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古武机甲 逐日机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五章 叛变

逐日机神 三分虚 2395 2019.09.22 14:26

  铁王面对蝎型机甲很兴奋,混斗场的虫型机甲只能靠能量炮,近身就能砍死,蝎型机甲就不一样了,能量炮几乎不开火,一对巨螯就能硬抗自己的大斧不落下风。

  对方的蝎尾确实很厉害,往往出其不意,幸好方铭提醒他事先准备了大盾,尾针刺过来扎的大盾哐哐响,由此也可以想象机甲被刺中会有什么后果。

  敌人越厉害,带给自己的提升就越大!

  铁王再次挡住一记蝎尾,大盾未撤开便将斧头挥了出去,他已经摸清了蝎尾的攻击路线,这一斧全力绝对能砍断。

  然而就在此时,他听到了频道里方铭的急呼:“铁王小心!”

  他没发现危险来自哪里,但不敢不重视,裂日机甲撤斧猛然后退。

  就算如此,持着大盾的机械臂还是被一道侧面而来的冷芒击中,齐肘而折,大盾也落地砸出巨响。

  攻击自己的是......裂日机甲的战斧!

  铁王脸黑,他绝对不会认错,这里就只有三台裂日,除了自己这台,就是狼嚎小队的两个人。

  机甲再退,迅速和那两个人拉开距离。

  方铭这会顾不得掩饰了,冲近对面的虫型机甲,战刃一刀砍翻,马上赶过去与铁王汇合。

  两处小战圈此时全部停战,剩余的四台虫型机甲回到了蝎型机甲旁边,而和它们站在一起的......还有一台裂日机甲。

  刚才打的轰轰烈烈的战场安静的可怕,情况很诡异,人类的机甲居然和外星人的机甲站到了一起,对方还没有攻击,把他当成了自己人。

  那是景鹏的机甲,只有那台裂日没有盾牌。

  “景鹏,为什么?”坤狼的声音变得沙哑,他无法相信老队友背叛了,背叛的不是自己,是人类的身份。

  “队长,我不是那个组织的人,只是我累了,想找个地方安家了。”景鹏解释,声音听起来也没什么高兴。

  “为钱吗?你可以和我说。”

  “和你说?队长,你的钱不全都砸进了战场里?我搞不懂你这么玩命是为什么,咱们那帮老兄弟早死了,死了!”景鹏大吼:“早在萨卢城就全战死了,你为什么总抓着不放?”

  坤狼沉默许久,低沉道:“死在外星人手里我认,但他X的死在人类手里就不行!”

  他最后一句话说出来,犹如火山爆发前的闷震,隔着机甲都能让人感觉到压抑的愤怒。

  萨卢城!方铭有点印象,琢磨许久才想起来,这是第七战区的卫星城,离得第一战区很远,听这两人的对话是第七战区跑过来的,为的什么?

  坤狼丢掉了手里的大盾,机甲双手握斧举起,面朝景鹏的方向,这是要决一死战的意思。

  “没用的,队长,”景鹏轻叹道:“这一次之后,你也可以休息,我也可以休息了。”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地面开始晃动,山石崩碎烟尘四起。

  还有蝎型机甲!方铭提醒其他人,这个情景和追回雕像时遇到的相同,敌人藏在了地下。

  五台机甲聚成个小圈子,防备正从地下往外钻的蝎型机甲,只有坤狼未动。

  “看看你周围,队长。”景鹏的机甲摆一圈手。

  原本蝎型机甲就有五台,虫型机甲剩四台,加上刚从地下钻出的十余台,外星人的机甲已经超过二十台。

  狼嚎小队算上坤狼也只有六台二代机甲,铁王还废了条机械臂。

  “完了完了,死定了......”庄温哭丧的声音念念叨叨。

  “闭嘴,死娘娘腔,没出息!”又是夏在骂他。

  坤狼根本没有往周围转头,仍是举着斧头的动作,一步步向景鹏迈进,声音铿锵有力:“我会让你休息,把你和老兄弟们埋在一起!”

  他的动作引起蝎型机甲的骚动,作势欲攻,但景鹏的裂日机甲机械眼闪动几下光芒,蝎型机甲停止了动作,转而全部围向了方铭这五个人的区域,那边就剩两人单对单。

  “靠,这两兄弟简直要把咱们坑得死死的。”夏在频道里爆粗口。

  方铭两把战刃都提在了手里,他想跑还是比较容易,但其他人就不一定了,之前五台三代虎牙机甲对二十台蝎型机甲还出现了损伤,在场的大部分人水平比不了虎牙特战队,机甲也是差了一代。

  而且看坤狼也没有想跑的意思,他不能扔下这人,坤狼和景鹏肯定有一个是和神照会有关的。

  得玩把命了,意识加速对蝎型机甲是20点/秒,加大号的虫型机甲是15点/秒,4200点照度值坚持三分多钟,应该问题不大。

  “你们防守,不要贸然出击。”方铭嘱咐一声。

  “那不是要被围死了?”夏抗议。

  “交给我!”

  夏撇嘴,明显逞英雄,千凡的战斗力刚才又不是没看见,对付虫型机甲都那么吃力,何况是蝎型机甲。

  “我们不如留一个人抵挡,剩下的人跑路。”庄温提议。

  “留你吗?死娘娘腔!”夏还是那么暴躁。

  方铭无语,这俩人到底是哪根筋不对,搭话就掐,上辈子肯定是冤家。

  铁王答应了,他知道方铭真正的实力,既然那么说,可能是有把握的,而秋一直是小透明,算是默认。

  趁着敌人还没有全部摆好架势,方铭出击了,暴锤脚下一冲,两把单分子战刃迎上最近的一台蝎型机甲,对方双螯朝着暴锤的机械腿钳出,一旦抓住,蝎尾就是避无可避。

  暴锤自然不会送上门,左手战刃马上向下一记格挡,止住对方的攻势,巨螯被砍出一道豁口,但很浅。

  一击不成,蝎型机甲的尾针还是顺势而下,甩向暴锤驾驶舱。

  暴锤急退一步,马上又贴身而进,机甲擦着刺下来的蝎尾猛然360度转到侧面,机甲右手的战刃斜劈。

  轻易就砍中了蝎尾,一声金鸣伴着割裂的呲呲声,火星四射但没砍断,战刃比虎牙机甲的战矛差了不少。

  蝎型机甲挥舞着巨螯转身,但方铭没再花时间抵挡,火神炮瞄准驾驶舱瞬间开火。

  事实证明,无论什么型号的机甲,驾驶舱都是薄弱处,子弹狂射之下,刹那间就被打成了筛子。

  其他人还没有开战,蝎型机甲已经炸开了一台。

  摸清楚战刃对蝎型机甲的威胁,方铭不再去砍蝎尾,意识加速开启,下一台近身突击猛插驾驶舱,动作行云流水,没有丝毫的停滞。

  蝎尾在其他人眼里是出其不意,但在自己眼里和一根木棍当头砸下没什么区别,反正都是慢10倍的速度,意识加速的效果无往而不利,尤其是近战的时候作用最大。

  暴锤机甲的导弹也没闲着,一波倾泻拉拢了十几台敌人的仇恨值,其他人面前就只剩下寥寥几台,应对起来没多大压力。

  铁王的裂日机甲虽然废了条机械臂,但他在抵挡一台蝎型机甲的同时,仍有时间观察方铭的动作,对方似乎对攻击路线了然于胸,往往蝎型机甲稍有动作,暴锤就已经做好了闪避路线,那感觉像是在舞台上表演一个套路,蝎型机甲故意送上去被击毁。

  这是战斗直觉还是经验?铁王也想不明白,只能归结于实力的强大,自己达不到那个层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