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古武机甲 逐日机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气氛不对劲

逐日机神 三分虚 2386 2019.09.08 14:00

  不对,还没死!

  生命线又跳动了几下,弱的微不可查,几乎是没有。

  暴锤马上收起战矛,双手将人捂在了手心,先带出去。

  就在他想要脱离的时候,轰的一声,能量炮打在残破的虎牙机甲上,将暴锤震了个趔趄,敌人来了!

  方铭拼命拉住了摇晃的机身,转身甩开大步玩命逃跑。

  机甲的双手合住掩护生命垂危的人,手里没有武器,连还击都只能想想。

  刚刚才炸开的缺口,又有几台虫型机甲堵在了那里,意识加速再开,暴锤直接冲了上去。

  这次不是杀敌,而是借路。

  三、二、一......照度值消耗完毕,意识加速瞬间消失。

  暴锤堪堪挤在堵门的虫型机甲中间,“轰”背后一道红光,被命中机械腿,一串火光爆出,挤出去的暴锤落地也开始失衡,机甲滚在地面上砸的山石崩碎。

  方铭一身冷汗,机械臂高举护住手里的人,连滚带爬站起来的时候,机械腿嘎啦嘎啦似乎要断裂,他也来不及检查,赶紧一瘸一拐窜向不远处的密林,不管方向对不对,先把追兵甩脱。

  虫型机甲群可没有打算放过他,轰隆轰隆奔跑震的地面颤动。

  被击中机械腿,暴锤的速度大打折扣,只能与虫型机甲维持在差不多的水平,他也不能再次被击中,古雪默随时都可能会死。

  方铭在逃跑的时候心里还在念叨,千万可别死,不然就真的是在浪费自己的小命了。

  三号据点的方向是往东,往西是一号据点,也被外星人占据了,跑路的暴锤现在根本顾不得,自己就像是被猎狗撵着的兔子,随时都会被撕碎。

  照度值空空如也,意识加速用不了,机甲还有了损伤,这种情况下能避开机甲群的围攻吗?也许行,也许不行,但他没有拿自己的小命去试试的想法。

  半个小时之后,距离二号据点几十公里外的树林里,一个巨大的金属身影躲躲藏藏,周围是几颗倒下的参天巨树,繁枝茂叶里外挡了几层,形成了一片掩护地带。

  金属身影鬼鬼祟祟抬头张望一圈,确认没有危险之后又缩了进去。

  方铭在追击中突然改变方向甩开了虫型机甲,利用树林给自己暂时找了个安全窝,他不能继续跑路了,古雪默马上要坚持不住,得解决这个危险。

  暴锤机甲轻轻把人放在地上,方铭从驾驶舱里拿出个急救包,嘴巴咬开速救剂的针筒,扶着古雪默的身体一把扎下去,先把命吊上。

  金属碎片扎在右边的胸口,路上没时间拔,这会停下来,他就得考虑这个问题了。

  但为难的是,伤口位置在女孩子的私密部位,包扎就得撕开衣服。

  犹豫半天,他还是下不了决心。

  速救剂开始发挥作用,古雪默的眼睫毛颤动几下,有醒来的趋势。

  “古雪默,古雪默,听得见吗?”方铭小声喊她的名字。

  古雪默的眼睛还是没睁开,只是嘴巴稍微动了动。

  应该是听见了,方铭继续说道:“我给你包扎伤口,衣服要解开,同意的话就表示一下。”

  没反应!哪儿都没动弹。

  方铭咬牙一拍大腿:“我就当你默认了啊!”

  他拿匕首小心翼翼地从碎片刺穿的口子撩起衣服,稍稍用力,刺啦划开,操作服裂成两片,里面只剩下一件军用的黑色背心。

  再次豁开,里面就看到了伤口,当然,还有其他......

  方铭现在更想给自己止血,止鼻血,这方面的经验为零,有点罩不住。

  他闭上眼睛甩甩脑袋,让自己平复下来,这才抓紧金属碎片猛然一拔,鲜血瞬间喷在脸上,就算注射了麻药,昏迷中的古雪默还是闷哼一声。

  方铭顾不得抹掉,一针止血剂眨眼补上。

  伤口全部处理完,他也一屁股坐在地上松口气,脑门上全是汗。

  应该没有生命危险了,接下来就是怎么回据点的问题,尝试过通讯,没连上,也不知道大部队有没有逃出去。

  自己长时间回不到三号据点的话,安德鲁上尉以为两个人都死了也有可能,指望别人来救是不行的,树林里还有虫型机甲在搜寻目标,自力更生更靠谱点。

  盘算着回去的路线,肚子也咕咕响了起来......

  古雪默醒了,胸口上传来阵阵剧痛,甚至比受伤时的感觉更强烈。

  她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没想到这会却完好无损,想起身,一动之下却痛得脸色煞白,又忍不住躺了回去。

  一个人影听见动静跑过来,手里还提着两只山鸡。

  方铭?古雪默美目一凝,是他救了自己吗?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应该不会死,但身体......动不了。”古雪默的声音透着虚弱:“我们怎么会在这里?”

  方铭指指跪地的机甲:“暴锤伤了,躲追兵的时候方向没跑对,这是西南方,恐怕得花点时间绕回去。”

  他已经检查过暴锤的损伤,还能动,但随时可能出问题。

  “你鼻子怎么了?”瓮声瓮气的声音引起了古雪默的奇怪。

  方铭尴尬:“没事,没事。”

  他从鼻孔里掏两个棉球出来丢在地上,搞忘了这茬。

  这个举动让气氛一时间诡异了,古雪默就算失血不少,脸上还是泛起了红潮,伤口已经包扎了,这个部位还用想吗?什么都看到了,身上的操作服也是他的,自己原本那件撕烂了。

  不过两个人都很默契地没有提起这件事,不然更不知道说什么。

  几句话之后,方铭干脆开始处理抓回来的猎物,先填饱肚子,压缩口粮实在吃起来没味道,他也没敢在这里生火,而是跑去了远处。

  小憩的时间,又带着烤好的野味回来了。

  “喏,将就吃点吧,补充一下体力。”他递过去一只。

  “嗯,我......还是动不了。”古雪默无奈。

  方铭点点头,自己动手切成小块,包在树叶上一片片喂她。

  这种场景让逃亡都多了几分暧昧的气息,古雪默几乎全程红着脸,对方递一片,她就吃一口,直到吃完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待到气氛自然下来,她还是忍不住问道:“为什么要回来救我?”

  看现在的情形也能明白,不然自己应该是和虎牙特战队在一起,而不是在这里。

  当时那种情况,安德鲁上尉撤离的决定是正确的,因为一个判定死亡的人耽误时间,不符合训练有素的军人的选择。

  “呃,想救就去救了,哪里那么多为什么。”

  “还是要谢谢你,我说过......你可以保护的人更多,有决定了吗?”

  方铭无语,怎么时时刻刻都惦记把自己拉进特战队?古雪默似乎是有种异常的执着。

  连番战斗下来,自己的照度值已经到了3000点,就算是进了特战队,能留多久?怕还是要去更高一层的魔鬼学院吧?

  不过这话他没有说,反而是问了最直接的问题:“你这么坚持想让我去,是因为什么?”

  古雪默眼神一黯:“没什么特别的理由,就是想让铭城多一份战力。”

  方铭还想再问,对方已经闭上了眼睛,他也只能收声,总觉得这个理由太牵强了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