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尘世阑珊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0章 自作自受

尘世阑珊 木梅子 2978 2018.05.17 13:12

  在月国的最北方,连绵的大山中间,有一座不大不小的城池,叫做域城,是月国抵御外敌的关隘,也是司空奕可以坐镇月城安枕无忧的保障。

  城内有一座将军府,里面住着镇守边关二十余载军功无数的冷英冷老将军父子。慕远志与周姨娘的女儿慕兰霜嫁的便是这位冷老将军的独子——少将军冷风。

  慕远志谋杀王爷的消息,昨日传到将军府,冷英那张布满沧桑的脸庞此刻面色凝重,眉头紧锁。站在他身边的是一个二十多岁、剑眉朗目的青年,此刻亦是愁云满面。

  冷英沉默半晌,换来的却是一声长长的叹息,他的眼中隐隐闪着泪光,低下头,拳头不禁紧紧地握起。

  冷风面露不忍,开口道:“爹,别难过了,事情不是咱们能够掌控的,您也是没有办法!”

  冷英张开嘴想说什么,却又什么都没说,又沉默了片刻,突然抬起头来望着冷风,用苍老疲惫的声音问道:“霜儿怎么样了?”

  冷风面色深沉,一丝愁容悄悄地爬上眼角,他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自从得到消息,她便像丢了魂儿一样,不吃也不喝,一个人坐着一言不发!”

  冷英长叹一声,神情苍凉:“她也是个可怜的孩子,不过总算皇上还有点良心,没有要她的性命!风儿,霜儿既然嫁到了我们冷家,是你的妻子,你就要对她负责,好好地照顾她!我没事了,去吧,去看看霜儿!”

  “是,爹!”冷风低头应道,慢慢地退了出来。他一路心思沉重,回到了他和慕兰霜的住处。

  布置精致的房间,还能依稀闻到喜庆的味道,此刻屋内静悄悄的,一个面目憔悴的年轻少妇正呆坐在床沿上,双目无神地望着前方,他走过去,轻轻地叫了一声:“霜妹!”

  慕兰霜像一尊泥塑般没有任何反应,没有抬头也没有回应,冷风看了看桌上已经凉掉的饭菜,神色黯然地招来下人,将饭菜端了出去。

  “我知道你心里难过,可是不管怎样,饭要吃,身体要保重,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也很难过。”

  冷风静静地坐在她的身边,眼神之中透着一种绝望无助和浓浓的苦涩:“你嫁过来一年多了,我从来没有看到你笑过,其实之前我想了很久,霜妹,如果你……真的不想嫁给我,我愿意……给你自由!”

  酝酿了许久的话终于说了出来,冷风的心却狠狠地痛了一下。

  慕兰霜的身体猛地一颤,她缓缓低下头,泪水从眼眶之中慢慢溢出,然后顺着眼角快速地流下,滴落在胸前的衣襟上。

  看着流泪的妻子,在沙场征战都不曾胆怯的他,突然间变得手足无措:“霜妹,我……”

  泪水缓缓流进慕兰霜的嘴里,苦苦的,她喃喃低语道:“我已经没有家了,你让我到哪里去?”

  “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我……哎!”冷风突然抬手给了自己一记耳光,他只是想让她开心而已!

  慕兰霜一把抓住了冷风的手,泪眼模糊地望着他:“以后我只有你了,你还想赶我走吗?”

  冷风诧异地望着妻子,一时惊呆地竟然忘了回答!

  三日期限已到,今天是慕府一族被斩首的日子,慕阑珊心情沉重,她救了慕兰霜,却救不了所有人。虽然对于那个家她没有多少感情,可是眼见着这么多人因为慕远志一人的行为丧命,她的心里还是无法承受,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今天的她心绪极度不平,眼皮跳动得厉害!

  昨日太后文华月突然造访,这是慕阑珊来到皇宫后第一次见到文华月。她是司空宕的原配,司空奕的生母,一个高傲冷漠的女人!她反复打量着她,眼神中充满了一种恶毒、冰冷和不屑,她则始终微微低头面带笑意,表现得不卑不亢,她似乎感到有些意外,不禁感到得更加恼怒!

  “我不同意!”文华殿内,文华月面目发黑,声色俱厉!

  司空奕静静地坐着,脸上带着一丝若隐若现的淡淡笑意。

  “奕儿,你废了慕蓝凤,娘理解也支持,你不想要那个女人,娘什么也没说,可是慕阑珊不行!”

  “为什么?”司空奕抬起头,望着母亲问道。

  文华月努力抑制住内心的焦躁,耐心地循循善诱:“奕儿,不要忘了,她已经嫁给了司空尘,已是残花败柳,又怎么配做一国之母!”

  司空奕微微笑道:“不,成亲至今,他们并无夫妻之实,况且司空尘已死,他在死前已经一纸休书将她休了,她现在不但冰清玉洁,而且还是一个自由之身!”

  “那也不行!奕儿,听娘的话,你是一国之君,若是娶了她,会遭天下人耻笑的!”对于儿子的固执,文华月不禁感到又气又急。

  司空奕低下头沉默不语,文华月似乎又看到了希望。

  “你如果厌烦了后宫的那些女人,娘可以再为你举办一次选秀,我就不信没有比慕阑珊更出色的女人!皇后之位是何等尊贵,又怎么可以让一个罪妇去坐呢?你只是被她的美色所迷惑,娘不怪你,听娘的话……”

  “好了,朕心已决,母后不要再说了!”司空奕突然不耐烦地打断了文华月的话,站起来拂袖而去。

  文华月看着儿子的身影,突然感觉心里一阵冰凉!

  也许是文华月的话刺激了司空奕,一路上他的心情变得越来越糟,他黑着一张脸回到了寝宫,宫女们见状惶惶不安,大气不敢出,做事越加小心翼翼!

  他坐下来,接过一个宫女递过来的茶水,喝了一口,似被烫了一下,一口茶水喷了出来,茶杯被狠狠地摔在地上,宫女吓得跪倒在地!

  “皇上恕罪!皇上恕罪!”宫女的身体剧烈地颤抖着,声音更是充满了绝望。

  司空奕一脸厌烦地将宫女踢开,大踏步地走进了一侧的书房。闯祸的宫女浑身瘫软,出了一身冷汗!

  司空奕走进书房,转身将门关好,然后又走到对面的一排楠木书架前,不知道触动了什么机关,书架竟然缓缓地向两旁移开,露出了一个不大的暗门,暗门后面出现了一处陡峭的台阶,一直通往幽暗的地下。

  司空奕顺着台阶一路走下去,转过几个弯后,前方终于出现了一扇笨重的铁门,他走过去,伸手打开了锁住大门的铁链,然后一把推开了门。

  这是一间密室,墙壁上点燃着微弱的烛光,司空奕黑着一张脸从地上捡起了一条黝黑发亮的鞭子,用力一甩,响亮的鞭声伴随着一声女人痛苦的哀嚎在寂静的空间里回荡开来!

  司空奕面无表情,又接连甩出几鞭,女人的哀嚎声刚开始还比较响亮,后来渐渐弱了下来,并伴随着时断时续的低低的抽泣!

  “皇上,饶了我,饶了我吧!”女人摇着头,不断地哀求着,她满身血污,披头散发,在幽暗的烛光中,甚是可怕!

  发泄了一通,司空奕的心情稍稍好了一些,脸上露出一丝嗜血的冷笑!

  女人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脸上的肌肉因为疼痛而在剧烈地抽搐着,司空奕静静地看着她,似乎十分享受这种加诸在他人身上的痛苦而带来的愉悦!

  女人终于吃力地抬起了那张看起来十分恐怖的脸庞,眼神之中充满了哀怨:“我能知道为什么吗?”

  司空奕的唇角轻挑了一下,笑了起来,过了一会儿表情又再度变得严肃起来,他看着她,似乎很失望地摇了摇头:“慕岚雪,你也是个聪明的女人,怎么可能猜不出来呢?”

  慕岚雪愣了一下,那张脸在下一秒钟变得阴郁可怕:“是因为她吗?”

  司空奕不语。

  “可是你已经得到她了,不是吗?”慕岚雪绝望地说道,脑海里回想起这几日所受的非人的折磨和痛楚,眼神里不禁充满了恐惧!

  “皇上,这件事我也是出了力的,如果不是我告密,你也不会这么快就得到她,对不对?求求你大发慈悲,放了我吧!”

  司空奕的唇角勾出一抹冷笑,斜眼看着她道:“慕岚雪,你当真以为朕什么都不知道吗?在慕府的时候,你百般欺侮她不说,就说在睿王府,你是否曾经谋害于她?”

  慕岚雪只觉得一道闪电似乎劈中了她的身体,他冰冷的目光让她几乎说不出话来。

  司空奕冷哼了一声,脸色阴霾:“你既然知道她是朕喜欢的女人,就不该打她的主意!就凭这一条,你就是死一千次也死不足惜!”

  慕岚雪的一张脸登时面如死灰,自己落到如今这样的境地,竟原来都是拜她所赐!

  慕阑珊,你让王爷死心塌地地对你还不算,如今又凭空多了一个司空奕!

  她低着头,脸上现出浓浓的苦涩和哀痛,这一场战争她输了,输得一塌糊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