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眃茱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算计

眃茱 蓝衣王爷 3052 2019.01.12 07:53

  “本王是想余霸天死,只有他死了,本王才不会被人诟病,但是,本王不能让他死的不明不白,这样本王会让人说成是一个忘恩负义,卸磨杀驴之人,本王未来是要当皇帝的人,不能有这样的言论出现,所以最好是当着大家的面杀了余霸天,这才是永绝后患的方法.你啊,还是太年轻啊.但是,本王已经叫王天带领一百重甲兵去守卫了,有了这一百重甲兵,绝对没有人说什么了.“上官极开口说道.

  “一百,重甲兵.“上官植从口中说了出来,顿时感觉到了不可思议,看着上官极,就见上官极笑了笑.

  “是重甲兵没有错,但是却是假的,不,应该说是,不是重甲兵而是身披重甲的普通士兵而已.并且那重甲也不是真的,只能说是重甲的一半,不能抗击打几次,就会报废,“上官极看见上官植睁大了双眼看着自己,拍了拍上官植的肩头,然后留下了一句话.

  “我要让全天下的人知道,本王没有不保护他,只是对手太强了而已,并且,就算是对手不强,本王还安排了后手,今天过后,世上只留有姓名却无性命的余霸天了.“上官极走了出去,但是上官极却没有说的是,只有余霸天死了,上官极才有理由去攻打幽冥森林里的弑神盟,才可能把那失去的三关和那无极城夺回来.

  在门口处,上官极站定了,看着那余霸天王府的方向,身边走了过来一个太监,双手捧着那托盘,托盘上有一个酒杯和一壶酒,上官极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后,双手平举,向着那余霸天王府的方向说道.

  “遥举此酒,送余王爷入黄泉.“说着把那一杯酒倒在了地上.然后一扔酒杯,那酒杯在地上碎成了几瓣,但是上官极却没有看,只是在那看着,等待着,等待着那明明已经知道的结果的结果.

  余霸天此时的眼睛之中看不到早已经连一丝血色都没有了的丫鬟,更没有在那双腿直打摆子的产婆,更没有那因为力气所耗尽卧躺在床上的王妃陈小影,有的只是那还在襁褓之中,尚没有睁开眼睛的婴儿.

  “恭喜,恭喜王爷,是个郡主.“在一旁守侯着的还算镇定的春桃开口说道,然后恭身把那婴儿给抱了起来,来到了余霸天的身边给余霸天看.

  就只见余霸天用那颤抖的双手,轻轻的接过了那婴儿,好像是在接过那易碎之物一样,或是那重于泰山一样的物品,小心翼翼的,本来那襁褓之中的婴儿刚刚出生在这世界,把所有的力气都在那哭泣之中用完了,在睡梦之中恢复着气力,脸上是一片的祥和,余霸天看见婴孩的肩头有一个胎记,如同一朵红色的云彩一样,就这样细细的看着的时候,却没有想到被一阵血腥的气味给呛醒了,眼睛都还没有睁开就开始哇哇的大哭了起来.

  婴儿一哭,那在千军万马面前都毫无惧色的上将军,余王爷顿时就张皇失措,手忙脚乱了起来,在一旁看着的春桃只好把孩子接了过去,还有慢慢的悠荡了起来.还用白眼看了余霸天一眼.

  就见余霸天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嘿嘿的一笑,依依不舍的看着那个孩子一眼后,这才来到了床边,看着那满头是汗水的陈小影,余霸天没来由的一阵心疼,一开始只是想把其软禁在身边,但是时间一久,人心都是肉长的,能会没有感情吗?

  “辛苦了,“余霸天不知道这个时候应该说什么话,看到了陈小影之后,脑袋中自然而然的浮现了这三个字,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啊.

  “王爷,“陈小影想要挣扎的起来,但是最终因为刚刚的所有的体力全都耗尽了,没有办法再一次的起身.余霸天知道陈小影想要说什么,毕竟外面已经有了厮杀的声音出现了.

  “没事,没事,放心,放心,“余霸天仿佛要加重自己所说的语气一样,每一个字,每一个词语都说了两遍:“我毕竟是将军出身,更是当上了那上将军,这一点,你不能否定吧,放心,都是小事.“

  “王爷.“陈小影知道自己不应该,也不能在说什么了,只好开口叫道:“给孩子起个名字吧.“

  “好好好.“余霸天一招手,把春桃叫来了自己的面前,然后低头看那襁褓之中的孩子,却没有看见有一双愤恨的眼睛看着他,余霸天的心神全都被那如同精雕玉琢一样的粉嫩的孩子所吸引,看到孩子又一次的想要大哭,忙把襁褓交到了身边的春桃手中.

  然后就见余霸天走到了窗户旁边,刚想要开窗户,在一旁的那个产婆,剩下的唯一一个产婆忙上前阻拦住了余霸天开口说道:“回禀王爷,王妃刚刚生产完,不易受风.“余霸天这才没有开窗户,但还是点了点头.

  “这外面的天空中的夜晚是黑的,但是那天空之中的云彩是白的,云彩不管外面怎么变化都不会变化,我希望我的孩子也一样,让其一生如同那目光所见之云一样,洁白无暇,我刚刚看见这孩子左肩之上有一个红色的胎记,正好也如同一朵白云一样,那就取名为目光所及之云,目和云为眃,“余霸天刚说完就一转头,想把这个字告诉给床上的陈小影,但是无意之中看到了那床头上挂着的茱萸草.

  不知道为什么,余霸天想到了外面的事情,人命不如草,今天要是过不去的话,那这孩子恐怕就算是活下去,也不会有什么好的生活,也罢,再加一个字吧.

  “王爷,您可是想叫这孩子为余眃?“陈小影开口问道,却见自己的眼睛之中的余霸天摇了摇头,开口说道:“眃茱,目光所及之云,自由,无拘无束,又能如同茱萸一样的杂草在这世间之上顽强的活下去.所以叫余眃茱.“

  “孩子,听到了吗,你叫眃茱,余眃茱.“陈小影听到了余霸天的话之后,就知道了结果,眼泪流了下来.而余霸天的眼睛之中也有了丝丝的雾气.

  “小影,你在这休息,我去去就回.“余霸天的眼睛依依不舍的看了看那襁褓之中的眃茱之后,头也不回的抓起那门边的武器走了出去,并且把那房门给关了起来,挡住了外面的杀气以及血气,已经生死.

  “你们,下去,春桃,请来.“陈小影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开口说道,然后那些丫鬟和产婆都退到了外屋之中,把内屋留给了王妃和春桃两个人.

  “你,有什么要说的吗?“春桃的声音传了过来,没有丝毫的人情之味,很冷,很凉.就见春桃手中抱着那小眃茱,坐在椅子上看着陈小影.

  “有,芷珊...“陈小影刚刚说到了这,就见春桃猛然站了起来,然后开口说道:“你不配.“

  陈小影眼圈一红,挣扎的起身,然后使劲了全身的力气,一翻身,双腿跪在了床上,然后头重重的磕在了床帮上,一下,两下,三下,咚,咚,咚.

  “够了.“春桃站了起来开口说道:“你想要如何?“

  “一命,换一命,奴婢.“陈小影还没有说完,就听到春桃开口说道:“一命换一命?你可要知道,你是命是我姐姐用命换来的,你还以为你有命吗?你本身就欠我,欠我们欧,“春桃说到了这,强忍着下面的话,没有说出来,停了两秒之后开口说道:“是我姐,是我姐的命,把你留下来的.你没有资格,虽然她该死,但不管怎么说她也是我姐,我亲姐啊.你没资格.“

  “不,我有资格,是,我的命是换下来的,但为什么要换,那不还是为了保护.“说到了这,陈小影的嘴巴被春桃的手给按住了,就见春桃恶狠狠的看着陈小影,眼睛之中如同尖刀一样开口说道.

  “你找死.“春桃说完之后,哈哈的笑了一声,然后一退步开口说道:“你死,太便宜了,你要是敢在多说一个字,我手上的孩子就会.“春桃的话没有说完,但是其中的意味已经很明显了,威胁,赤裸裸的威胁.

  “只要你同意,留下这孩子一命,这个秘密永远不会有人知道.“陈小影扬起了头来看着春桃一字一句的说道,春桃听到了这话,忙走到了陈小影的面前,扬起了自己的手掌,啪的一声打在了陈小影的脸上.那清脆的声音如同那警世之钟一样,敲打在两人的心灵之上,是那么的声音响亮,敲击着两个人的耳膜.

  “你竟然敢威胁本,我?你就不怕.“春桃一指怀中的婴孩,虽然没有说话,但是意思却已经明了了.

  如果你对这部小说感兴趣,认为写的不错,那就请你帮忙多宣传宣传,给张推荐票,如果你对这部小说有不满意的地方,请你在评论区中写出来,谢谢.如看电视剧或是电影的方法去看这本书,把你们喜欢的明星代入其中,那是你专属的电视剧.专属于你一个人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