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无泽之初雪融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九章 夺人之物

无泽之初雪融晴 无为以之为 3169 2019.05.16 10:05

  远离了九天而下的瀑布和湍急的水流;这里的小河清澈而平缓,令人觉得无比安详。

  巨鸟放下墨霜化了人形,心有余悸的拍着胸脯,口中喃喃不断:“还好还好,反应慢点,你就要骨折筋断了。”

  “谢谢。”墨霜坐在地上看着他。

  “你看你,又来了。你死了,以后谁做我的船啊!”朱雀随口一说和墨霜并排坐着。

  两人不说话了,看了一会儿夕阳,朱雀的肚子叫唤了。

  然后他毫不客气的用手拱了拱男人道:“咱们去翻竹虫,我饿了;你不喜欢吃的话再抓几条鱼。”

  墨霜应了一声,跟着朱雀翻找起来。

  竹虫是这只怪鸟最爱的美味之一,通常会在小河旁的岩石下、土里,或者是竹子根部和枝干上低调的生活;它们的命名得源于它们的长相;这些虫子犹如缩小版的小竹竿在两侧各添了几条细腿;有点儿呆头呆脑,不大灵活。

  抓了几只小指长短粗细的竹虫,墨霜有些好奇的开口问道:“好吃么?”

  然后,他就被朱雀强行塞了一个虫子在嘴里。

  有点脆、有点咸、有点涩、还有股浓烈的腥气。

  墨霜悻悻的咽了下去,他想着:果然自己跟鸟的口味是不一样的。

  反观朱雀却是吃得津津有味。

  “哎!那边有竹子,我去弄点嫩笋,你去抓鱼吧?”不等墨霜回应,那没心没肺的人便一溜烟的不见了。

  “……”

  墨霜默默的拿了袋子又捡了一些竹虫。

  然后,他想起之前朱雀捡虫的时候滴了点儿血在地上,似乎很是吸引这些东西。于是当下,他也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将紫得发黑的血液滴入沙土里。

  瞬间,那些虫子以血滴为中心,以一种可观的数量从细碎的土屑里涌出,宛如一个小小的喷泉。

  “我的血这么有效果?!那以后可以多抓些竹虫了吧!”墨霜的脸上露出一种惊喜而欣慰的笑。

  然而,不等他的笑容稳定在脸上,神情又变成了惊奇,再从惊奇又一步一步的化为了苦涩、无奈,最终成了一种自嘲。

  ——死了……那些虫子死了。

  如泉涌般溢出的竹虫在离开地下不久后便相继死去,在血滴的周围形成了一圈规整的图案。

  难道是他的血?……他的血有毒?

  男人一惊之下又换了个地方继续滴血。

  果然,血滴周围的昆虫均先是争先恐后的爬出地面,然后再相继死去。

  握着袋子的纤长手指紧了紧,男人有些呆滞的跌坐在沙滩上。

  他看着自己指尖冒出的一丁点儿暗色,六神无主。

  然而,似乎是过了盏茶时分,这个人的脸上原本苦涩的神情又开始有了转变——他的嘴角开始挽起一抹笑意,他的眼神充斥着一种势在必得的勇气。

  不知怎的,此刻的墨霜显得极其兴奋,与之前失落的样子判若两人。

  似是心情大好,男人迅速止血、挽了裤腿扑向小河;透亮清澈的水里,大小不一的鱼儿慌乱的躲开贸然闯入的庞然大物。

  墨霜在水里胡乱挥舞着锋利的手爪,划过了几条可怜的鱼儿;当死鱼漂浮起来后,男人便将之捞起,生了火、去了内脏,架烤起来。

  鱼烤至七分熟便香气四溢;男人顾不得烫手,急不可耐的将之取下,准备大快朵颐。

  然而,就在他的牙齿离鱼肉不过半寸之余,几个声音响起。

  一个人上气不接下气的:“天!我跑不动了,你们等我会儿……”

  另一个人抱怨道:“我说……哪个挨千刀的把我们的竹林给废了?害得咱们连‘急练’都没法进行,来这儿破地方负重跑。我诅咒他祖宗我!”

  一个人愤愤不平:“上头还骗我们说是雷劈的。真欺负我们五阶是白练的?我一看就觉得肯定是个火系的,抓到了先把他吊打一顿再说!”

  “不是说还有另外的痕迹?”有人疑惑。

  “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留下来的……难道是其他势力闯进来了?”一人纠结道。

  “别管了……快点儿吧。我肚子都饿了!”

  “哎,有人烤鱼,去看看!”

  随后是脚步攒动、粗重喘息的声音。

  六个负重跑的人盯着男人或男人手里的鱼咽着唾沫;墨霜警惕的看着来人,神色不善。

  “喂,那个……水蛇?”其中一人平息了气息打量着墨霜后脊的长尾,没摸清楚他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想了半晌觉得可能是什么变异的水蛇或者泥鳅之类的,当下便捡了个好听的直接称呼。

  水蛇?

  男人不由自主的扭过长着鳞片、带了鳍和后摆的尾巴看了眼,心有不快。

  他就这么像水蛇?水蛇有这么漂亮而硬朗的鳍吗?有这么气势磅礴的后摆吗?这些人的眼睛是瞎的吧?!……他为什么……要学朱雀?

  “喂,跟你说话呢!”那个人又道。

  神色一收,墨霜抬头淡淡一句:“什么事?”

  “把那几条鱼给我们,我们饿了!”一种横征暴敛的命令语气丝毫不打折扣的从那人的嘴里说出。

  墨霜一动不动的看了几人半晌,心下了然——这群人应该是正在训练的弟子,敢情是半途中觉得饿了,被肉香吸引到此的。

  墨霜是个安静本分的人:他从来不去主动招惹麻烦。

  他是个欺软怕硬的人:他惧怕无锋那种恶人,但他却不惧这些弟子。

  他是个漠然冷淡却又温情款款的人:这要取决于对方在他心中的位置。

  很显然,对面的这群人一不属于无锋那样的十恶强者,也不属于自己心中所认定的好友或是挚爱;因此,男人回应的便只有更加冷淡的态度。

  “不给。”极其淡薄的两个字轻飘飘的从面无表情的人的嘴里说出,毫无分量。

  “你是二阶弟子?”另一个人质问道,见墨霜不答,当下又自己帮自己解围:“我们五阶的。”

  五阶弟子,在这后山练场是最高的弟子等级。这意味着他们只要通过左权使设下的考验便可以正式成为合格的暗卫。

  这样的身份只要报出来,低阶的弟子都会采取退让的态度。因为阶位越高,差距就会越大。这表现在一、二阶的弟子势力悬殊不会特别明显;但是四、五阶的则意味着一个大跨度。

  墨霜没有被吓到,他只是拿着鱼冷冰冰的看了几人一眼,然后说出了一句令众人十分恼火的话:“既然手脚都长在身上,自己去抓。”

  男人没有因为这个明面上显露得均衡平等、没有任何地位差异的地方出现这样一群恃强凌弱的同族而有所惊讶,因为他早就知道——不公永远存在;其区别不过是:浮于皮层或者暗埋地底。

  几人愣了半晌,最后终于有人异常暴躁的怒吼:“你再说一遍?”

  其余人各自对视了一眼——这家伙是主动送上门来供他们出气的吗?!

  “我说,自!己!去!抓!”深邃幽暗的眸子回看几人,毫无惧色,像是完全没有了解到自己的处境。

  “泥鳅,这儿离校场挺远。”一个人冷冷的提醒着。深处的意思是,就算把你给揍一顿,你也没处说去!

  墨霜蹙眉,对这个听起来极具侮辱性的称呼异常反感。

  “那又怎样?”男人放下手中的烤鱼慢慢站起,挺拔而阴冷。

  几人似是被墨霜身上散发的某种气息所震慑,不由的倒退了一步;然而,一步退完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一个五阶弟子为什么要惧怕一个顶多二阶的人?更何况自己这边还有六个人!

  “皮子痒了找打?”一人怒气冲冲的上前,被另一个拦住。

  这个拦人的人还算讲些道理对墨霜说道:“给我们几条烤好的吧,一会儿我们捉来新鲜的还你。”

  墨霜侧目看了看那几条划分明确的烤鱼——一部分是给朱雀留的,一部分是给自己的。当下又面无表情的重复了一句:“自己去抓!”

  “白眸,你别拦着我!还没人敢这么对我们!”那人咬牙切齿。

  墨霜嗤笑一声:“原来,左权使煞费心血培养的暗卫也不过如此。”

  “什么意思?!”另外几人纷纷呵斥,将男人围在中间。

  “没什么意思。”墨霜肩背和腿上的力道开始聚集,他警惕的观察着几人的动静随时准备肉搏。

  肉搏——这是他唯一能够感到欣慰的事情;这里对用术法互搏明文禁止,因为怕弟子没有轻重而致人死地;但拳脚相加这种事,只要不发生在训教和众人的眼皮下造成不良影响的,训教和上面的人便不予追究;因为他们都明白,族中人堪称微末的拳脚功夫击打在本就相对强悍的身体上,根本不可能致死。

  于是,这便成了许多弟子私下解决恩怨的一种办法,既不犯了规矩,也得以发泄。

  墨霜看着周围的六人,腰板又直了直。拳脚击打这种事情,他从来都不怕——不怕打架更不怕被打。

  “来吧。”淡漠的语气有着嘲弄与视死如归的气魄,平静得让人火冒三丈!

  “泥鳅!你要挑我们六个?”其中一个人讥笑道。

  墨霜没吭声,警惕之色越发显露。

  “我们六人是练有阵法的,不是你能破的。”那个叫白眸的灰衣汉子说着,然后他将其他人揽到后面对墨霜说道:“六个五阶弟子打你一个二阶弟子太欺你。”白眸琥珀色的眼睛显得尤其引人注目,他走上前道:“这样,你跟我打。你输了鱼给我们,向我们道歉。你赢了,我们再给你抓几条,向你道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