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敕封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夜宿山岗,百虫护主

敕封令 八合道 2240 2020.11.22 07:24

  两旁山林越来稀疏起来,月亮已挂在身后树稍。朦胧的月光如玉般洒在大地。草林,山凹之处尽是黑色,像一个个黑色怪物。

  身边草丛已经起露,夜风袭来,树枝、草叶伴随着夜鸟叫声发出吱吱、呜呜声音。

  许剑身子不禁一个哆嗦,小手紧握弯刀。这月夜对于一个七岁小孩来说,不但孤独,更多的是害怕。

  远处,银白色的月光下,依稀可见是一处山丫,想来到了山丫处便可离开这充满危险之地。

  许剑不再犹豫,提起脚步向山丫方向走去。

  走出山林,前面地势稍为平坦一些,草丛也不是很高。但是危险的感觉怎比山林中还要强。

  又走出数十丈,许剑发现四周充满嘶嘶、沙沙等嘈杂声。凭经验可知,这是虫蛇等爬行动物的爬行声音,并且细听之下,竟然不低于数十种。

  紧握着弯刀的手心已然冒汗。后背微凉,头上也有少许汗冒出。

  许剑只得停下身子,瞪大双眼向四周看去。

  此时不是逃跑的时候,那样只会带来更大更多的危险。

  可是,更奇怪的事情还在后面,在停下身子的那一刹那,所有声音消失,回归正常。

  许剑前后看了一圈,不见异样,虽知充满诡异。但也无可奈何,只得迈出微微发抖的一双小腿,继续向前走去。

  刚走出数丈,那嘶嘶沙沙等嘈杂声再度响起,许剑忙停下身来,看向朦胧四周,一切声响又都消失,恢复正常。

  如此数次,见并无其它,许剑只得将心提到嗓子眼,谨慎的继续向着山丫走去。

  月上中天,在云层中穿梭,夜鸟叫声远去,只是那嘈杂声一路跟来,却是不见其身。

  走到山丫,此处是一座山岗,许剑在一个稍微平坦的石头上坐了下来,远处一片朦胧,看不清楚。

  身体太过疲倦,稍微休息片刻后,站起身子,正准备向山岗下走去,双脚却是发抖,也许是实在太累了,迈不开脚步,头脑也昏昏沉沉,双眼皮不听使唤。

  刚站起的身子砰的一声,又坐了下去。小手不由自主的想要取下葫芦,喝一口清露提神,却是才刚摸到葫芦,便再也支撑不住,昏睡过去。

  正鼾睡间,忽一阵凉风袭来。危险之感油然而生,迷糊之中本能的向左侧一滚。

  耳边便传来一声刺耳虎啸,其中还夹杂着尖细的嘶嘶声,接着便是砰的一声,再接着便是一片嘶嘶,吱吱,沙沙等一片嘈杂声大起。

  许剑大惊失色,忙睁开双眼,一跃而起,紧盯着前方,手中不知何时已紧握弯刀。

  朦胧之中,但见前方数丈,一只白额吊睛刚从地上站起,四周卷起许多灰尘和枯枝残叶。

  那张开血盆般的大口,露出两排尖刀般的牙齿。

  发出刺耳的啸声,虎视眈眈看向周围,却是不敢妄动。

  但见四周布满各种各样的蛇群,大的如盆如桶,细的如条如丝。青的,蓝的,红的,紫的……

  一条条高高扬起蛇头,吐着芯子,瞪着那白额老虎。

  被蛇群包围着的老虎,虽虎目圆瞪,啸声连连,张口呲牙,却也无可奈何。

  天边微微发白,竟然已快天亮。许剑借着光,细看之下更是大惊,只见蛇身上满是蜈蚣,蝎子、蜘蛛……

  密密麻麻不计其数,还有许多,既然都没见过听过。

  然而,更奇怪的是,这些蛇虫好像都是针对老虎的,相互间却又不敢先动。

  天空越来越亮,许剑也不敢妄动,这一大堆毒物加上一大头白额吊睛,如果攻来,不过三息功夫,自己可能连骨头都不会剩。

  彼此就这样僵持着,又过了一饭时间。老虎终于急躁起来,伸出前爪向前一挥,前方蛇群向旁边一闪。借着这一机会,老虎奋力一跃向山岗另一处奔去。

  奔出数丈远,还转过头来看向蛇群和许剑,怒目中烧,似有不甘。

  而此时,许剑才看清,在老虎的脖颈下面,有一点略带黑红色的血液慢慢滴落,难道?

  不由许剑细想,老虎已咆哮着远去。四周密密麻麻的蛇群齐齐看向自己。

  许剑一惊,小手紧握弯刀,努力镇定下来,但是四肢微微颤抖,牙齿不争气的打着架,握着弯刀的手心满是汗水。

  好在这一切不过数息时间,蛇群中,所有蛇头向着许剑点了点头,双眼满是迷茫与不解,更多的却是敬畏。

  吐着芯中,稍作犹豫,便四面一散,声音大起,草丛乱动。便已不见身影。

  咣当、砰的两声,许剑手中弯刀在也握不住,掉了下去。而两条腿也颤抖着站立不住,软了下来,一屁股跌落在石头上。

  随着朝阳升起,四周雾气时凝时散。头上分不清是雾水还是汗水,后背却是早已湿透。

  又坐了片刻,许剑才勉强站起身子,双腿稍好一些,捡起弯刀,离开山岗,向山下走去。

  这些天,所遇到的事,一件比一件离奇,一件比一件不可思议。而现在还不是想这些事的时候,只有赶快离开这是非之地。

  下得山来,前面一片荒芜,几颗古树,上面挂着数片黄叶,在秋风中摇摆不定,随时都有落下的可能。

  一条小溪从山脚处向远处潺潺流去,许剑拨开枯黄的草丛,蹲下身子,捧了几捧清水洗了洗脸,继续前行。前方一颗大树上稀疏挂着数十颗红黄色果子。

  地上许多腐烂了的果实微微发臭。一些小松鼠在果树上跳跃,发出吱吱声响。

  迈过果树,前面很远的地方,又是一个山岗。

  中午的阳光直射,还好时值秋季,虽无遮阳之物,但照在脸上却也不是很辣。

  许剑手握弯刀,就着身旁一笼草丛,割了少许。胡乱编了个简单的草帽扣在头上,继续走去。

  还未上到山岗,日已偏西,一路赶来,错过了果树,却一直没有顾上找些吃的,肚内又有点饥饿起来。

  许剑在半山腰上一边往上爬,一边在草丛里找着什么?

  没过多久,就找了到几颗叶已经掉落,枝干即将枯萎的一种植物,许剑用弯刀一颗颗刨了出来。

  对这种植物,许剑自是叫不出名字,但却吃过不少,这是一种食根植物,根部略粗,小孩手腕般大,不是很长,约数寸,剥开呈淡黄色的皮,露出里面白色的根肉,吃起来微甜微嫩,很是好吃。

  就这一边吃,一边爬,待上得山来,已是傍晚,西边天际满是红云,太阳已是快要消失。这一幕美景,许剑自是看得多了,并不在意。

  向山下看去,远处,终于见到数间草屋,几丝炊烟。

  许剑不由心情激动,这是第一次踏出深山,去探索未知的世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