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穿越后我成了修仙界钉子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66章:黑云的身份

穿越后我成了修仙界钉子户 陌裳秋 2321 2022.01.26 23:29

  “你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修魔道?”

  “自己所修之道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呢?难道是被人陷害入了魔道?”

  樊九漓对这魔道之事颇感兴趣,毕竟他们将要面对的是魔族,听说魔族人天生神力,三岁孩童都要比凡人的筑基期还要强。

  “姑娘说的没错,或许我是被什么人陷害的入了魔道吧。想当年,我也是一个苗根正红的仙界修者,可惜如今只能和魔鬼为伍,虽然不是我的本意,但是一入了这一行,想要再回去,那基本上就是不可能的。为了活下去,我也只能这样忍着头皮一直修炼下去了。”

  有些事情他不可以直接说对和错,在这漫漫的时间长河中,不是每一件事情都能容对或者错来直接明了的表达。

  就比如他开始的本意,本来就是想让这两个人丢了性命,可是这几天的相处下来,他发现这两个人非常有本事,如果死在了这里,那将是修仙界的一大损失。

  或许他们两个可以开创一个不一样的世界,那里人、仙、魔都是平等的,而不再像如今这样。

  因为一次错误的选择,他入了魔道,就要像过街老鼠一样生活在这阴暗的环境中,其实这不是他的本意。

  “姑娘莫非是对魔修有什么偏见吗?其实,人有好人与坏人之分,魔也有好魔和坏魔之分。不一定修魔者就一定是坏人。相反的,那些道貌伟然的君子看上去风度翩翩,但是私底下做了多少龌龊的事情。”

  “虽然修仙是一件风光无比的事情,若将来有机会飞身仙界,那更是光宗耀祖,影响五代的光荣事迹。”

  “但是,修魔者也并非十恶不赦。我们如今只能躲在这暗如天日的诡异之地。”

  “为的不过只是简简单单的活着而已,如果人人都能修仙。他们又何必选择修魔呢?若是有更好的选择,我也不会想要成为如今这样,毕竟好人和坏人,我还是能分清楚的,殊途同归。”

  樊九漓看着面前的少年,满脸愁容,如果将他放在其他修仙家族中,应该也是一个姿色上层,天赋异禀的风流人物,可是如今,因为成了魔修,便再也不能光明正大的出现。

  毕竟修仙者和修魔者的本质气质是不一样的,走在路上,修为高深的人,一眼就可以分辨出是修魔还是修仙,这也是为什么,修魔之人不敢出现于人类修士中的又一个原因。

  “对我而言,无论是修仙还是修魔,这都是个人的选择。就像你说的,魔也有好魔,人也有坏人。我不能因为大家的评判而去,随意的揣测别人。”

  “我虽然是修仙者,但是并不讨厌修魔的人,只要他不干坏事,不伤及无辜。我一般都不会出手,但是他若是伤及了无辜者的性命,那我也绝不会手下留情,修仙者本就借助天地灵气,炼化为自己的力量。我们的肩膀上就应该肩负起保护弱者的职责。”

  “我想这天道赋予了我们修仙的机会。应当是想让我们在这有限的时间里,创造出更多的无限可能。”

  天道让她穿越到这个世界,就应该具有一番作为,若是将来不幸陨落,这世间也会留下她的一丝痕迹。

  樊九漓这个人虽然看上去不是太靠谱,但是她心中却装着天下,装着大义。

  “姑娘选择修仙难道是为了……顺应天道,尔为之。?”

  黑云那张稚嫩的脸庞,在这一刻看上去高大了不少。樊九漓也从他的这些言论中知道了这个少年并非是一个胸无大志、胸无笔墨的傻小子。

  “公子在未入魔道之前不知道是出自哪一家的?听着公子的这番言论,似乎出自大家名门。”

  樊九漓若有所思看着面前的少年,心中十分疑惑。

  黑云一愣,嘴角缓缓勾起像是在怀念某种事情一样。

  “名字记不大清了,不过我当时好像是姓柳。”

  柳!

  “我记着公子自我介绍说是叫黑云,如果是姓柳的话,那么就是柳黑云!”

  柳黑云!

  樊九漓心中默念这个名字,总觉得在什么地方听过,但是一时又想不起来。

  “柳公子可认识柳清歌。”

  黑云双目赤红整个人的神情都紧张了起来。

  “姑娘认识清歌?你可知道他现在如何了?”

  柳黑云一脸苍白,当初如果不是因为他一意孤行,清歌也不会早早的就成了没有爹的孩子。

  樊九漓点头:“自然是认识的,他现在在我家养伤呢。”

  “受伤,他怎么会受伤呢?莫非是柳家那些人将他赶出来了?”

  黑云说话的声音瞬间提高了不少。

  并且脸上也露出了狰狞的表情,与他那张稚嫩的脸一点也不相符。

  “看你的反应,你应该和清歌有些关系。说实话,他的情况并不好,当初被我救回来的时候,双手双脚被人弄断了,而且眼睛一双,眼睛也被挖掉了。”

  “这么看来,柳公子,你的眼睛是不是也是被同一个人给挖掉的,毕竟……。”

  说到这里,樊九漓并没有继续开口,而是直勾勾地看着面前的这个人,如果能从他口中套出一些关于柳家的事情,说不定就能将柳清歌的心结给打开了。

  “什么!他的眼睛也被挖掉了,并且手和脚也被人给打断,这!这简直就是欺人太甚。”

  “那群老不死的难道真以为我退隐了之后就能欺负我儿子吗?真是该死的,看我不杀回去,将他弄个片甲不留。”

  柳黑云那一年的煞气,浑身的黑气环绕,仿佛下一刻就要将人给吞下去一样。如果不是樊九漓修为高深,说不定这会儿已经被他给影响到了。

  “你是柳清歌他爹,可是我听说他爹早就死了,而且你看上去这么年轻,怎么可能是他爹呢?”

  樊九漓显然是不相信面前这个人的,就算他会驻颜术?但是他的骨骼又确实是小孩子的模样,这可做不了假的。

  即便他的气质再怎么像成年人,或者是一个老者,但是他身体所表现出来的特征又是一个小孩子。作为医生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呢?

  柳黑云收敛了自己身上的魔气,随后颓废的坐下。

  “我这具身体确实不是我自己的。”

  “当初我被人暗杀之后,魂魄离体飘荡了不知道多久,随后就被人召唤进了这句年轻的躯体,那个时候,少年刚刚断气就由我来接替。”

  “进入这个身体之后,才知道少年是一名魔修。”

  “本以为这辈子就会这么过去了,如今你又带来了清歌的消息。我倒是不能坐视不管呢。”

  黑云面色难看,对于樊九漓的话,他还是很相信的,毕竟他的儿子虽然是柳家的少主,但是却并不受宠,又得不到多少尊重。面前这个人,犯不着为了一个什么都不是的人和他说谎。

  樊九漓听了他的话,脑海中闪过了一个词。

  “夺舍。”

  黑云也不避讳:“没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