随着情绪转换,可为大侠亦可是吃瓜群众。

  易小景扫视着众人,自嘲似的苦笑起来,高高的扬起双手,指尖穿透光影的碎片弹幕。

  他和大部分人都一样,在网络中真实的活着,在现实中伪装着自己。

  “God is dead!”易小景握拳用力的晃动着自己的双臂,嘶哑哽咽的吼出瑞尔顿几个大公司的宗旨:“We create wealth, we create ourselves!”

  “God is dead!”赢钱的观众们欢欣鼓舞的站起来,大声的跟着易小景大吼道:“We create wealth, we create ourselves!”

  同时三四千的暴乱区席位上,数个不满结果的改造人趁机向着擂台冲去。

  由于部分工作人员已经离开,他们很顺利的爬上擂台,粗鲁的冲着易小景咆哮道:“打***假拳....”

  留守的工作人员见状,急忙的走上前去。

  暴乱区的观众席位上又有人向擂台冲去。

  一时间,整个会场有所混乱。

  易小景转身看向气势汹汹向着自己冲来的为首之人,一个过肩摔撂倒对方,抢过对方手中的砍刀,当后面的人继续冲上来的时候,他举起砍刀就是进行反击,混乱中一个观众拔出了枪,正要向易小景开火之时,工作人员扑倒他,手枪滚到一侧。

  易小景赶忙的跑过去,捡去枪的下一秒,一个人冲向易小景的男人栽倒,额头正中央飙出血,子弹瞬间就是夺走了他的命。

  顷刻间,所有人都陷入短暂的呆滞。

  于片刻的安静中,易小景再次向擂台上的改造人开枪以解决后患:“God is dead!”

  “God is dead!”

  通过网络观看比赛的观众很是亢奋,不断的重复着易小景的话。

  易小景扫视一眼弹幕后,又凝视着通过近距离观看的网民,忽地咧开嘴,将枪头对准网民:“我知道你们在那里,呵,该死的过去。”

  席位上的众人乱作一团,他们下意识的逃跑,抬起手试图挡住自己的命门。

  子弹一颗颗的穿过投影,躺在床上的观众反应过来,大口大口的喘气,随后更加的亢奋起来,向着擂台跑去,不同的投影交错而过,仿佛一群孤魂野鬼。

  暴乱区席位上的部分人趁势冲向擂台,冲击着尝试维持秩序的工作人员。

  易小景跳下擂台,联系起李龙:“我们该离开了,你在哪里?”

  “嗒嗒嗒......”

  .......

  一阵枪声以后,小五腹部被子弹击中,背靠在墙壁,不断的喘气之中拔出弹匣。

  李龙跨过一具具尸体,甩出一刀直接削去小五的右手三指。

  小五发出惨叫,枪械落在地上,还未反应过来,李龙就是一脚将其整个人踢倒。

  “你...你是谁?”小五歪着头,有气无力的问。

  “不重要。”李龙抓住小五衣衫的一角,拖着往前走。

  一个迷你机器人跑了过来:“我那不要命的伙伴进去了,他说自己不是跟踪者。”

  李龙有点儿头痛,这两个机器人出自他之手,只有部分人类的观念,完全没有名字的认知。

  李龙在两个机器人原始数据库中编译了部分有违道德伦理的认知,两个机器人在学习中就像野马一般,怎么都看不惯这个世界。

  漫长的实验中,李龙最后让这两个机器人沉睡,彻底的明白原始数据对机器人自身学习的影响。

  奴隶的孩子守护的终究是奴隶道德,大部分机器人都只是各大公司的生产机器罢了。

  他很难改变这个事实,哪怕他有一定的制造能力,可他这点能力,在秩序缔造者的眼前压根不值一谈。

  “我不该唤醒你们两个小家伙。”李龙摇摇头,拖着小五跑入房间中。

  一个机器人被甩到他的身前,半侧的身躯已经损坏,火星随着毁坏的零件一闪一闪的跳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